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6章 苦肉计

第6章 苦肉计


柳海萍蹲在柳心心旁边,握着她的手摸眼泪:“念念养得狗,平时最听念念的话,念念让它干什么就干什么?今天怎么疯了一般咬我们心心?”

“妈妈,不会是姐姐放狗咬我,你,你别乱说……”柳心心嘴上向着苏念念,神情却有些挑衅。

果然苏弘毅青筋暴起,冲着苏念念大喊:“你个畜生,居然放狗咬心心,还不赶紧滚下来。”

苏念念一步一步逼近……

柳心心握着苏弘毅的手,满脸泪水说:“苏叔叔,你别怪姐姐,姐姐也许是不喜欢我,怕您收我当养女分走您的爱吧。”

“心心,都怪妈妈不好,是妈妈没本事,让你被人害了。”柳海萍擦着眼泪,看了苏弘毅一眼:“老苏,我们母女这是碍了念念的眼了,这个家我们也呆不下去了,我看我还是带着心心走吧……”

“谁都不许走!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苏弘毅呵了一声,接着又指着苏念念:“你,给柳阿姨和心心道歉。”

苏念念撇了一眼还趟在地下的柳心心,毫无感情说道:“我的狗每年都打疫苗,被咬一口死不了,别搞得生离死别是的。”

被咬一口很疼吗?有她上一世在被鬣狗啃得血肉模糊那么疼吗?

显然苏弘毅不这么想,当时就炸了:“你,你……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这种人也配说人性?

苏念念勾了勾唇,径自往狗笼子走去,路过柳心心时还在她伤口上狠狠踩了一脚。

听着柳心心传来凄厉的惨叫,不用她出手就自讨苦吃,她满意极了。

柳海萍看苏念念的目光落在狗食盆上,神色变得有些慌张,连忙去拉苏弘毅:“老苏,我们心心被咬成这样,连句道歉都得不到吗?”

“苏念念,你要去哪,你给我站住!回来给心心道歉。”苏弘毅再哄。

苏念念充耳不闻,只拿起狗食盆闻了闻果然一股浓郁的咖啡味,呵!做了手脚的狗食盆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摆在这,连善后都懒得善。

苏念念忍不住自嘲,上一世自己究竟活成了何种废物?

不过,这一世不会了。

苏念念拿着狗食盆,折了回来,冷眼看着柳海萍:“狗食盆里有咖啡,咖啡对狗来说是致命的兴奋剂。它吃了含有咖啡的狗粮,不咬人咬什么?柳管家,这个家你管着,今天是谁喂得狗?”

“这……”柳海萍眼神闪烁,原本以为苏念念就是个蠢货,她在狗粮里拌完咖啡就扔在那了,这蠢货今天怎么长脑子了?真是失策。

“苏念念,什么咖啡不咖啡?少给自己找借口,这条狗就听你的。”作为一个父亲,苏弘毅丝毫不愿意挺苏念念的辩驳。

“柳管家,你当年在村里可是兽医,阉猪都是一把好手,我爸不懂,你该懂吧?你说咖啡对狗意味着什么?”苏念念弯了弯唇,笑眯眯说:“还是说你富贵日子过惯了,连吃饭的手艺都忘了?你要是忘了,就找个人来查查!”

听到苏念念说她阉猪的事,柳海萍憋得脸通红,可也不敢让她找人来查,只能说:“这……狗确实不能吃含有咖啡的东西……”

“好了!既然是狗误食了咖啡拿就算了!苏念念,以后管不了的畜生不许养!还是先送心心去医院!”苏弘毅皱着眉说,看似不再责怪苏念念故意放狗养人,其实还是偏帮柳海萍母女,毕竟柳海萍是管家,家里大小事都是她经手,真追究狗误食咖啡这件事,她是第一个责任人。

“慢着……”苏念念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靠近柳海萍嗅了嗅:“柳管家,怎么你身上有狗最讨厌的香粉味?我爸身上也有?偏我和柳心心身上没有?”

“柳管家,别说你又不知道狗最讨厌这种气味会离得远远的,你是兽医的事我们都记得。”苏念念不给柳海萍说不知道的机会,接着又说:“这件事现在很明显了,狗被喂了咖啡疯狂咬人,你和我爸的衣服上有狗讨厌的香粉,所以狗追着我和柳心心咬……只不过,这喂狗或许是其他下人经手,你和我爸的衣服这些年都是你自己操办,柳管家,这件事你怎么解释?”

“我……”柳海萍脸色变得煞白,不过很快就镇定了:“家里下人不少,人多手杂,这件事确实是我疏忽了。老苏,我对不住你,我没管好这个家……”

“好了,都别吵了!”苏弘毅不耐烦的和稀泥:“海萍,家里这么多人,看顾不过来也正常,你也别太自责!念念,也不是爸爸说你,你说你在这个家,就没一个下人喜欢你,这次的事多半是哪个下人看你不顺眼,故意放狗咬你,你也好好反省反省,想一想怎么做人。”为了彰显自己的公证,他又补了一句:“这件事我回头查一查是谁干的,你到底也是我女儿,我也不会让人害你。”

苏念念挺完险些没笑出声,他帮柳海萍洗地预料之中,但是万没想到还能为了倒打一耙把锅甩在她头上。

苏念念也懒得在纠缠,她知道这件事扳不倒柳海萍,一切还得慢慢来,这才刚刚开始……

正打算要走,没想到柳心心这会不甘的嚷了起来:“就这么算了?我就被白咬了?”

苏念念看傻子一样看着她,柳海萍和苏弘毅的脸色也不好看。这屋里都知道苏弘毅是个出名的老狐狸,事情发展到这,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是个苦肉计,目的就是让苏念念感激柳心心,同意把她记在名下。

只不过大家也心知肚明苏弘毅不想追究,想稀里糊涂遮过去,偏偏柳心心蹦了出来。

“柳心心,你妈是管家,家里的事她脱不了干系,难不成因为她的疏忽,我还得感激你?让我妈收你当养女不成?”苏念念扫了她一眼。

“好了,送心心去医院!”原本苏弘毅打算亲自送柳心心去医院,这会只将她交给了司机。

“我陪她去,这孩子吓着了,说话没个分寸。”柳海萍在一旁赔笑。

柳海萍带着柳心心去了医院,苏念念也懒得面对苏弘毅,转身准备上楼。

忽然想起什么顿了顿脚步,轻声的说:“爸,为母则刚。”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苏弘毅听了这话,眉头微动,看着柳海萍离开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今天这件事他虽然看得通透,但事先真的不知道。柳海萍想让柳心心姓苏耍点手段他能容忍,但是有一个大前提,一切以她为主。

今天柳海萍为了女儿陷害苏念念,明天若是为了儿女陷害他呢?这么多年柳海萍在他身边学了不少手段,万一用在他身上?

为母则刚,苏念念这句话很对!子女远比男人靠得住。

这些年他是不是给柳海萍太多了,养大了她的胆子?

苏弘毅陷入了沉思……

苏念念站在楼上,看着苏弘毅皱眉,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苏弘毅这种老狐狸最多疑,她只需要在他心里埋下一颗种子,让它慢慢发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