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17章 不可能记在越白名下

第17章 不可能记在越白名下


‘啪!’

今天展家夫妻也在宾客之中,展夫人一直在人群中,此时走上前来一巴掌摔在苏心心脸上:“不要脸的东西,自己下作,四处勾搭,还攀扯我儿子?也不照照镜子,你配吗?”

柳海萍看着苏心心头上的发夹都被打掉了,脸也肿了半边,立马上来护住她,说:“展夫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心心和才俊两情相悦,你怎么能全怪我们心心?再说如今我们心心也是苏家的女儿,你就这么不把我们苏家放在眼里?”

“苏家女儿?柳海萍,你不会以为养女和亲生女儿一样吧?一个下作东西生的下作玩意,还想攀上我儿子?我们家才俊是展家独子,公司继承人,她是个什么东西?想拿她替念念?她也配?”展夫人挑了挑眉,瞪了一眼展才俊:“还两情相悦?才俊,你自己说,你跟她是两情相悦吗?”

“我,我……”展才俊看了一眼地上的苏心心虽然心疼的不行,可也被展夫人那一眼瞪着清醒了,别看她看似撒泼其实比谁都通透,拿苏心心换苏念念亏本亏大了。于是立马往后跳了两步,离苏心心老远说:“谁跟她两厢情愿,我心里只有念念一个!刚才,刚才……是她拖着我去的,是她勾我的,我只是一直没把持住。”

说完,又深情的看着苏念念:“念念,对不起,是我一时糊涂,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没等苏念念开口,苏心心不可思议的看了展才俊一眼:“才俊哥哥,你……”

这酥酥麻麻的声音让展才俊打了个激灵,扯着脖子喊道:“不许再勾我,我爱的只有念念。”

“够了,都别吵了!是都嫌不够丢脸吗?”今日越家族老都在,冷眼旁边了这么久,脸已经阴得厉害,眼见越闹越凶,越老二猛地起身。

接着又拿过话筒说道:“今天给诸位添麻烦了,家里有事情要处理,大家先散了吧……”

宾客陆陆续续的离开,可嘴里的啧啧怪笑和议论一直没有停息,苏家今晚的事看来要在津城豪门圈传一阵了。

越老二其实早就想疏散宾客,可一想到苏念念在苏家居然受到这种委屈,随性就由得他们去了,而且苏念念也没有阻止的意思,让他们丢丢脸也好。

展才俊一家嫌丢人混在宾客里一起走了,顾书明虽然已经上了族谱算苏家的养子,可和苏弘毅他们关系不算亲近,也跟着一道走了。

“弘毅,你们的家事自己处理,我们几个也先走了!”越老二带着其他越家族老也准备离开。

苏弘毅黑着脸没作声,自打他娶了越白这三十年,从没这么丢人过。

苏心心上族谱的事,眼见就这么滑过去了。

柳海萍顿时急了,忙拉了一把苏弘毅:“老苏,心心的事……”

苏弘毅今天丢了大了,眼下让苏心心进苏家实在说不过去,只低声说了一句:“以后再说,我不会亏了心心。”

“老苏,老苏,不行啊……”柳海萍带雨梨花的说着:“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苏家要是不认心心,心心往后哪还有活路,出去不得被唾沫淹死?老苏,这些年我没求过你什么,我就求你这一件事,不能不管心心啊。”

苏弘毅听了这话,心中又是一动,确实今天认下苏心心丢了大脸,可如果不认下苏心心,以后整个津城没人瞧得起苏心心,苏心心的人生或许就要因为这件事跌入谷底。

孰轻孰重?苏弘毅有一丝犹豫。

柳海萍跟了他这么多年,哪会不知道他想往后缩,把心一横说道:“老苏,这些年我可帮你干了不少你不愿意干的事,你就念在我这些年的苦劳上,帮帮我们心心。”

苏弘毅眯了眯眼,她虽然说得含蓄,但实则就是说他不认苏心心,就把他这些年做得事抖落出去。

苏弘毅吃了个哑巴亏,又不能发作,只能拦住越家族老的去路:“几位叔伯,稍等一等,心心的名字还没记在族谱上……”

“爸,她干出这种事,还要记在我妈名字?”苏念念佯装不可思议的说道。

“弘毅!她还没进苏家,就勾搭念念的男朋友,让念念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真成了苏家二小姐,这个家还有念念呆得地方?”越老二看了一眼苏念念应和道。

苏弘毅还想再说点什么。

越老二扫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这些年把公司交给你打理,是看在你照顾越白,照顾一双儿女的份上。弘毅,别真当我们越家人都死光了,由得你们欺负。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苏心心不可能记在越白名下。”

苏弘毅吃了教训又理亏,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任由越家族老离开。

柳海萍看他没力度,又使劲朝苏文杰打眼色,偏自打出事他就没出过声,这会就是装没看见。

越家族老走了,苏心心不可能再记在越白名下。

不过柳海萍不死心,今天她是势必让女儿进苏家,又抱着苏弘毅哭了很久,说什么都不让放弃苏心心。

最终‘苏心心’的名字,只记在了苏家族谱上,是苏家的女儿,却跟越家毫无关系。

记名时也没有长辈,只是苏弘毅胡乱写了几笔。

夜归沉静,烟火照样绽放,这一世,所有人的心情都不一样!

……

第二天,有下人在储藏间发现昏睡的刘大,立刻把人抬到了柳海萍面前,因为监控被苏念念删除了,刘大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被一个女人打晕了,只胡乱说苏念念有帮手。

柳海萍倒是深信不疑,因为她后来检查过,苏心心后枕骨上也有被击打的痕迹,一看就是被打晕,才会毫无知觉的被人拍了下来。她可不相信苏念念有那么好的伸手,能一个人打晕才俊和心心。

当下就拖着苏心心去了大哥柳海城家哭诉,这些年她在苏家混得风生水起,可少不了大哥的帮忙。

“海萍来了?快里面坐。”大嫂李花梅笑着迎了上去。

“大嫂,我和大哥说点正事,你也听不懂,去沏壶茶吧!”柳海萍颐指气使说道。

李花梅脸色僵了僵,自打柳海萍傍上苏弘毅就瞧不起她是乡下来的,从来不把她这个大嫂放在眼里,要不是柳海城如今在苏越集团靠得是柳海萍的关系,早就把她扫地出门了,虽然生了一肚子闷气,还是赔笑说:“海萍说的是,你们兄妹先聊着,我去给你们沏茶。”

李花梅转身去了厨房,柳海萍皱着眉嫌弃‘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坐在沙发上抹眼泪:“大哥,这日子没法过了,苏念念那个死丫头欺人太甚。”

哭完,又细细把昨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柳海城听完皱了皱眉,思考片刻说道:“你也别着急,心心现在也算是进了苏家了,昨天出那么大的事,苏弘毅还肯让心心进门,就说明他心里还有你们母女。”

“那怎么能一样?别看大家捧着苏家,其实谁不知道苏家的东西都是越家给的,没有越家的承认能有什么用?”柳海萍叹了一口气。

“你呀,还是眼界窄!越家人自己承不承认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觉得越家承认了,能借越家的名号动用越家的人脉。”柳海城啧了一声。

“大哥,你什么意思?”柳海萍眼神亮了亮,她就知道大哥肯定比他有主意。

“算算日子又快到了惠同村三年一次祭祖的牙宴了吧?”柳海城眯着眼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