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14章 下人就该管教

第14章 下人就该管教


今天来的宾客都是人精,各个通透,对于苏弘毅和柳海萍的事也无谓深究,哈哈一笑也就过了。

偏不知道谁那么死心眼,猛地冒出一句:“未必吧?我看苏总就更重视那个二小姐。”

苏念念眨了眨眼,冲那人一笑,声音不小的说:“天菜,养眼!”

天菜,在屌丝眼里是高不可攀的女神,可在豪门眼里既然称作‘菜’,那就是个长得好看的玩意,供大伙取乐的。

可不就得放在前面出场,让大家好好乐一乐。

宾客听了这话,顿时一阵哄笑,尤其是刚才跟柳心心搭话的几个公子哥,眼神都变得放肆许多。

人这么多,柳心心不好发作,可怜巴巴看着苏弘毅和苏文杰,可这两个人都爱惜自己的羽毛,只含笑装糊涂,气的她站在那差点哭出来。

柳海萍一直站在外围,苏念念那一番话落在她耳中本来就不是滋味,如今柳心心被这么贬低,在也坐不住了,挤到近前打圆场:“马上就九点了,认亲仪式就要开始了,诸位给点时间让顾先生和心心去准备一下。大家跟我去尝尝刚空运来的鱼子酱吧。”

柳海萍这么一说,大家也就准备散开了,毕竟认亲仪式是今天的重头戏,耽误时间确实不好。

“柳管家!”苏念念忽然出声,随着这一身大家都顿住了脚步纷纷看了过来。

苏念念冷眼看着柳海萍说:“柳管家,今天是我们苏家的认亲宴,也是你女儿柳心心的认亲宴。这要在古代,你把亲生女儿送到我们家当女儿,姓我们家的姓,就是卖儿卖女。现在虽然不用讲究这么多,可你到底是我们家的管家,柳心心以后喊我爸叫‘爸’,喊你叫‘妈’,这就乱套了,不合适。”

苏念念说到这,又顿了顿:“以后在家里你要称呼柳心心二小姐,顾哥哥比大哥小两岁,你也得叫二少爷。至于柳心心管你叫什么,你回去好好教一教,别丢了我们苏家的脸。记住了吗?”

苏念念这一番话掷地有声,所有人的目光就聚集在柳海萍身上。

柳海萍气得想大喊,可偏偏苏念念的每一个字她都无法辩驳,因为苏弘毅不敢公开承认她是他的女人,不敢承认心心是他的亲生女儿,以前她觉得只要拢住男人的心什么都不怕,现在才清楚到她被名分压得死死的,她连个小三的身份都没有,她只是个下人!

“柳管家,是需要我再说一遍吗?”苏念念的声音更冷了。

柳海萍手紧紧的攥起来,但是脸上还得维持微笑:“是,大小姐,我这就带二小姐和二少爷去准备。”

苏弘毅看着柳心心含在眼眶里的眼泪和柳海萍尴尬的神情,心如刀绞一般,全然不记得苏念念也是他的女儿,当下就想发火,不过碍于宾客众多,只压着火数落:“念念,从今天起心心就是我的女儿,往后我们和你柳阿姨也算亲戚了,虽然你柳阿姨在家里工作,也是你的长辈,也不能随便冲撞。”

“老苏,苏夫人常年不在家,没人好好引导念念,难免性子直。再说她是苏家的千金,傲一些也正常。她说我两句也不会少块肉,别因为我伤了你们父女的和气。”苏弘毅的开口了,柳海萍立马白莲花状补刀。

这两人的意思一说苏念念没大没小不成体统,二说苏念念有娘生没娘养缺教养。

“爸,柳管家说得对,我确实性子直,可是怎么办呢?我妈身体不好,做儿女的得替她守着这个家啊。”苏念念说这话时眼神里故意透露出一丝黯然。

说实话在场的人都知道苏弘毅和柳海萍的关系是看破不说破的,男人倒觉得他们说得话没什么,毕竟自己的女儿数落自己的女人是件很没面子得事。

可那些贵妇们就不这么觉得了,豪门里谁家没点肮脏事,哪家又少得了想爬床的女人?苏夫人身身体不好,女儿再不厉害点,岂不是家都成别人的了?

当下就有几个太太站出来说话。

“念念,你别委屈,你说的对!你是苏家的大小姐,管教下人是你的权利。”

“对,下人就应该管教,别以为跟主家关系近就能蹬鼻子上脸了。”

“可不嘛,苏总,这家和公司都不一样,都得有规矩。总不至于女儿不管家,反倒将家里都交给一个管家吧。”

苏念念冷眼看着柳海萍和柳心心,她知道她们现在难受极了,她们是第一次被这些带着不屑和讥笑的目光包围。上一世在她们的精心设计下,她的名声一次次被抹黑,被整个津城嘲笑。这一世她要将这些屈辱一点一点还给她们。

与上一世不同的是,她受到屈辱时,苏弘毅和苏文杰眼里没有一丝情绪,而这一世他们眼里全是愤怒。

那又怎么样呢?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

“念念时间不早了,我们去给几位爷爷问个好。”一直没怎么出声的顾书明说道。

顾书明向来话少,但其实比谁都明白,点到即止留下遐想,不给他们反驳的机会最妥当。

“好。”苏念念含笑点头,顺着梯子就下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往台上走去。

——

“妈,你准备的怎么样了?苏念念太欺负人了,我一定要她很好看!”待人都走远了,柳心心才把柳海萍拉到一旁说悄悄话。

柳海萍在苏家这么多年,最擅长的就是隐忍,这会已经恢复如常,拉起柳心心的手:“你等会只管上台参加认亲仪式,我不会放过那个死丫头!”

“妈,你到底打算怎么对付她?”柳心心急着问。

“你别管,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柳海萍摆摆手让她先走,接着走到角落打了个电话。

不多时,一个黑影偷偷溜进苏家……

——

认亲仪式,说白了将柳心心和顾书明的名字记在族谱上,其实普通人现在也没人在乎这些,可津城这些豪门不同,他们讲究个家学渊源,不然再多钱也就是个暴发富,所以对族谱这个东西就是爆发户和豪门的区别。

苏弘毅家里原来就是个杀猪的,压根就没正经族谱,他发迹后重修了一份,可追溯不了几代,没什么含金量。

因此越家的族谱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所谓记在越白名下,就是记在越白的族谱上,但是越白是外嫁女,因此不上正谱,上的外家谱。所谓外家谱,就是哪家的女儿哪年哪月嫁给了谁谁谁,生了几个孩子或者收养了几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记在越家谱上,不光是为了维持苏弘毅的面子,更重要的是得到了越家的认可能动用越家的资源,而且越家护短在津城都出名,柳心心可就有了不小的依仗。

柳海萍为了记录下这一历史性时刻,特地准备了超大LED屏幕,就为了看着女儿的名字一笔一划写在上头。

这记族谱第一步是认亲,认了亲才开始上族谱。

先是柳心心上台。

柳心心上了台对苏弘毅说了一番感人肺腑的贴心话,最后热泪盈眶站在台上拿着话筒说:“大家好,我是‘苏’心心。”说完她得意扬扬看着台下的苏念念,刚才那番讽刺算得了什么?她还是姓苏了,这家早晚是她的。

挑衅完苏心心,她又看着苏弘毅:“爸,我以后一定好好孝顺您。”

说得苏弘毅那叫一个贴心。

顾书明上了台先是朝越家几位族老磕了三个头,多得一个字也没说。

接着就拿过话筒看向苏弘毅,不卑不抗的扔下一句话:“您一日是母亲丈夫,您就一日是我父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