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26章 给战爷的

第26章 给战爷的


“麻烦二位重新出示一下邀请函。”门童依旧是客气的语调,但大门却被他堵得死死的。

“你什么意思?刚才不是已经查过了吗?”高若曦喊了一声。

“十分抱歉,刚才负责人的话,二位也听见了,我们也是为了客人的隐私着想。”门童说道。

高若曦还想理论,柳水月拉了她一把说:“赶紧给他,查完赶紧进去。”今天就够丢人的,在这么拖下去万一有狗仔队拍到她在门口进不去更丢人。

高若曦明白她的意思,不甘不愿把邀请函给了门童。

门童笑容不减,不过查了邀请函又要查她们身份证,核准是否本人,查来查去没什么可查,又说要跟明公子核对宾客名单一溜烟人没了,只剩下保安堵在门口,不让她们进去。

柳水月就怕在门口久了被人拍到,偏偏小门童把她们凉了一个多小时才放她们进去,还是那副商业化笑容说:“二位请进,祝二位玩得愉快!”

——

她们被凉在门口吹冷风的时候,苏念念正坐在张虎的办公室悠哉喝着茶叙旧。

“大小姐,你妈妈身体现在怎么?有没有什么用的上我的地方。”越白的身体不好的事人人,张虎关心的问道。

“还是老样子,现在有顾哥哥帮忙,会起来的。张叔,你别叫我大小姐了,怪生分的,还是叫我念念吧。”苏念念露出甜甜一笑。

“哎,念念,你有信心不放弃就好!”张虎应了一声,感叹道:“要是没有老爷子说不准我现在就是个跑滴滴的,可惜老爷子走的早,念念,你有什么事千万别瞒着,我们这帮老伙计拼了命都会帮你。”

“张叔,你这话就严重了。”苏念念一笑:“不过我今天来云端会所,还真有事,我要找个人?”

“那还不容易,找谁?”张虎一笑。

“战爷!”苏念念淡淡吐出两个字。

张虎脸色变了变,想问又没问,还是吞吞吐吐的回答:“战爷今晚在云鼎包间……”

云端会所的包间也是有等级的,云鼎是最豪华的包间。

苏念念闻言点了点头,转身往云鼎的方向走去。

等她走得远了,张虎思考了片刻,招来两个保安:“战爷可不是好惹的,你们偷偷盯着点,有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我……”

——

云端会所不愧是津城最高端的会所,装修奢华精致就不必说,另有烟雾缭绕仿若仙境。

苏念念找服务生问了好几次,才堪堪找对方向。

到包间门口时,却又看见高若曦和柳水月,也许刚才丢脸丢够了这两人倒是没再找麻烦,只是瞪了她一眼,进了对面的包间。

苏念念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包间名,是云雾包间。云端会所以云字命名的只有两个包间,最豪华的是她要找战爷的云鼎,略逊一筹的就是云雾,其他都是普通的数字。

苏念念正想让守在门口的保镖喊一下战爷,云鼎包间的门忽然从里面推开。

一男一女走了出来,女的金发碧眼一身名牌,她站在门口给了男人一个热烈的拥抱才转身离开。

苏念念看清男人的长相,惊呼了一声:“审判长?”

接着看向金发美女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啧!果然保利加仑号邮轮的顾客都很有钱,居然能带起服务生来这种地方,哎,听说金发美女要求都很高,也不知道审判长抗不抗得住。

想到这,她忽然有那么点莫名的不舒服。

“苏念念,你怎么会在这?”言战看见他皱了皱眉。

苏念念这才回过神:“哦哦哦,我找人!”

“找谁?”

“战爷!”苏念念回道。

言战听了她的话,心情忽然舒畅了许多:“他不在。”

一直站在门口的保镖,看了他一眼,一言难尽……

“那算了……”苏念念有点失落,看来自己消息有误,白跑一趟。

“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替你告诉他。”言战的眼角又弯了弯。

“你认识战爷?”苏念念看了他一眼,恍然大悟:“差点忘了,你在保利加仑游轮上班,他就是你老板,你认识也很正常。”

说完,她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个檀木的小盒子,交到他手上说:“替我把这个给战爷,顺便替我转告一句话‘来而不往非礼也’。”

虽然不知道战爷为什么会帮她,但是送了那么大的礼,她不可能不声不吭就收了,这次虽然没见到人,但同在津城总会有其他机会探探底,不过这些没必要和审判长说。

言战看着小盒子把玩了一会,刚想打开,苏念念忽然一把捂住。

她的小手搭在他的大手上,掌心格外柔软。

苏念念脸红了红,缩回手,咳了一声说:“这是给战爷的!”

这意思就不是给他的,他不能看!

言战挑了挑眉,没作声,不看就不看,反正他有的是时间看,可刚要把盒子放进口袋里。

苏念念忽然有点不放心,旁敲侧击的问:“战爷不在,有没有什么跟他比较亲近的人?”

说完,她感觉他的眼刀子凉飕飕刮在她的脸上,立马描补:“我没有信不过你的意思,只不过我知道你是个服务生,能看见你们老板的机会也不多,还是找个经常能看见他的人给他更方便一点,你说对吧?”

言战的脸黑了黑。

就在此时包间的门又从里面打开了,那人刚要说话,站在一旁装死的保镖疯狂打眼色。

来人手扶着门,尴尬一笑,想着是走出去呢?还是缩回去呢?

“他是战爷助理,你给他吧!”言战凉凉的说道。

来人脸上的神色更加变化莫测,他就是想出来透口气,什么情况?

“咦,这不是上次跟金福宝买包子的男人吗?他是战爷的助理?”苏念念狐疑道。

大钊看了一眼言战,没看出什么机锋,只能琢磨着从口袋里掏出名片,讪笑着点头。

苏念念接过名片,仔细确认了一遍,把小盒子交给了大钊,又把刚才的话让大钊转告战爷。

大钊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需要被转告的战爷,啧!这是又玩什么新奇的路子吗,他要不要告诉言夫人呢?

“记住,这是给战爷的!不许看!”言战凉飕飕的嘱咐。

大钊连连点头,逃似的跑了。

等他走的远了,苏念念往言战身边凑了凑,神秘兮兮说:“小伙子,居然和战爷的助理关系搞的这么好,啧,就很懂套路,你很快就会抓住你老板的心!”

“……”言战。

“……”保镖。

礼送到了,苏念念就准备回去了。

言战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脱口而出:“来都来了,不如坐坐?”

苏念念脚步顿了顿,都说云端会所是个销金窟,她还没见过呢,看看也好。

言战看着她跃跃欲试的小眼神,忽然又点后悔,皱着眉说:“这里不好,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完,不等苏念念回答,拉着她的手腕就走了。

就在两人离开的时候,对面云雾包间的门也忽然开了,一个男人依在门口抽烟,目光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多了一丝玩味,尤其是打量苏念念的神色变得放肆……

——

云端会所观星台,平常不对客人开放,但是言战带着诉苏念念一路过来,却没收到任何阻止。

观星台上,支着最先进的望远镜,会所嘈杂热闹的音乐被隔绝开来,不只能看见夜空繁星点缀,还能俯揽整个津城的夜景。

“好美!”苏念念感叹一声。

言战站在她的身侧,看着她的眼睛没有一丝杂念,这才是他记忆中的苏念念,单纯干净。

两个人就这么站了好久。

言战忽然轻声说:“想不想看星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