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19章 消渴症

第19章 消渴症


“爸爸当然同意!”苏弘毅挤出一丝笑容,接着又让苏念念把电话给了院长:“你赶紧把夫人的病历都交给大小姐,不能有一点遗漏,知道吗?”

“是是是!”疗养院院长紧忙擦汗回答,心说苏弘毅真是个老狐狸,这么大的事硬缩在电话后头指挥,他博了个好名声,反倒显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不过苏弘毅发了话,接下来速度快了许多,一摞病历摆在了苏念念和顾书明面前,顾书明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打包带走。

帮越白采集血样时,她依旧在沉睡,顾书明的动作极轻,生怕惊扰了她。

苏念念站在一旁,看着清瘦的母亲,眼里又泛起一丝雾气。

“念念,母亲一定会好起来的。”顾书明站在一旁轻声的哄她:“你要是不放心,我们就把母亲接到中康医院去。”

苏念念摇了摇头:“苏弘毅扣着我妈,就是扣着越家,他会害怕舆论交出病历,却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妈,现在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再者越家也不是糊涂蛋,将我妈交到他手里总有什么原因,我妈病情没查清楚之前,不能冒进。”

顾书明听了她的话,眼神里闪过一丝欣慰,小时候苏念念和他亲近,可后来听了柳海萍那些人的教唆,把他当成洪水猛兽,他曾经不只一次的提醒过她那些人有问题,可惜苏念念一个字都不肯听。

他除了不痛不痒找点苏文杰的麻烦,其他什么都做不了。最近苏念念忽然想通了,不只苏弘毅不再是那个可敬的父亲,更发誓要守护外公留下来的东西,保护越白。

他自然愿意在她身后保驾护航,更何况如今他是越白的养子——师出有名,他是个孤儿,曾经无数次的期盼越白能是他的妈妈,苏念念全了他的梦。

苏念念和顾书明惦记越白的病情,在疗养院没呆多久就带着血样和病历回了中康医院。

刚一进医院,不少人有人上前打招呼。

“顾院长……”

“顾院长……”

顾书明绅士礼貌的一一回应,脚步却一刻不停的往化验室走去。

带他们走的远了,有两个小护士在他们身后偷偷议论。

“我听说苏家收了顾院长当养子,我们以后是不是得叫苏院长了?”

“嘘,你小点声,别乱说!我可听说了,顾院长的认亲仪式上可说了认的是苏夫人不是苏总。苏总是沾了苏夫人的光,说白了苏总就是白捡个儿子,还想让顾院长跟他姓?怎么可能?”

“啊?那以后我们还是叫顾院长?”

“对啊,认亲之后就有人试探过,人家顾院长说了,一切照旧即可。什么年代了,还讲究那老一套。”

“咦!可是我听说苏家认的养女,如今可改姓苏了呢。”

回话的小护士撇了撇嘴:“她?看见有钱人就不知道怎么巴结得东西,能和我们顾院长相提并论?”

……

苏念念和顾书明到了化验室,顾书明马不停蹄的把越白的血样放进各种仪器,接着便一刻不停的翻看病历,苏念念在一旁守着。

三天后,越白的化验结果终于出来了。

“怎么样?”苏念念忙问。

顾书明把化验单推到苏念念面前让她自己看并说道:“念念,其实你比我更有天赋,小时候在惠同村长辈教我认草药,你每次都比我学的快,如果你学到现在造诣肯定在我之上。”

苏念念低头看向病历没有作声,她小时候学过医的事上一世倒是没被什么人阻止过,只不过是自己兴趣不大后来懒得学了,医书倒是囫囵看了几本,勉强看得懂报告和病历。

苏念念看了好一会才皱着眉问:“消渴症?”

“症状很相似,但不能确诊。西医现在把糖尿病称作消渴症,其实不尽然,只是有很多症状相似而已,消渴的病症更复杂,更难医治。”顾书明没有明说消渴症是不治之症。

苏念念反而直接说:“我可我听说消渴症少则三年多则五年,可妈妈的病已经十多年了……”

顾书明面色变得凝重起来:“我一直以为母亲的病,是苏叔叔……但是,你看这些病例和处方,虽然是以西药为主,不如中药养人,但都对症下药,用量也很精准。虽然没有根治可确实有疗效,或许我们错怪苏叔叔了……”

错怪?怎么可能?她可清楚的记得上一世母亲诡异的死在疗养院,孤零零身边没有一个人。

“费心救治,不过是时机未到而已!不榨干我妈最后一毛线,他怎么舍得我妈死。”苏念念冷笑一声接着说:“苏弘毅或许这些年花了心思钓着我妈的命,可即便如此消渴症也拖不了这么多年。”

“对,所以我无法确诊。”顾书明点头。

苏念念忽然想到越家的女儿都不长寿,沉吟片刻问:“会不会和遗传有关系?”

“遗传?这到是个新思路!”顾书明眼神亮了亮:“我需要更多的样本。”

“我的可以吗?”苏念念说。

顾书明忙采集了血样,不过还是说道:“估计用处不大,如果真的和遗传有关系,你现在没有发病,基本检查不出什么,最好找老一辈问问。”

越白在越家格外受宠,主要是越老爷子的几个亲兄弟生的都是儿子,这唯一的女儿就成了眼珠子。越家在津城的几位族老知道未必全面。想到这,苏念念说道:“下个月就是惠同村三年一次的祭祖牙宴,我倒时候回去一趟。”

两人又聊了一会,苏念念准备离开,离开时忽然对顾书明说:“找几本医书我看看?”

顾书明听了这话,神色又一是一动,苏念念终于肯学了,他相信只要苏念念想学没有学不会的,忙起身从书柜上拿出几本书。

苏念念随手翻了翻,里面写满了笔记,笑着说:“夺人所好了。”

“医院都是你的,几本书算什么?”顾书明也是一笑。

“嘘……我走了!”苏念念眨眨眼,摆手走出化验室。

中康医院的院长叫做少康,少康取之古越国始祖之名,少康既越,越既少康……

——

苏念念走到门口,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连帽的卫衣,脚下是一双休闲篮球鞋,冰冷的眉眼多了一些柔软。

苏念念看见他,欢快的招手:“审判长,我们又见面啦!”

言战寻声望去,看见她笑弯了的眼睛,嘴角微微动了动,淡淡应了一声:“嗯。”

“你来看病?”苏念念凑了上去说。

“帮家里老人拿药。”言战应了一声,津城人人都知道战爷几亿美金的生意未必露面,但言家老爷子每日用药却都是亲力亲为。

“啧!”苏念念似乎想起什么,接着又说:“就是那位爱吃包子的老人?哎,老人家年纪大了,包子油腻吃多了不容易消化,你当小辈的就该管管呀,少吃点包子就能少点药。”

“……”言战嘴角几不可查的抽了抽。

苏念念没有察觉,继续自顾自说着:“你吃早饭了没?”

言战出门是其实已经吃过了,可还是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没有……”

“走,带你吃早餐去!我知道这边有家早餐店特别棒。”

……

苏念念口中的早餐店离医院不远,言战没开车,两个人一路走了过去。

等看清苏念念口中的早餐店,言战张了张嘴没说出话。

这是早餐店?统共一个摊子,两张露天的桌子,吃个早饭还得拼桌。

她对早餐店究竟有什么误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