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22章 招财猫

第22章 招财猫


小护士马不停蹄的跑回医院,立刻召集了不少人爆料刚刚得来的八卦。等高若曦走进医院时,看向她的目光都多了些嘲讽。

然而就在此时,常年不露面的少康院长,忽然群发了一封邮件,大意是告诫各位工作人员多注意专业素质的提升,少一些盲目攀比,尤其是注意言行举止,别给医院抹黑。

医院的工作人员基本都没见过少康院长,也没人知道少康院长是否懂医术,但人人都知道是少康院长牵头研发的几款特效药。

医院工作的人都知道研发一款新药,尤其是特效药不只需要投入庞大的人力物力,单是十年如一日没有回报的研究,就足以让人望而止步。华国最大的几家制药公司都没信心做这种漫长又无望的研发,但是少康院长做到了。

少康院长在这些医护人员的心目中就宛如传说中的神话人物,可想而知忽如其来的邮件又引发了新一轮的讨论。

“你们说,少康院长为什么发这种邮件呢?不会是谁干了什么给医院丢脸的事吧?”几个小护士聚在一起讨论。

一个脑子转得快点小护士,忽然说道:“会不会是因为高若曦?她刚才干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啧,就很丢脸。”

“不会吧?她干的事少康院长怎么会知道?”

“我们又没见过少康院长,或许他老人家喜欢‘微服出巡’,正巧看见了呢?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偏偏这个时候发邮件?唔……说不准少康院长现在就在医院,都赶紧干活去,影响年底考核就完蛋了……”

随着话音小护士一哄而散,格外认真的工作起来,只是人人都离高若曦远远的,仿佛她是坨臭狗屎谁沾上就会倒霉一样。

高若曦气得躲在卫生间里偷偷哭了一场,她才不相信少康院长会知道刚才的事,肯定都是巧合,这全都怪苏念念。

她用冷水擦了一把脸,拿出手机给柳海萍打了个电话:“表舅妈……”

她知道柳海萍和苏弘毅的关系,这一声‘表舅妈’叫得驾轻就熟……

——

苏念念走到街角时,言战刚放下电话,仿佛一直专注于电话,对刚才的一切毫不知悉。

这种事苏念念也不愿意多说,只是跟他打了个招呼:“审判长,我先走啦。”

“我送你……”言战下意识脱口而出,说完觉得有些唐突。

苏念念没想那么多,随口问道:“你开车了?”

言战确实开车了,但是早餐摊离得近没取车,但是现在他有点恼火,因为他今天开了一辆玛莎拉蒂,当然和高若曦租的不是一个等级。就,很碍眼,不想开!

“没有!”言战义正言辞说道。

苏念念想起上次在越公子时他坐了一辆迈巴赫,不过他在游轮上班认识的人很复杂,估计是哪个客人借给他的吧。哎,他们这类人普通代步车看不上,豪车又不是轻易能买起的,就很难……

苏念念不愿意戳破他,大手一挥:“走,坐公交去!”

言战的眼角又抽了,刚才她过来时弯腰捡了个什么东西,那会没注意现在猛然想起仿佛是个钢镚——钢镚?公交?

苏家苛待得这么过分?穷成这样了?

言战觉得‘实惠又值钱’的礼物,还得再加一加码。

怀揣着这个问题,两个人上了公交,因为过了早高峰公交上人不多,两个人坐在最后一排,城市风光缓慢的在他们面前闪过。

苏念念显得兴致很浓:“我特地坐得203路,这辆公交会路过老城的育德小学,我的母校呢!”

言战没有作声,看向她的目光变的十分委婉,总觉得苏念念那种兴致想是在掩饰什么。

不行,礼物还得加码!

苏家住的是别墅区,公交站离家里还有一段距离,两个人在路上慢慢走着,苏念念有那么一瞬间,如果有个男朋友一直这么岁月静好下去,也挺不错。

到苏家大门时,两个人简单说了几句就准备互相告别,苏念念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审判长,见了好几次,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还没想起来我是谁?”言战挑眉一笑。

苏念念忽然觉得凉飕飕的,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似乎小时候也有过,但是想不起来在哪。

忽然,一片叶子落在苏念念的肩头,言战伸手拂去她身上的落叶,沉默了好一会,声音带了些沙哑:“苏念念,好好想想……”

不知道为什么苏念念觉得他神眼了多了些说不清楚的东西,让她莫名有些窒息,胡乱的应着:“哦哦,嗯……”

言战握着她不让她后退,一手从她的包里拿出她的电话,轻易解开她的密码,输入一串号码。

“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密码?”苏念念惊呼。

“等你想起我是谁,我就告诉你!”言战卖了个关子:“记好我的电话,不许再忘!”

说完,言战转身离开。

苏念念站在原地楞了好一会,这人到底是谁啊?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手机密码?不行,回去得换密码了,太不保险了!

——

苏念念走进大门,一个身影拿着手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来人正是苏心心,她刚才回家的时候正好看见苏念念和言战举止亲昵的站在一起。

哼!说她不正经,苏念念自己不还是勾三搭四,看见好看的男人就走不动路,她可把一切都拍下来了,总得要她好看。

想到这,苏心心把照片保存好,跟着走进苏家。

——

苏念念刚一进门,就看见一座一人高的招财猫十分诡异的杵在客厅正中。

为什么说诡异呢?主要是那招财猫浑身金闪闪,一看就是纯金的,估摸还是实心的。

“爸,你的品味现在这么一言难尽吗?”虽然苏念念如今不愿意和苏弘毅说话,可看见这么个东西,还是没忍住调侃了一句。

“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怎么招惹战爷了?”苏弘毅脸暴跳如雷的吼道。

“战爷?怎么又是他?”苏念念眼里闪过一丝狐疑,想起早上那一排布加迪车队,这个人究竟是打哪冒出来的?

“不认识,没见过!”虽然有疑惑,苏念念还是回了一句。

“不认识?那人家怎么指明把礼物送给你?还特地说你是自家人?”苏弘毅依旧在怒吼,他没好意思说,刚才战爷派来的人还明里暗里的敲打了他半个小时,让他不准苛待苏念念。他不敢向战爷的人发火,只能向苏念念发火。

苏念念对他的暴怒不以为意,听说礼物是送给她的,忽然觉得这个一言难尽的礼物变得可爱起来,瞧瞧,纯金,实心的,少说一百多斤,现在金价四百多一克,这么大一坨金子少说两千万,而且金子最容易出手又不贬值,就很实惠啊!

瞬间她给这位不认识的战爷盖了个‘好人’的戳,兴致勃勃研究起怎么把这个一百多斤的重物搬到自己房间去。

“妈,这个战爷是谁啊?”苏心心和苏念念前后脚回来的,刚才发生的尽收眼底,她凑到柳海萍身边小声的问。

“言家现任家主,华国起码一半的海运生意都在言家手里。”柳海萍正在看苏弘毅和苏念念的动静,随手应了一句。

“海运可是最赚钱的生意,华国一半的海运生意,那岂不是掐着经济命脉?战爷岂不是很有钱?”苏心心惊呼一声,猛然想到刚才在门口的男人,忙说:“妈,我刚才看见苏念念在门口和一个很好看的男人说话,那不会就是战爷吧?”

苏心心掏出手机把刚才拍下的照片给了柳海萍看,心中有点遗憾,刚才怎么没上去搭句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