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霸总每天都在社死 > 第七十二章 双赢,这一课算是免费教你的

第七十二章 双赢,这一课算是免费教你的


  陈念安脸色铁青,眼神聚着一团火,看得陆拾川莫名其妙。
沈燃看见陈念安,规规矩矩地往后让了半步,坦然地喊了句,“陆总。”
“你俩刚才拉拉扯扯的做什么呢?”
陈念安扯着嘴角,问得阴阳怪气。
“念安姐脚崴了。”
沈燃倒是坦然,跟陈念安目光相对,丝毫没有躲避。
陈念安看到青年坚毅的目光,心又是一沉,瞧瞧这孩子的眼神,明显就是在挑衅啊!
看来当真是把这熊孩子迷的太深。
一边感慨自己的魅力,另一边又在想办法尽可能拉开两人的距离,琢磨要是因为这事儿再把陆拾川调离岗位又有些草率,正疯狂动脑筋的时候,陆拾川已经逐渐一瘸一拐地走远,陈念安才记起来,“焕颜那边咋回事,为什么刚刚李牧给我反馈你们谈合同的结果不是很理想?咋的,煮熟的鸭子你还让它飞了?”
沈燃不等陆拾川回答,先一步说道,“陆总抱歉,是我决定不和焕颜合作了。”
陈念安没忍住,“沈燃你有病啊,谁昨天还叭叭在那说要追求梦想的,今儿把梦想捧到你面前,你给我摔了?”
气的不行,“你俩,都滚到我办公室!”
陆拾川:?
他的公司,他推个代言还要看陈念安脸色了么!?
所以现在,陈念安进入角色也太快了吧!
**
陆拾川跟在陈念安后面走进办公室,看着陈念安昂扬着头,一路看见总裁办的人又开始荡漾。
“Mary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看见我都不问好了!”
“Sunny今天发型不错,浪漫的大波浪。哦呦,新做的美甲?这个款式我喜欢!”
“Ivory这么脚步匆匆地去哪儿,可别摔倒了,不然我心都要碎了。”
昨天还正襟危坐的秘书们发现总裁今天又“变”回来了,也放松了心情被逗得花枝招展,整个总裁办楼层弥漫着粉色的浪漫。
一片喜气洋洋。
陆拾川脸色越来越黑,他总算知道才过了不到两个月,总裁办居然就变得这么“没规矩”的原因是什么了。
沈燃那边的表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自家女朋友就在背后,脚都崴的不能独立行走了,她居然问都不问,一路招蜂引蝶。
让他怎么能放心把陈念安交给这样的人。
心里更加坚定要努力工作,有朝一日自己成立工作室把陈念安带走的想法。
昨天两个人换回来之后,陆拾川立刻让齐思佑把办公室里的什么大牡丹、金蟾蜍、富贵竹这些土里土气的东西全部搬走,如今整个办公室干净整洁。
陈念安走进来先不高兴了,背着手跟领导视察似的从头到尾观察了一遍,然后把齐思佑喊进来,“我东西呢!?”
齐思佑不解,陈念安指着墙上丢失的壁画、空旷的桌子和干净的窗台,“我招财的东西呢!”
齐思佑一愣,“昨天不是您让我把这些东西都搬走处理掉……”
陈念安这才想起来,昨天自己跟陆拾川换回来了。
正巧陆拾川一瘸一拐地走进来,陈念安跟齐思佑说道,“昨天忘了交代,那些东西拿到陈助理办公室吧,该挂的都挂好,该摆的摆好,也让他沾沾财气。”
陆拾川:?
陈念安主要把两个人叫过来,主要是想询问“焕颜化妆品”代言的相关事宜,同时还有一个节目录制。
“刚才李牧那边已经直接和我沟通过了,合同会重新进行修订,内容将与过去的代言合同保持一致。”然后略带责备地看了眼陆拾川,“对方也和我反馈了整个过程,人家固然有不对的地方,但是你就不能包容包容,非要态度这么强硬,搞得两边下不来台。”
沈燃听到这话有些不高兴了,帮衬说道,“焕颜那边是我推的,对方明显是没有想要让我当代言人。合作都是建立在平等基础上的,还没有签订合同对方就已经盛气凌人,之后在推产品、谈价格的时候只会麻烦更多。您是总裁,自然不会在意合作过程中的小摩擦,但如果合同上的问题不能规避,譬如后续对方要求我直播间只能售卖焕颜的化妆品,那我宁可用不推广焕颜,也不可能接受。”
人家什么时候提过这种要求了,陈念安发现陆拾川自从变成了沈燃的经纪人,这小子说话套路跟陆拾川越来越像了,都一套一套的。
她费劲巴力给他联络代言,反过来还成她的问题了。
对方的表情和语气都让陈念安有些伤心,再看着陆拾川那种冷若冰山的脸,好像也在责怪她不应该多事,心里委屈更甚,想到什么眼眶逐渐变红,“行啊,这个代言你们爱要不要,就当我没说过这件事。”
沈燃总觉得“陆拾川”的反应很奇怪,幼稚又自负。
起身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说完当真要跟陆拾川一同离开。
陆拾川皱了皱眉,看了眼沈燃,“你先回去吧,我和陆总有些事要谈。”
沈燃又重新坐了回来,“那我等你。”
陆拾川右手敲了敲桌面,“不用。”
这已经是他不耐烦地表现。
房间内再次只剩下两个人,陈念安赌气不想跟这人说话。
陆拾川靠在椅背上,“李牧为什么会答应签沈燃作为代言人?”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想说因为我最近一直拍李牧马屁,看在我的面子上李牧才答应给沈燃走了后门,对不对?光明磊落的你,不喜欢我这样的手段,所以拒不答应。”
陈念安抿着唇,“我在这个圈子这么多年,谈了太多的生意,底层谈生意跟你们顶层是不一样的,这个我承认。但是你不能否认,拉近关系对于生意的重要性,这就是人脉。陆拾川,你也是万恶的资本家,你应该最懂,你会单纯因为跟这个人关系好,就拿生意开玩笑么?当然不会。为什么他们会选择沈燃,为什么我要一直去找李牧,当然是因为沈燃自身条件,实际上是符合焕颜公司的发展条件的。”
说着,陈念安从包里拿出了一摞资料,放在陆拾川面前,“在你提出焕颜化妆品公司的时候,我早就已经瞄准了这家公司。只是我当时不认识李牧,没有找到突破口。这家公司的发展情况其实和沈燃未来的发展方向可以说是温和的,包括现阶段在圈内的地位。沈燃的个人形象、个人才能、带货转换率、背后的粉丝群以及社会影响力,是完全对标他们公司的。李牧不傻,他自然知道这一点,不然你以为他当真能答应?”
“你能意识到这一点,很好。”陆拾川声音不疾不徐,和陈念安的急躁形成了鲜明对比,“你能意识到这些,说明你已经是个优秀的经纪人,但距离决策者还有一段距离。”
陆拾川身体前倾,“李牧答应这件事,还怀了另一个心思,他想拉拢我。”
李牧的公司正在发展期,正式需要动用大量资金进行研发、拓宽销售渠道和知名度的关键时期。陆拾川的父亲有钱,公司有销售渠道和宣传手段,与其说他挑选上的是沈燃,不如说是看中了沈燃背后陆拾川的个人资源。
其实用不着陈念安讨好他,李牧只要稍作权衡就一定会答应。
陈念安不清楚这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既然这样,你当时为什么要过来让我帮忙打电话给李牧。”
“就像你说的,我只需要有人牵线搭桥。”
陈念安张了张嘴,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
“那你现在拒绝对方公司,是不想合作了?”
“合作,当然合作,只是需要换个方式合作。”陆拾川挑了挑眉,“你当真以为今天他们拿过来的霸王条款李牧不知道?他只是试探我的底线。”
陈念安一向机智的脑子瞬间短路,想不明白不就是两方合作,互利共赢的事,为什么互相试探。
况且李牧跟陆拾川两个人又是大学同学、舍友,有这样一层关系在,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么想着,陈念安就当真问了出来。
陆拾川别有深意地看了陈念安一眼,没有给他过多的解释。交代道,“如果李牧再来电话,你就说已经全权交给我代为处理,不需要表现的过于热切。既然焕颜公司也有求于我们,在刚开始合作的阶段自然不能让他们压过我一头。所有的合同内容我都会要求相应的修改,现在焕颜跟电视台也正在谈合作,我需要沈燃也去参加这个节目,最大限度提高曝光率。”
最后加了一句,“这才是双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