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81章 花好月圆

第81章 花好月圆


小囡囡有了大名, 白月也给她取了个小名,乐乐,希望她一生顺遂安乐。

乐乐还小, 白家一家子都在外工作, 店里的事情白月同样放心不下,索性想了一个折中的法子。

等乐乐能走了, 白月就托张婶请了她的一个老家亲戚, 陈婶, 来做保姆,负责带着乐乐, 跟她一起上工。

邵英华那段录像在电视上播放的时候, 白月正在查看五店的总账。

如今五家店都安上了电视,一到饭点, 店里挤挤攘攘,就连店外, 也挤满了来蹭电视看的客人。

帮工老陈熟练地将电视调到全国电视新闻联播那个台,电视里传来温和的女音,“祝贺我国奥运选手苏天, 夺得男子百米赛跑金牌, 也是我国在米国奥运会的首金……”

然后电视里就放了苏天的采访, 其中就有包括苏天被杰克采访的片段。

白月正认真地看着手里的账本,耳畔就传来那熟悉、日日夜夜思念着的声音。

“杰克先生, 我们华国还有一个成语,叫恼羞成怒……”

白月猛地抬起头, 许是因为动作太急,眼角有泪滑落。

电视里,身着西装的男人风度翩翩, 侃侃而谈,举手投足间皆是气魄。

采访片段播放时,为了防止民众们听不懂,还特地找了人同声翻译。

于是整个白记第五分店的客人,店外看电视的人,乃至全国上下收看全国电视新闻联播的观众们,都听到了邵英华面对外国记者的无理提问时,铿锵有力,有理有据的反击。

白母正巧从厨房里端菜出来,一抬眼看见电视,“呀”了一声,“这不是英华嘛,他上电视了?!”

闻言,被邵英华那些话激动的面红耳赤的客人纷纷道,“店长,电视上的人你认识?”

白母大嗓门一亮,“咋不认识,那是我女婿!”她自豪地拍拍胸脯,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客人们纷纷竖起大拇指,“了不起。”“您女婿真有出息。”

白月招招手,示意陈婶过来,从陈婶怀里接过乐乐,对她指了指电视,“看,那是爸爸。”

邵乐乐小童鞋眨了眨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看着电视上的男人,晃了晃小拳头,嘴里吐出几个语义不清的音节,“叭、叭。”

白月摸了摸乐乐松软的头发,弯起嘴角,“对,是爸爸。”

三月中旬,米国奥运会正式落幕,华国奥运代表团启程返航。

回去的路上,崔老道,“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又开了个玩笑,“你们这算是延毕了吧?”

孙越也笑道,“老师,你就会开我们的玩笑。”

他们这一批高考的,只上了两个学年就毕业了,和他们同年级,都在今年二月底离开了学校。

唯有他们这些替国‘出征’的,因为返期的问题,跟校领导商量过,延后毕业。

一行人说说笑笑,下了飞机。

崔老双手背在身后,“去了半年而已,我怎么感觉去了半个世纪,真是恍如隔日啊。”

可不就是嘛。

邵英华归心似箭,手上还提着行李箱,脚尖已经朝外了。

崔老看出他的心急,呵呵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拿着,回去再看。”

又对其他众人道,“好了,知道你们急着返家,我老头子也不多话了,免得你们嫌我烦,咱们啊,后天的毕业典礼见。”

有人凑趣道,“我们怎么敢嫌老师你烦啊,万一老师你不给我们毕业怎么办?”

“哈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崔老也笑出了眼泪,摆摆手,“行了,都各自家去吧。”

邵英华接过崔老的信,朝他点了点头,便随手把信一塞,匆忙地出机场打了辆计程车。

离四合院越近,他的心情就越加忐忑。

终于到了。

邵英华长出一口气,推开了大门。

“谁呀?”白月正推着乐乐玩学步车,就听见一串脚步声。

回过头,就见到邵英华提着行李箱的身影。

下一秒,邵英华的怀里就多了个身影。

“想我了没?”邵英华道。

“想。”

白月说:“饿了吗。”

“饿了。”

“那咱吃饭去。”两人相视一笑。

朴实的话语,含尽了一切思念。

她从邵英华怀里抬起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邵英华弯腰,抱起乐乐,逗弄道,“思白,思白,叫爸爸。”

邵乐乐小童鞋看也不看她爸,只朝着白月的方向伸着肉爪爪,“麻、麻。”

“你个小没良心的。”邵英华笑着点了点邵乐乐的小鼻子,“就知道跟妈妈亲,也不知道看看爸爸。”

白月从邵英华怀里接过乐乐,得意道,“这个啊,就叫做谁生的跟谁亲。”

晚上,做了丰盛的大餐为邵英华接风洗尘。

白母笑着给邵英华夹菜,“英华真是出息了,我们都在电视上看到你了。”

邵英华后来也从崔老那里听说了随行记者的事,笑道,“哪里,多亏老师提携。”

说到崔老,他就想起塞进口袋的那封信,本来准备回来就看的,结果一忙,就给忘了。

赶紧打开,展目一览。

白月凑过来,“谁给你的信,上面写的啥。”

邵英华拿着信的手有些颤抖,声音也微微发颤,“是崔老给我的,这是,推荐我去外交部的推荐信。”

“外交部!”白月眼底闪过惊喜和惊讶。

“嗯,真的想不到……”邵英华把信仔细地收好,放回信封里。

白勇也听见了,“这是要当官吗?”

邵英华笑着摇摇头,“刚去肯定是做干事,算不得当官。”

白母双手合十,“真是老天保佑,这是天大的好事呢。”

又弯下腰,逗弄吃着米糊糊的邵乐乐,“乐乐,你说是不是呀,爸爸真厉害。”

邵乐乐摇着小勺子,仿佛在附和白母的话,米粒掉了一地,“啊、啊。”

3月24日,邵英华回京大参加毕业典礼,以及拍毕业照,白月抱着乐乐跟着一起来了。

卫国利和孙越都换了一身绿色军装样式的衣服,看起来十分精神。

孙越看到可爱的小乐乐,就上前逗她道,“英华,这就是你女儿吧,来,叫叔叔。”

返程的路上,少了去米国奥运会时的激动,大家都有些无聊,就在那瞎侃,卫国利跟孙越可是听了一耳朵白月给邵英华生了个女儿的事。

这回见着小宝宝了,可不得可着劲地逗。

邵乐乐歪了歪头,看了看眼前这个没见过的叔叔,嘟了嘟粉嫩嫩的嘴唇,“蜀、黍。”

“哎。”卫国利凑过来,想接过邵乐乐,“叫我呢。”

孙越赶紧把她抱到一边,“瞎说,哪都有你,明明是叫我呢。”

白月笑着看他们陪小囡囡玩,跟在两人身后,和邵英华在京大的校园里散步。

走在校道上,一阵微风吹过,落下一地紫荆花的花瓣。

“还记得这吗?”邵英华弯起嘴角。

怎么会不记得。

白月抬起脸,笑得如春花般灿烂,“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好好在一起一辈子。”

“好。”邵英华伸出手,两人十指紧紧相扣。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路陪伴,有缘下本再见,祝平安喜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