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7章 再劝收养女

第7章 再劝收养女


苏念念回到自己的房间,和上一世一模一样,房间是粉色的公主房,就连床单都是粉粉的凯蒂猫,每一寸都昭示着她的公主心。

苏念念没有喊任何下人,亲自动手把粉嫩的房间改换成简约黑白色调。

再见了,公主梦!

看着干净利落的房间,苏念念会心一笑,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着……

思绪却在整理一直没想通的事,母亲一直病因不明,缠绵于病榻,越家族老就是外公留给她们最坚实的后盾,她不相信越家族老对父亲苏弘毅的做法一无所知。可他们不只默许了父亲找小三,甚至母亲身体越来越来差,也从未提出过接母亲回越家,相反他们对父亲苏弘毅有一种莫名的感激……

苏念念曾经怀疑是不是这些族老被父亲买通了,但转念一想这些都是陪外公打江山的老人,父亲苏弘毅没能耐驾驭他们。

如果是这样,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问题出在母亲身上。苏念念曾经发现越家的儿子们都很正常,但女儿都不长寿,越家族老或许隐瞒了她什么……

这也是她不敢莽撞的将母亲接出疗养院的原因之一,苏弘毅或许掐着什么母亲的命门……

不过当务之急并不是这些,今天她在苏弘毅心里埋下一颗种子,但这颗种子离枝繁叶茂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收养女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

果然,夜晚,柳海萍敲响了苏念念的房门。

“念念,这是阿姨亲手做的燕窝粥,趁热喝一点。”柳海萍满脸和睦,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蒸腾的燕窝粥。

苏念念瞥了一眼燕窝粥,上一世柳海萍变着花样给她做夜宵,她还觉得柳海萍心疼她对她很好,心中特别感激。哪曾想不过是夜宵只有她一个人吃,更方便在里面加猪饲料而已。

这一世苏念念已经有发胖的迹象,想来之前已经吃过不少,如今怎么可能去碰。

“放那吧……”苏念念翻着书,眼皮都没抬。

柳海萍看她没动燕窝粥脸色微变,苏念念这个蠢货平时最喜欢她做的夜宵,恨不得连碗底都舔干净了,今天怎么碰都不碰,难不成她发现什么了?

不可能!她做得极其隐秘,每天只放了一点点,就算是去医院化验都查不出,只会让人无形中慢慢发胖。

想到这,柳海萍一副慈母样伸手帮苏念念整理碎发,苏念念侧头躲过,她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念念,你还在怪阿姨对不对?今天的事确实是阿姨不对,阿姨没管好下人,让你受委屈了……念念,你还记得小时候吗?你很喜欢阿姨的,如今你年纪大了懂事了,难免有人嫉妒阿姨和你关系好,在你面前胡说。念念,不管别人说什么,你在阿姨心里和心心都是一样的……念念,就原谅阿姨这一次吧,阿姨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

呵!好一番吹打念唱,难怪上一世会被她哄了去。

苏念念神情终于动了动,露出一丝鄙夷:“好,原谅你了,没事你可以出去了!”

柳海萍一愣,正事还没说呢。

“怎么?还有事?难不成你不是真心求我原谅?是想打感情牌求我办事?例如……把柳心心记在我妈名下?”苏念念挑了挑眉。

柳海萍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今天真是见了鬼了,苏念念这个蠢货今天怎么把她看得这么透,不过事已至此还是厚着脸皮拉了把椅子坐下:“念念,阿姨知道你心地善良,你就当可怜可怜心心吧。我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心心从小就被人笑话没爸爸,如今她也二十了,要是没个好出身连男朋友都难找。念念,你就帮帮心心吧……”说完,还抹了抹眼泪。

苏念念一声讥笑:“柳管家,你都说你一个人带着女儿,说白了柳心心就是个野种,你让个野种跟我当姐妹?你把我的脸放在哪?苏家的脸放在哪?这就是你说的在你心里我和柳心心都一样?”

听苏念念一口个野种,柳海萍气得脸通红,特别想大声说柳心心是苏弘毅的女儿,可她不敢,苏弘毅太爱惜羽毛了,不会让人知道她有个私生女。只能耐着性子说:“念念是对心心有意见啊!哎,那今天不说了,改天再聊,念念早点睡吧,阿姨不打扰你了。”

说完,柳海萍握紧拳头恨恨往外走。

“燕窝粥拿走!”苏念念淡淡说了一句。

柳海萍憋着气没发作,转身拿上了燕窝粥。

呵!不就是今天耍个小姐脾气不喝吗?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待柳海萍走到门口,苏念念想起什么又补了一句:“柳管家,以后你和我爸晚上动静小点……”

柳海萍顿了顿,她这是知道她和苏弘毅的关系了?那又怎么样?知道更好,搞不定小的还搞不定老的?

……

她刚一出门,柳心心就堵在门口,焦急的问:“妈,怎么样?她答应了没有?”

柳海萍咬牙摇了摇头:“那个死丫头跟变了个人似的,油盐不进!”

“妈,那我怎么办啊?我还能不能进苏家啊,我不想再被人笑话了。”柳心心抓着她的衣袖。

看着女儿眼中的雾气,柳海萍一阵心疼,凭什么越白的女儿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她的女儿只能当个私生女。

柳海萍一把将柳心心搂紧怀里:“心心放心,那个死丫头不肯帮忙,我们还有文杰呢!文杰可是越家的‘亲’外孙子,我还不信他的话,比不上个丫头片子。”

柳心心听了这话,露出个笑脸:“是啊,我差点忘了!外孙总比外孙女强!妈,你当年那招真是高,让爸把我哥和越白的儿子掉了包,如今我哥是堂堂正正的苏家人,越家的亲外孙。”

柳海萍脸上露出一阵得意,不过还是小声说:“小点声,别让人听见!天也不早了,一会你爸该过来了。”

柳心心乖巧的点头,忽然看见柳海萍手中的燕窝:“她怎么没喝?不是发现什么了吧?”

“别一惊一乍,来日方长,我不是教过你凡事都得沉住气?”柳海萍说道。

……

夜晚,苏家别墅里,传出一阵女人的喘息……

苏念念听着声音一阵冷笑,看来柳海萍是去睡服老的了——这件事没这么轻易结束……

第二天一早,苏念念刚走到楼梯转角,就看见他们一家三口在桌前吃早饭。

柳海萍给苏弘毅夹了个包子:“老苏,越家族老怎么说?”

“昨晚打过电话,约他们周五过来谈谈心心的事,态度挺模糊的,没说来也没说不来。”苏弘毅回答。

柳海萍又给他夹了块:“应该会来的,我让文杰给族老们打电话了,他们会给文杰面子的。”

“嗯,也好。”苏弘毅应了一句,忽地又想起什么:“以后你少拿着种事烦文杰,男人是要大事的,别让他掺和进来。”

“是,你说的对。”柳海萍面上含笑,心中不屑的很,她的儿子不帮她帮谁?

苏念念听到这一声冷笑,差点忘了那个便宜大哥了,上一世就是这个便宜大哥对外宣传母亲生病后性格暴躁,欺辱父亲,虐待护工,总之是各种作妖,还口口声声说自己从小只在柳管家身上感受过母爱,彻底坏了母亲的名声,把柳海萍描绘得贤良淑德,送上了苏夫人的位置。

而且那时大家对此事不知情,遗产一共分成了三份,分别给了母亲、她和苏文杰,可谓是占尽了便宜。

他的话,越家族老确实会重视,不过他们有张良计,苏念念念有过墙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