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18章 病历

第18章 病历


“惠同村那是苏念念外公的老家,就是个破村子,文杰嫌住不惯一次没去过。老苏倒是带着苏念念去了一两次,但他们祭祖的牙宴尽是越家那边的人,人人都捧着苏念念,老苏都得靠边站,每次回来还嚷嚷吃不好住不好,老苏后来都不去了。我们去有什么意思?”柳海萍撇了撇嘴,没想到大哥就出了这么个主意。

“说你见识少你还不承认。”柳海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以为惠同村就是个破村子?我告诉你,别看惠同村是个杂姓村,心齐得很,都是异性兄弟!越老头那辈出了几个能人,大家互相拉扯,如今半个村都是津城乃至全国举足轻重的人物。那帮老头子讲究所以才弄了个三年一次的祭祖牙宴。”

“真的假的?我可没听老苏说过……”柳海萍半信半疑的问。

“齐家、鹤家、明家……”柳海城压低了声音。

“什么?他们都是惠同村的?明家也是?”柳海萍抿嘴惊呼了一声。

“别大惊小怪,就这事苏弘毅知道的都未必有我全,看来这越家还是防着他,”柳海城有一丝得意,喝了一口茶说道。

“是是是,还是大哥厉害!要是我们心心能参加牙宴,得到这些人的认可,到时候越家不光得承认我们心心的地位,说不准还得巴结着我们。”柳海萍听得两眼放光,恨不得现在就插上翅膀去惠同村。

“你知道大哥做什么都是为你考虑就好。”柳海城咳了一声:“海萍,我们是一家人,文杰出息就不说了,心心有我这个当舅舅的帮衬也差不了。我现在担心的就是我们家水月……”

柳海萍听了这话,神色变得有些傲慢,说是亲兄妹,可她不过是让帮着出个主意,就得找她要好处,这些年要不是她,柳海城怎么可能混成苏越集团的副总之一,这柳家还是靠她,靠她的儿女。

想到这柳海萍腰杆子硬了硬,说道:“水月是我外甥女,我不帮她谁帮她?说吧,水月碰到什么事了?”

柳水月是柳海城的女儿,如今正在混娱乐圈。

柳海城笑了笑说道:“你也知道,水月现在刚有点名气,正是得一鼓作气的时候,听说有部大剧正在选角,想进组有点困难,看看能不能走一走带资进组的门路……”

“大哥,你也知道苏越集团不碰娱乐圈,也没投过剧,这事我还得回去跟老苏商量商量……”柳海萍打了哈欠:“这天也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苏家现在是一刻都离不开我。”

“行行行,我就等你消息了。”柳海城笑了笑,起身送她出门。

柳海萍回了苏家,使劲浑身解数说服苏弘毅带着苏心心去参加一个月后惠同村祭祖的牙宴。

——

与此同时微博热搜‘苏家二小姐与展家少爷限制级表演’登上头条。

言战坐在书桌前滑动着手机,目光却落在照片远处的一个身影上。

照片上的苏念念看不清眉眼,只不过婴儿肥依旧很明显。

她在苏家被欺负了?

“大钊!”言战低声唤了一声。

助手大钊,就是跟金福宝买包子的中年男人推门而入,毕恭毕敬问道:“战爷,有什么吩咐?”

“挑几件礼物,送到苏家去。”言战淡淡的说道。

“苏家?苏家和我们没什么合作呀?”大钊一头雾水。

“嗯?”言战挑了挑眉。

大钊被唬了一跳,憋了一肚子好奇,不过这些年操练的很好,拿捏着分寸问:“送什么礼物呢?是商务些?还是送长辈的?”

“挑些女孩子喜欢的!”言战应了一句。

大钊没敢再问,正出门时碰见来看言战的老妈言夫人,两人在转角嘀嘀咕咕好一阵。

言夫人一声惊呼:“什么?他要送女孩子礼物?”

妈耶!养了这么多年的棒槌终于开窍了?

言夫人兴致勃勃的冲了进去:“儿子!你看上谁啦?我要抱孙子了?”

言战看着老妈风风火火得冲了进去,忍不住揉了揉眉心,把手机定格在苏念念的照片上推了过去:“小丫头受欺负了,给她撑撑腰!”

“小丫头?她是……”言夫人惊呼一声。

言战点点头。

“啧,那得多送几样!”言夫人义正言辞说道,接着又转向助理:“哼,敢欺负她!大钊,苏家跟我们最近有什么合作吗?”

“回夫人,苏家最近用我们的船运了一批阿拉斯加帝王蟹。”大钊回道。

“统统丢到海里去!”

“是,夫人……”

——

此时,苏念念带着顾书明和一堆记者浩浩荡荡来到青城山疗养院,要带走越白的血液样本和历史病历。

院长是苏弘毅的人,越白的病例是疗养院最高级别保密文件,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让他们带走。

可顾书明的医术总比一个疗养院强,院长进退两难只能给苏弘毅打电话:“苏总,您看,大小姐和顾院长带着那么多记者说要帮苏夫人看病,要夫人的血液样本和病历。这……要不,您过来一趟拿个主意?”

“你把电话给大小姐!”苏弘毅沉着脸说。

苏念念刚接过电话,苏弘毅的怒吼就从电话那头传来:“苏念念,你又搞什么鬼?”

苏念念不在意的揉了揉耳朵,把电话调成视频外放,得体的说道:“爸爸,我带顾哥哥来看妈妈呢,顾哥哥的医术这么好,多一个人参详,妈妈的病也能好的更快对不对?”

苏念念话音刚落,一堆记者围上来,把话筒怼在手机听筒上,还有不少摄像头正在拍摄手机屏幕,各个都等着苏弘毅的回答。

苏弘毅的脸如黑底锅一般。

“爸爸,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想顾哥哥给妈妈看病吗?你不想妈妈快点好起来?爸爸,你是不是根本不爱妈妈?”苏念念无辜的灵魂三连问。

苏弘毅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巴掌拍在苏念念脸上。他知道如果现在说错一个字,明天的头条他又得露大脸了。还没等他思忖好如何回答,那些记着已经隔着屏幕发问。

“苏总,顾院长的医术在华国首屈一指,您为什么不让他给苏夫人问诊?是信不过顾院长,还是另有顾虑?”

“苏总,您和苏夫人的恩爱难道真是假的?这些年您一直在作秀?您不希望苏夫人好起来?”

“苏总,您是不是一直图谋越家的家产?听说你早就金屋藏娇了。”

“怎么会呢,我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越白赶紧好起来,这个家离不开越白啊!”苏弘毅忍着气赔笑,接着又佯装和善的对苏念念说:“念念,书明医术那么好,他能帮你妈妈看病,爸爸高兴还来不及。爸爸只是生气你没提前跟爸爸说一声,没提前安排一下,你妈妈现在身体不好,这么兴师动众再影响她养病怎么办?”

苏弘毅想把话头引到苏念念不懂事上,只不过这种八卦显然不能满足诸位记者的心,这话仿佛扔进海里一般没溅起一丝水花。

反倒是苏念念抓住了机会,继续追问:“爸爸这么说,是同意顾哥哥带走妈妈的血液样本和病历了?”

一时所有的目光又聚集在屏幕上,盯着苏弘毅在那头一阵发毛。

这些年就是因为越白牢牢控制在他的手里,越家那帮老不死的才会听他的话,最近苏念念越不越听话,让他感觉他快控制不住越白了,他不想自己的威严动摇,不想把东西给苏念念,但这么多的记者……

苏弘毅叹了一口气,转念一想,他控制着越白的病情,可不是靠那些瓶瓶罐罐的药品,病例里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给了她也没什么,倒是能趁机向越家表明自己觉得没动手脚,是真心实意对越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