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154章 归途

第154章 归途


“我跟你说啊, 这人的条件好得很,你女儿要是嫁过去了,那就是去享福的。”张媒婆拉着桃花村的林婶子说着。

林婶子的女儿今年都二十三岁了, 还没说人家,家里都挺着急的,她一听张媒婆说条件好, 眼睛都亮了:“你光说好,到底哪里好你也得给我说说啊, 快说说看。”

“对方可是个营长, 手底下管着百十号人呢,而且愿意出二百块的彩礼, 这条件还不好啊?”张媒婆道。

“营长?还给二百块的彩礼?张巧嘴, 你别不是蒙我吧,这么好的条件他干啥找我们家妮儿啊。”林婶子听了这话, 又有些不相信了。不是说她家闺女不好, 她闺女模样长得还行,干活也利索, 但也是因为干活利索, 他们想留她在家里多干两年活, 这不就把年纪给拖大了。

人家一个军官,条件这么好, 就算是要找,肯定也得紧着年轻的找啊。

张媒婆这才说道:“我蒙你干啥, 我吃饱了撑的用这种事情蒙你啊。这个沈营长条件是好,就是有一点,他之前结果一次婚,还有三个孩子, 头一个堂客生老三的时候难产死了,死了都一年多了,两个大的不用操心了,小的那个带两年也大了,用不着操什么心。”

林婶子一听果然有猫腻,她就说嘛,这么好的条件,怎么就找上他们家了。

“不行不行,条件再好,我也不能让我闺女嫁个二婚头啊。什么用不着操心了,你们这些当媒婆的人,为了说好一门亲事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感情不是你闺女嫁过去给人伺候一大家子啊。”林婶子哼了声,扭头走了。

张媒婆‘欸’了一声,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脸拉下来,啐了声,嘟囔道:“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也不看看自己闺女多大年纪了,这都不肯嫁过去,我看你以后能找个什么样的,搞不好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林慧本来在找自己昨晚上掉的那根红头绳,倒是把张媒婆和林婶子的话听了一耳朵。

此时她也顾不上找头绳了,说不定早就被谁给捡走了。她走过去,笑着跟张媒婆打了声招呼:“张婶子。”

张媒婆的脸色一变,立马闭了嘴,也不知道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被她听到了没有。

林慧听是挺到了,但她可不管张媒婆说林婶子什么,至于林婶子家的闺女能不能嫁的出去,更是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她所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张婶子,刚刚我听你跟林婶子说,有个什么营长在找堂客?”

张媒婆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不由得上下打量着林慧:“你是谁家的闺女来着?也到了该说亲的人家了是吧,怎么?你看上了?我跟你说,这个沈营长的条件那是真的好,一个月能有百来块津贴,虽然有三个孩子,可人还年轻,今年才三十岁都不到,长得也俊,浓眉大眼的,标志!”

“我是村东头林常山家的闺女,不过我不是帮我自己问的,我是帮我堂妹问的。”林慧说道。

“你堂妹?人长得怎么样?”张媒婆问。

林慧笑了笑:“长得可俊了,包你看见了满意。”

虽说林慧这么说了,但说亲这种事还是得跟家里长辈说,同时张媒婆也不明白,怎么还有人给自己堂妹说亲的,还是给说个死了老婆带三个孩子的男人……咋不说给自己呢。

当然了,张媒婆把这些话都放进肚子里,没有说出来。她管林慧是什么心思,只要她说的这个林桃附和沈家的标准,那么这件事就成了,沈家的那个军官说是修了探亲假回来,总共就一个多星期的假期,可经不起耗。

林慧回到家里,便立马去跟林老太说了这件事情。

“奶,二百块钱呢,对方还是个军官,一个月还有百来块的津贴,这条件多好啊。”林慧拉着林老太的手说道,心里却是在盘算着,等林慧嫁去了沈家,这二百多块钱,怎么也要分她一些才行。

张红英在旁边听着,说道:“这条件好是好,可不是说还有三个孩子吗?林桃她还是个黄花闺女,能愿意嫁过去给人当后妈吗?”

林老太瞪了张红英一眼,她就是瞧不上张红英这个劲,还是林慧这个孙女像自己,做事情能狠得下心来,她说道:“你管她愿意不愿意,我先去把彩礼钱拿到手再说,家虽然分了,可我还是她奶,她敢不听我的?”

又问林慧:“阿慧啊,你说的那个张媒婆,是叫张巧嘴吧?我改明儿去找她,跟她说说这事。”

林老太掉进了钱眼里说干就干,第二天就去找了张媒婆。

有了林老太这个长辈来作保,张媒婆就没想那么多了,说好了到时候先让两人见个面,这事就算成了。

林老太和林慧商量的事情,林桃一概不知道。

此时林桃刚从大队上下了工,又顺便去了家里的自留地里摘了两根茄子和一把嫩嫩的长豆角,这种嫩嫩的豆角用来做酸豆角再合适不过。

茄子用来做红烧茄子,再把前阵子腌好的玉米粉辣子拿出来煎一下,两个菜今天晚上吃一顿,明天还能带着去上工,正好够吃。

只要不是爸爸放假回来的日子,林桃就吃这些菜。只有等爸爸回来了,她才会拿上肉票去城里的供销社割一些肉回来烧,爸爸每回开一趟长途,少说都要半个来月,往多了说,一两个月的都有。

她的爸爸是退伍军人,后来去了运输厂当工人,每个月有工资还发粮票肉票,可他们的日子也就是比村里人好过一些而已,天天见荤那是不可能的。

林桃刚回来,就看到林老太坐在院子里,眼瞧着是在等她:“回来了?”

林桃的这个奶奶,因为她棺材子的身份,打小就不喜欢她,更别提关心了。这会儿特地等她,估计也是有什么别的事情了。

林桃心里琢磨着,面上不显,只问道:“嗯,奶,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有事。”林老太抬头,打量着自己这个孙女。

别说,她虽然很不喜欢林桃这个丧门星,可不得不承认,这丫头长得还真是标志,要不是她棺材子的身份,只怕有不少人来上门提亲吧。怪就怪她那个妈不争气,怀着孩子走几步路都能摔了,摔了也就算了,竟然还把孩子给生出来了,这不是晦气么,害得这些年来她在村里都抬不起头。

还好现在把林桃嫁给那个军官,她还能拿到彩礼钱,也算是不亏了。

“你今年都快二十了吧,也该说个人家了。你爸是个男人,还能等着他来给你操心这些事情?还不得我这个当奶奶的替你操心这些。”林老太一脸我都是为了你着想的样子,“我给你说了户好人家,对方可是个军官,家住沈家庄,一个月有百来块津贴。过两天你们两个见个面,然后就把亲事定下来。”

林桃并不相信林老太会有这么好心,从小到大,林老太一直视自己为眼中钉,恨不得她去死了才好,会给她介绍什么好人家?

又是军官,又是有百来块津贴的,这么好的条件,还能轮得到她?

林桃不着林老太的道,说道:“奶,婚姻大事,还是等我爸回来了再说吧。”

“你爸?你爸是个男人,他懂什么?你爸天天去上班挣钱还不够,你还让他操心这些事情,你想把他累死吗?”林老太没好气。

“奶。”林桃见林老太气得瞪她,也不怕,继续说道,“我爸再不懂,可他不会害我,不会把我带到山上要把我喂狼,会替我好好找个好人家。”

这话气得林老太脸色难看,把林桃带上山上想把她丢那儿喂狼的人不就是她自己吗?

“你就嘴硬吧,也不瞧瞧你自己什么身份,我给你找个条件这么好的你还挑三拣四的,到时候你年纪大了嫁不出去就等着当老姑娘。我们林家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孽障,真是丢人啊。”林老太嘴里没一句好话。

林桃早就习惯了林老太的嘴毒,这些话她早就无所谓了。

她开始去洗菜,并且对林老太下了逐客令:“奶,你看家里也没什么好菜,就两个茄子,肯定不如大伯家的伙食好,我就不留你在家里吃饭了。”

林桃这不痛不痒的模样气得林老太牙痒痒,林老太气哼哼地走了,林桃嘴角一抿,淡淡一笑。

红烧茄子里面放点自家种的辣椒,湘城人便是如此,不管烧什么菜,总是要往里面放点儿辣椒,吃着才有味道。

吃过了晚饭,林桃便去了一趟方姨家。

方姨正在收衣服,见了林桃,笑着招呼了声:“阿桃来了啊。”

“嗯,吃过了晚饭,走一走消消食。”林桃笑着说道,见院子里还放着一篓子毛笋,便说道,“方姨,你今天找到这么多笋子啊,我来帮你。”

笋子要剥了笋衣,然后腌起来,这样能够存放的比较久。

“嗯,今年山上到处都是。等会儿弄好了,你也带些回去。”方姨说道。

相比较李家大房一家人,林桃和方姨以及林蔓蔓更像是一家人,她也不跟方姨客气,点头道:“嗯。”

两人剥笋衣的时候,林桃便把今天的事情跟方姨说了:“说是个军官,姓沈。”

方姨一听就明白了,说道:“阿桃,这事你可不能同意,这个沈国斌我知道,他的确是个军官,但是个死了老婆的,底下还有三个孩子,你这嫁过去了,可是要当后妈的。后妈难做,你才二十岁不到,你奶就想让你嫁过去给人当后妈,可真是钻进钱眼里了。”

林桃自嘲一笑,她说呢,林老太还能真给她介绍个条件好的对象?林老太压根就没把她当亲孙女看,只把她当做丧门星,她能找到机会把丧门星嫁出去,还能拿不少的彩礼钱,心里肯定乐意了。

“方姨,你放心吧,我知道我奶不喜欢我,早就防着她了,没答应这事,就说这事要等我爸回来再说。”

“对,等你爸回来再说,你爸是心疼你的,肯定不能同意你去当后妈。”方姨点点头道。

等到林常海回来,林桃便跟林常海说了这事。

对于闺女去给人当后妈,林常海是一百个不支持。回到家里之后,林常海在林老太面前放了狠话,说林桃是他闺女,谁也别想越过他打他闺女的主意。

只是不知道林老太是怎么跟沈家人那边说的,两天后林常海去上班了,而林桃在大队上干活的时候,沈国斌还是来跟她见面了。

大队长找到林桃:“林桃,你过来一下。”

林桃走过去,问道:“大队长,怎么了?”

“有人找你。”大队长也没有跟林桃多说什么情况,等到林桃到了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村门口的桃树下,穿着一身军装的沈国斌。

沈国斌呆呆地看着逆着光走过来的林桃,她乌黑的长发梳成了两条辫子垂在胸前。天气有些热,她白皙的额头上沁出了汗水,抬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前和脖颈上的汗水。

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那双眸子好看极了,沈国斌就看了一眼,在海岛上多年风吹雨打被晒得黝黑的脸就红了。

沈国斌原本只是想给三个孩子找个能照顾他们的人,但他好歹是个营长,找死了男人的寡妇说不过去,于是打算找个没结过婚的。张媒婆一直跟他说找的这个姑娘模样长得特别俊,可是他都没有听进去,毕竟媒婆的嘴,最会说骗人的话了。

但是当他看到林桃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是真的长得俊。

一时之间,沈国斌楞在那儿,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而林桃见到沈国斌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通过沈国斌身上穿的军装,一下子就猜到了他是谁。

原本以为她爸跟林老太说清楚了之后,林老太已经歇了这个心思,没想到林老太不声不响的,就把人给叫过来了。

“你好,我是沈国斌,你就是林桃吧。”沈国斌到底是个副营长,片刻失态之后很快反应过来了。

“你好,沈营长。”林桃点点头。

沈国斌觉得林桃不光人长得好看,声音也好听,软软糯糯的,听着真叫人心里头舒服,就跟吃了蜜一样。

他对林桃十分的满意,之前只是想要找个伺候他那几个孩子的想法立马改变了,于是提议道:“咱们找个地方说说话吧,你现在有空吗?要不我带你去城里看个电影?”

他朝四周看了看,村门口,人来人往的,说道:“这儿到底不是说话的地方。”

林桃听沈国斌这话,就知道他是误会自己是来跟他见面的了,便解释道:“沈营长,我不知道我奶是怎么跟你们家说的,不过我是觉得我年纪还小,怕带不好孩子,当不好后妈,也没想过要当后妈。这些话我也跟我奶说过了的。”

“对了,要是我奶拿了你们家的钱或者东西,她要是撒泼耍赖不肯还,你们就去找大队长,她对公社的领导还是有点怕的。”林桃说完,又道,“那我继续去干活了。”

这回也不管沈国斌的反应了,说完之后就走了。她把该说的都说了,别的她也管不了了。

直到林桃走,沈国斌都有些魂不守舍的。

张媒婆来问他:“沈营长,怎么样啊?见到人了吧?长得漂亮吧?”

“嗯,好,很漂亮。”沈国斌点点头。

“成了啊?”张媒婆脸上就是一喜,瞧着沈国斌这话,这事是成了啊。沈国斌出手在乡下来说还算是大方的了,只要这事成了,那她的介绍费也就到手了。

没想到沈国斌却摇头道:“没成,她不同意。”

“这还好?”张媒婆气得脑瓜子嗡嗡的,这事可是他们林家先提出来的,一开始说的好好的,说要把林桃嫁过去,怎么又不同意了?

沈国斌心想是啊,这不好,可是她不愿意嫁给他,不愿意当后妈,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另一边,林慧来到了机械厂的相亲会。

今天她特意打扮了一下,脸上还擦了一点白白的粉,身上穿的是上回新买的裙子,有她嫂子周梅芳的介绍,她很容易就进去了。

一进到大堂里,她就快速寻找着赵跃进的身影。

与此同时,二楼靠窗旁,两个男人正在对话。

“成蹊,你说你也真是的,你张阿姨想把她侄女介绍给你,你就算不喜欢,也好歹去见上一面。这不你张阿姨把状都告到我这里来了,小姑娘一个人在咖啡厅坐了好几个钟头等你。”一个中年男人说道。

李成蹊轻嗤:“她倒是会告状,在我爸面前说了还不够,还找到你这儿来。这事我打从一开始就没答应过,是她自作主张。”

江洪才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问李成蹊:“我们厂里的这些小姑娘们,你都没有看得上眼的?”

李成蹊笑道:“江叔,我来你这里就是为了躲嫌,可不是真为了来相亲的。”

说完又顿了一下,扫了一下楼下的场景。这场相亲会,不少人都挺拘谨的,唯独其中两个人,凑在一块儿的时候,男同志放在女同志腰上的手并不规矩。

李成蹊说道:“江叔,不过你们厂里的作风也该好好管管了。”

相亲会还没结束,林慧就跟着赵跃进一起出了机械厂,去了赵跃进家里。下午的时候林慧拍拍衣服整理好头发走出来,脚有些酸。

但林慧笑了,不久之后她就可以嫁给赵跃进了。

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赵跃进也答应跟她结婚了,从今往后她可就成了机械厂主任家的儿媳妇了,想到这儿,林慧心里头高兴。

这时候,林桃应该也见到沈国斌了吧?

营长又怎么样,嫁过去还不是去当后妈的,哪里比得过她啊。

李成蹊在湘城待了几天,就买了回部队的火车票。

这趟火车总共要坐几十个小时,李成蹊一开始不觉得困,途中有个妇女抱着孩子,他还把座位让给她们坐了。

直到她们下了车,他才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

实在是累了,李成蹊这才靠着座位,眯上眼睛打算睡一会儿。

“成蹊,要是有下辈子,你还要来找我啊。”

“找你,肯定找你,要是可以,我还想回到上辈子去找你,我们早点相遇,不留遗憾。”

“成蹊……”

“成蹊……”

李成蹊从梦中醒来,梦中的情景却刻在了他的脑中。那个跟他携手一生一起度过一辈子的姑娘,那个他爱了两辈子的姑娘。

李成蹊看了一眼窗外,火车还在继续往前开,窗外的景色匆匆,却离湘城和他爱的姑娘越来越远。

李成蹊站起身来找到乘务员,问道:“同志,下一站到哪里?”

乘务员说道:“你好同志,下一站到杭城。”

火车又开了三个多小时,这三个小时里,李成蹊心急如焚,他的脑子里全部都是跟林桃有关的画面。他们携手过了一辈子,然而这辈子的遗憾始终都在。

终于,杭城到了,李成蹊赶紧下了火车,只不过他连火车站都没有出,而是直接去去了售票处买票。

售票员有些莫名,她明明看着他从湘城那班火车下来的啊,怎么又要去湘城了,不过还是说道:“最近的一班车要等到晚上了,要不你等明天的,明天早上还有一班。”

坐了那么久的火车,铁打的身子都受不了,再急的事情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了,该找个招待所好好睡一觉。

李成蹊却一刻都不想耽搁,道:“没事,就给我买晚上那班。”

买好了票,李成蹊随便吃了点东西对付了一下肚子之后,就坐在候车室里等火车。身旁是形形色色的,背着行囊的人,有人独自行走,有人拖家带口,夫妻两口子带着两个孩子,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但不是他们是几个人,他们的终点肯定是他们的归途。

而他的归途,是林桃。

此时已经是晚上了,李成蹊坐在候车室,坐晚上这一班火车的人不多,候车室里只有零星几个。

春末夏初的季节,晚上的时候还很冷,他身上穿的是夏天的军装,短袖,裸露的皮肤在冰冷的空气里,身上有些凉,但李成蹊的心里却是热的。

他坐在候车室里,没有睡,他怕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错过这趟去湘城的火车。

火车是凌晨一点多到的,李成蹊没有耽搁,马上上车。

又是二十多个小时的车程,下了火车,李成蹊直接就坐车去了机械厂。梦中,林常海就是在这一天出的事,他必须要赶在林常海出事之前救人。

当时他因为在找林桃,所以耽误了行程,这时候还留在湘城。而这辈子,他没有见过林桃,所以提前走了,所以才造就了他们这辈子的遗憾。

而他这次,就是来弥补这个遗憾的。

李成蹊来到机械厂,恰好看到林常海正搬了一箱货打算走,可是车上的货却眼看着就要砸到林常海的身上,李成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去,如同上回一样救了林常海。

而另一边,沈国斌站在不远处,看着眼前的一幕。

其实他刚刚也看到了那箱货要砸下去的,他明明可以比李成蹊更快的去救林常海,但是他的心里却犹豫了。因为他的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说着,要是林桃的爸爸受了伤,林桃一个女孩子,是不是就会不得已而嫁给自己了……

但是当李成蹊出现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在巨大的震惊里,李成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爸’字差点叫出口,李成蹊顿了下问道:“伯父,你没事吧。”

林常海心里一阵后怕,真是多亏了这位同志啊,否则自己被这么一箱百来斤的铁压在腿上,就算侥幸能够活下来,腿肯定也要被压断了。

“我没事,同志,真是谢谢你了。”林常海看向李成蹊,十分的感激他的救命之恩。

而李成蹊确定林常海没事之后,却径直走到了沈国斌身边,冲着他的脸狠狠给了一拳,将沈国斌打在了地上。沈国斌试图反抗,却根本打不过李成蹊,被李成蹊压着打得鼻青脸肿,掉落了一颗牙齿,满嘴的血。

沈国斌不服气,被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质问李成蹊:“李成蹊,你凭什么打我!”

凭什么?

凭沈国斌明明可以救林常海,却故意在旁边看着,就是为了让林常海出事,让林桃没有依靠,他才好趁虚而入!凭沈国斌那样对林桃,让他和林桃遗憾了一辈子。要不是沈国斌,他和林桃这辈子就应该在一起!

他早就该打沈国斌的。

沈国斌对上李成蹊的眼神,心头涌出害怕的情绪,最终没多说什么,一圈一拐地走了。

而林常海虽然不知道李成蹊为什么突然打人,但也没有多问,李成蹊舍身救他,一看就是个好人,肯定是那个人有问题,所以他才打人的!要不是这样,那人怎么不声不响的就走了?

林常海十分感谢李成蹊救了他,邀请他晚上去家里吃个饭:“国营饭店的饭菜又贵,还真没我闺女做的好吃。”

林常海说起林桃的时候,脸上满是自豪感,他的闺女,心灵手巧,做饭好吃,人也长得标志,不管别人怎么觉得,他就是觉得他闺女好。

他这么好的一个闺女,是绝对不可能去给人当后妈的。

至于他什么要带李成蹊去家里吃饭,主要也是存了别的心思。这小伙子人长得俊,又热心肠救了自己,而且跟自己一样也是个当兵的,要是能跟他闺女成了,那岂不是一件好事?

“到了,这就是我家了。”到了家门口,林常海朝李成蹊说道。

推开院门,李成蹊便看到院子里,林桃梳着两条辫子,辫子垂在胸前,夕阳光洒下来,让这小小院子看起来格外的美好。

林桃正在喂鸡,拿了苞谷倒在地上,又走到鸡窝处掏出了两个鸡蛋,白皙的面颊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阿桃。”林常海叫了一声,将今天李成蹊是怎么救自己的事情告诉了林桃。

李成蹊看着二十岁的林桃,心头砰砰跳动着,朝她伸出手,说道:“你好,我叫李成蹊。”

而林桃抿嘴笑了笑,也同样朝他伸出了手,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明明是这辈子的第一次握手,可碰到一处,却像是牵手过千百次。

一只手小而白皙,另一只手宽大厚实,两人的手心滚烫。

“你好,李同志,我是林桃。”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一句诗,

最终还是变成了两个字——我们。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是说中午更新的,不过写的太卡了所以现在才更,偷偷看了评论区发现没有宝子催我,哈哈哈有种逃课没有被抓的感觉!

最近看到有个推文号推海岛时配的是周深的《望》,我觉得很搭,能习惯听歌看书的建议使用,挺有感觉的。

以下是完结感言:

《七零海岛日常》正式完结啦,65开文,1011完结,历时四个月。

感谢这四个月以来大家的陪伴,支撑着我将我心目当中的故事写完。

我不会说我经常看评论看得偷偷笑嘿嘿(前提是支持我的!!哈哈哈负面评论有吗?没有!我瞎了看不到!)

之前答应大家的抽奖过两天就会发,大家记得关注(那两个作话不让说,记得看评论里,我借楼在评论说)不止抽辣椒酱,还有jjb,总之大家记得去关注啦~

前提是全订以及完结评分的读者才可以抽哦,这样也可以提高全订读者的中奖率。顺便,收藏一下我的专栏吧,收藏了以后就能很快找到我啦!

好啦,话不多说啦,麻烦大家看完以后去给我个完结评分吧,让我看看有多少个全订,给孩子一点排面呜呜,鞠躬,感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