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4章 戒指

第4章 戒指


苏念念下了船就钻进一辆出租车,直奔市郊的方向而去……

青城山疗养院。

苏念念看着隐藏在绿荫之中的疗养院,心紧紧的揪在一起……

上一世母亲越白死在她二十三岁时死的,距离现在还有三年,从她记事起母亲越白就住在这个疗养院。

母亲的病房在疗养院的最顶层,苏念念走到病房门口擦掉了眼中隐隐的水雾,可推门的刹那发现病房从里面栓上了。

苏念念耐着性子按下门铃。

等了好久才有人磨磨蹭蹭才开门,看见她满脸都是不耐烦:“大小姐,你来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

苏念念扫了她一眼,心中一声冷笑,眼前这个透着刻薄穷酸的老大妈,穿着母亲几万块一套的设计师高定款套装——她偷用母亲的东西!

“你是谁?”苏念念冷冷问道。

“大小姐,你失心疯了吧,我是刘妈啊,苏夫人的护工。”刘妈呲笑一声。

‘啪’苏念念扬手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冷冷地问:“你还知道你是护工?我妈的东西也是你能碰的?”

苏念念当然知道她是护工,她还是知道她是父亲小三柳海萍的同乡,靠巴结柳海萍捞了这个肥差,这样的玩意还敢偷用母亲的东西,简直是找死。

刘妈捂着火辣辣的脸颊,被苏念念的气势震慑的不敢吱声,可转念一想,苏夫人半死不活,别看柳海萍明白上只是管家,可谁都知道那层关系,如今苏家都是柳海萍说了算,有她撑腰还怕个无依无靠的丫头片子。

想到这刘妈有了底气:“大小姐,苏夫人平时都是我照顾,她感激我送我几件不要的旧衣服,就算你是大小姐也没权利上来就打人,我必须告诉柳管家,让她给个说法。”说完,刘妈扬起了头,苏夫人常年昏昏沉沉,清醒时说话也不利索,现在吃了药睡得死猪一样,黑白都是她说了算。

今天她就要让这个所谓的大小姐低下头给她道歉!

苏念念眯了眯眼,一声冷笑,上一世她就知道这个刘妈偷了母亲不少东西,连母亲的订婚戒指都敢偷,她当时说了几句,可父亲苏弘毅反而教育她大家小姐做人得大气,一个戒指不值当什么,别寒了老伙计的心,最终不了了之。

这一世,呵……

苏念念根据上一世的记忆找到了刘妈的房间,很快就搜出母亲的戒指。

“戴比尔公主心钻戒,我妈的订婚戒指,别不承认,戒指里有我妈的名字英文缩写,价值一百万。”苏念念将戒指在刘妈面前扬了扬:“别说我妈把订婚戒指都送给你了……”

刘妈看见戒指被翻出来,心里翻腾的厉害,她明明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苏念念怎么会知道?难道是苏夫人告状?不对,苏夫人清醒的时候原本就不多,还都在她的监视下,别说告状了,往外传句话都不可能。

“我,我捡的……”刘妈还想刚一刚。

“这是我妈带在手上的戒指,她平时连病房都不出,你在哪捡的?”苏念念凝眉。

“我,我……”刘妈再不知如何狡辩。

“不承认?”苏念念扬了扬手机:“那就报警吧,警察有的是时间慢慢调查。”

“别……”刘妈急促的叫了一声,警察可不好糊弄,她是吃护工这碗饭的,要是传出她偷主顾东西的事,往后怕只能回家种地,她可不想回那个山沟沟。她拽住苏念念的衣角:“大小姐,别,别报警!我是鬼迷了心,原谅我这一次吧,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脱!”苏念念冰冷扫了她一眼:“你不配穿我妈的衣服!”

“啊……”刘妈脑袋‘嗡’了一声,她穿的是单衣,脱了就没了,五十多岁了这脸怎么丢的起?

“偷窃数额特别巨大,量刑最少十年……”苏念念不疾不徐的说

刘妈听了这话,又是个激灵,要判那么久?原本还想求一求,可看着她冰冷的眼神,索性把心一横,丢脸也比做牢好:“我脱了你就不报警?”

“你没资格跟我讲条件!”苏念念说道。

那股凌冽的气息,压迫的刘妈打了个寒战——走廊里,刘妈脱下了昂贵的套装,屈辱着穿着内衣瑟瑟发抖,引来不少医护人员指点围观……

“下次,我妈少了一根头发,我就打折你一跟手指。”苏念念阴冷的看着她。

“是,是……”刘妈瑟缩的遮挡着前胸,现在的苏念念太可怕了,她觉得她真的做的出来。

苏念念冷哼一声,留下刘妈在走廊里瑟瑟发抖,是的,她有一万种方法换掉刘妈,但是她并不想——这个看似平和的疗养院,其实是父亲精心设置的牢笼,里面每一个人都可能是父亲苏弘毅的眼线,母亲的催命符。

唯独刘妈是个例外——护工的位置离母亲太近,出了问题苏弘毅好男人人设容易不保,交给柳海萍的人来做最合适,毕竟没面上他和柳海萍没什么关系,这样既容易脱身又容易掌控。换了刘妈母亲更危险,况且刘妈贪是贪,但是没脑子,而且也不敢做得太过,记忆中母亲的日常护理还是做得很体面。这次刘妈吃了教训,能让她老实很久。

……

病房里,母亲如孩童般安静的躺在床上,上一世母亲就是这般一直缠绵于病榻,清醒的时候少,沉睡的时候多。最后的三年被苏弘毅榨干了手上20%的公司股份及各种私产。苏弘毅因此一跃成为‘苏越集团’最大的股东。

这一世,她要查出母亲到底生的什么病,治好母亲,不给苏弘毅谋夺财产的机会。

苏念念擦了擦眼睛里的水雾,握住她的手,低低的说:“妈妈,我回来了,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母亲的手指似乎动了动,但始终没有醒,苏念念叹了一口气,想将从刘妈那拿回来的戒指帮她戴上。

这个戒指价值虽说一百万,可其实在有钱人眼里作为订婚戒指小家子的很。但母亲很宝贝,小时候每天都能看见母亲轻轻的擦拭。

虽说她不希望母亲再戴这个戒指,可她这会的身体……

她还是不想母亲焦急难过……

可当她准备戴上的刹忽地发现,母亲戴戒指的手印记已经很浅了,这个戒指仿佛被摘下来很久。

怎么会?母亲不是很爱苏弘毅吗?

苏念念眯了眯眼,不对,刘妈胆子再大,偷得也是母亲记不起来的东西,所以母亲不在意这个戒指很久了?

那……不在意的究竟是戒指,还是送戒指的人?

或许,母亲对苏弘毅的作为并不是一无所知?

苏念念沉默了许久,并没有得到一个答案。

离开时,病床上的越白终于睁开了眼,只是紧接着就是一长串咳嗽,越白伸手虚虚的抓了抓:“念念,是念念吗……”

苏念念紧忙握住她的手:“妈妈,是我……”

“好,好……”刚醒的越白还是有些迷糊,絮絮叨叨说了几句听不真切的话,忽地撑起身子抓住苏念念:“念念,记住,听爸爸的话,一定要听爸爸的话……”

说完又跌回床上,一阵阵的咳,迷迷糊糊闭上了眼。

苏念念等她睡熟才离开,母亲的话什么意思?

或许她早就看透了苏弘毅,只是没了自保的能力,只能盼望着苏弘毅看在父女的情面上善待苏念念。

可惜,畜生就是畜生!

……

苏家别墅。

苏念念还没进门,就听见屋里传来苏心心的声音。

“苏叔叔,您真的会把我记在苏夫人名下?让苏家收我做养女?成为是苏家人?可以叫您爸爸了?这都是真的吗?”

苏弘毅做事滴水不漏,从未承认过自己有私生女,即便是私下,也绝对不允许苏心心喊他爸。

现在的苏心心不过是个未婚生子的管家女儿。

甚至连苏这个姓都没有,只能随她妈柳海萍姓!

上一世,苏弘毅给了她养女的名分,但依旧害怕沾上关系,还是以母亲越白的名义收的!

哪怕后来柳海萍嫁给苏弘毅,她也不过是养女变成了继女!

重活一世苏念念觉得这一切有些可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