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5章 回家

第5章 回家


上一世这几年是父亲苏弘毅是蚕食财产最关键的几年,他想给私生女一个名分又怕被人察觉出端倪,所以由母亲出面收养女最合适。

不过母亲常年缠绵病榻,这种事就需要得到越家几个族老首肯。

越家族老觉得母亲有儿有女没必要再收养女,一直没有松口。

如果没有记错,就在今天她养了几年的狗忽然发狂,疯狂的追着她咬,苏心心不管不顾扑上来救她,还被狗咬了。苏心心口口声声说把她当姐姐,拼命也要保护她。

那时她真的又愧疚又感动,主动说服了越家的族老,收苏心心当苏家的养女,记在了母亲名下。

即使如此,苏弘毅还是说她连个畜生都管不住,罚她在家闭门思过。就连收养女的宴会都没让她参加,使得苏心心在宴会上大放异彩,成为人尽皆知的苏家二小姐。

苏念念冷冷一笑,重活一世,想踩着她往上爬,做梦!

一进门,入眼就是他们苏弘毅坐在沙发上柳海萍站在身后给他揉肩,苏心心就坐在他们的下手。

而苏念念养的狗原本是在院子里,不知何时狗笼被搬到了离沙发只有咫尺的角落。

看见苏念念进门,柳海萍立马迎了上去,热络道:“念念,你昨晚去哪了?怎么一晚上都没回来?阿姨听说像你这样的女孩子经常喝多了在酒吧被人‘捡尸’!可把阿姨担心坏了,下次去哪得跟家里说一声。”

柳海萍话里话外暗指苏念念在外面鬼混,苏心心见状立马补刀:“妈,你不用担心姐姐,我们学校那些混混都跟姐姐关系特别好呢。”

苏弘毅看见苏念念原本脸上就有些不耐烦,一听这话脸色更阴了:“苏念念,你一个女孩子成天在外面鬼混,你就不能跟心心学学?少给苏家丢人!”

苏念念表情欠奉,转身就要上楼。

“站住!”苏弘毅看她没把他的话放眼里,‘腾’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给我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苏念念了挑了挑眉,呵,这是要跟她说收苏心心当养女的事了。

“正好我也有话说。”苏念念转身从楼梯上下来,坐在沙发上:“不如我先说吧……”

苏念念目光在三个人身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在穿着驴牌睡袍俨然一副女主人姿态的柳海萍身上:“柳阿姨,我记得现在是你的上班时间?你穿着睡衣像什么话?你是来上班还是来度假的?叫你一声‘柳阿姨’是看你岁数大,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说到这,苏念念又顿了顿:“下人就是下人,记住了吗?柳、管、家!”最后三个‘柳管家’,她咬得格外重。

柳海萍生平最恨的就是别人说她是下人,当面被苏念念点了出来,偏偏又没法反驳,顿时红着眼眶,泫然欲泣的看着苏弘毅:“老苏……”

苏弘毅脸色也阴得厉害,皱着眉刚想说点什么。

苏念念接话道:“爸,柳管家这么没有规矩,不知道还以为是你惯的,她是你的小三呢!没得坏了爸的名声……爸,你说对不对?”

别看苏弘毅平时宠着柳海萍,可什么都比不上自己的羽毛。

“嗯……”苏弘毅应了一声,接着又看了眼柳海萍,低声嘱咐了一句:“你下次也注意点。”

柳海萍眼眶更红了,咬着牙不说话。

苏心心哪肯看着柳海萍吃亏,也是一幅梨花带雨的模样:“姐姐,我妈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亲生女儿?我是大小姐,她是下人,想把我当女儿?说出去不嫌丢人?以后少说这种没脑子的话!”苏念念冷冷扫了一眼苏心心,忽地想起她现在不是‘苏心心’,而是‘柳心心’,挑起一抹冷笑,接着说:“柳心心,这是你妈工作的地方,不是你家!没事少来我家闲晃,没得让人说我们家什么阿猫阿狗都进出自如。”

“谨记你们的身份,‘苏念念’这个名字不是你们叫的,以后叫我大小姐。”苏念念说完倚在沙发上。

苏家不只柳海萍一个下人,加上做饭的、打扫的可有不少人,苏念念声音不小,柳海萍母女可谓是里子面子都没了。

“好了!苏念念,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一回家就搅得鸡犬不宁。”苏弘毅猛地一拍茶几:“你柳阿姨照顾我们家这么多年劳苦功高,她没资格把你当女儿,心心乖巧可爱我总有资格把她当女儿!”

苏念念没作声,苏弘毅以为自己震慑住她,清了清嗓子又说:“我要收心心当养女,我看谁敢说个不字!”

“好,您随意。”苏念念无所谓的应了一声。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去跟越家族老说,把心心记在你妈名下,以你妈的名义收养女……”苏弘毅高高在上的发号施令。

“咦?爸,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柳海萍是照顾你,可没照顾过我妈;我妈也不喜欢柳心心。你把柳心心当女儿想收养女,是您自己乐意,关我妈什么事?为什么记在她名下?”苏念念挑眉。

苏弘毅一噎,他总不能说柳海萍带着没爹的柳心心常年住在苏家,原本就有不少人猜测他们的关系。要是他出面收养女,可就摆明了这是他的私生女。

如今公司还不是他一个说了算,他还得顾忌越家。越家族老其实也知道他和柳海萍那点事,只不过越白缠绵病榻,他身边养个女人解决生理需求,越家族老也不好过多干涉。但涉及到私生女可就不一样了,而且柳心心比苏念念才小了不到一岁。

只有记在越白的名下,才能堵住别的人嘴。

“咳……”苏弘毅尴尬的咳了一声,缓和了语气:“念念,记在你母亲名下是老一辈的礼数,你不懂!你只管去和越家族老说就是。”

“既然我不懂就更不能去说了,哪句说错了更丢人,累了,我回房间了。”苏念念转身走上楼梯。

“汪……”忽然传来一声狗叫。

柳海萍给柳心心,递了个眼色,柳心心快步跟了上去,拉着苏念念,愣是把她拉到了狗笼的前方:“姐姐,你是不喜欢我了吗?”

此时,柳海萍偷偷走到狗笼前,把狗放了出来,狗疯了一般往前冲,冲着苏念念狂吠。

“啊,不要咬姐姐……”柳心心挡在了苏念念前面。

苏念念站在她身后冷眼看着这一切。

上一世,柳心心就是这样帮她挡了一劫,换取了她的感激。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她养了七年的狗疯了一般咬人是因为他们给狗喂了咖啡,咖啡对狗来说是一幅致命的兴奋剂,药剂适量可是让狗陷入癫狂。

而且柳海萍做得很阴险,她事先在她和苏弘毅身上撒了狗讨厌的香粉,所以狗一进屋就直奔苏念念和柳心心,柳心心挡在前面,看上去就像保护苏念念一样。

只是她不知道,苏弘毅到底知不知情。

柳心心看着苏念念站在她身后如同像傻了一般一动不动,心中一喜,更是站得挺直,直到狗扑上来,狠狠在她腿上咬了一口。

“啊——”柳心心一声尖叫,摔倒在地。

柳心心捂着伤口,蜷缩在楼下的地板上。

柳海萍扑了上去,站在旁边哭:“心心,心心,你,你流血了……”

苏弘毅也急了,连忙走了上去。

柳心心仰头看着楼上的苏念念,虚虚得伸出双手,满脸痛苦的地说着:“妈,我没事,你快去看看姐姐……”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柳心心更加虚弱:“姐姐,你是我最好的姐姐,我拼了命也会保护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