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32章 脱离父女关系

第32章 脱离父女关系


“这事是我们念念不对,你那边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尽量满足。”柳海萍忙起身赔笑。

苏弘毅被这件事气得不清,见人家找上来门更是压不住火,朝着苏念念怒吼一声:“畜生,人家都找上门了,还不过来道歉。”

苏念念的事上了热搜,越家族老都知道了,也自觉理亏,看这苏念念的眼神难免有一丝失望。

尤其是话语权最重的越老三也叹了口气:“哎,这次是念念莽撞了。”

唯有苏念念老神在在的坐着,还顺便给越家族老剥了几个橙子。

柳水月看她这幅满不在乎的样子就生气:“苏念念,你还想硬到时候?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还不道歉吗?”

“算了,苏大小姐既然不愿意道歉,我们也不强人所难,丹琪,我们走,我还真不信现在这个社会没有王法了。”流沙说着起身要走。

柳海萍唱戏唱全套,立马上去拦着:“流先生,你别走,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老苏,你快说句话啊……”

“她闯祸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是她爸?现在出了事让我擦屁股?我不管!”苏弘毅哼了一声。

接着又看向越家几位族老,上回收养女的事这几个老头子可让他吃了大亏,他一直怀恨在心。

“几位叔伯,念念大了,也不听我的,她的事你们做主吧!”苏弘毅说道,这次就让她们替苏念念丢这个人。

越家几位族老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会不明白的他的意思。

越老三叹了一口气,对流沙说:“流先生想怎么解决?”

“那就看几位是想公了还是想私了了。”流沙露出笑容,顿了顿卖了个关子:“这公了嘛,我们丹琪被打成轻伤,是要坐牢的,苏大小姐大好年华,应该不想在监狱里渡过吧……”

“私了呢?”越老三又问。

“这私了嘛,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自然少不了……”流沙说到这又顿了顿。

接着,他看向苏念念:“让苏大小姐开记者招待会公开向我们丹琪道歉,还有……我想知道苏大小姐这么嚣张,是苏家给你的底气吗?”

“这件事是她自己干的,跟我们苏家没有关系!”苏弘毅一听这话,立马跳出来解释。

“这样最好,既然如此苏总就公开发表声明和苏念念脱离父女关系,她和苏家再无瓜葛吧!不然苏大小姐有苏家撑腰,我们丹琪不过是一个小艺人,圈里知道她得罪了苏家谁还跟她合作,我们丹琪的前途怎么办?还有万一苏大小姐利用苏家报复丹琪,我们丹琪怕连活路都没有了。”说完,流沙冷笑的看着苏念念。

苏弘毅听了这话皱着眉没作声,柳海萍终于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倒是付丹琪拉了拉流沙:“流沙哥,这样太过分了……”

“闭嘴,你的事公司会为你安排。”流沙瞪了她一眼。

付丹琪吓得闭了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不想这么诬陷苏念念,可是她不顺着流沙,公司会搞死她。

“流先生,这个惩罚对念念来说还有没有缓和的余地?赔偿金方面我们可以商量,给你们一个满意的数字。”越老三开口。

“看看,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已经拿钱压人了。她要是不和苏家脱离关系,还不知道怎么报复我们呢。”流沙撇了撇嘴:“你们如果不和苏念念脱离关系,那就让她等这坐牢吧!坐牢还是改名换姓,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流沙拉着付丹琪起身往外走,还扔下一句:“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明天我要看到你们的诚意!”

“畜生,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女儿?就知道往家里招祸,这回捅出大篓子了吧?我看你怎么收场。”苏弘毅气得摔了一个花瓶。

越家几位族老也是连连叹气不知如何是好。

性格耿直的越老四,急得跳脚:“念念肯定不能坐牢,苏家也不能不管她啊,你们快想想办法啊!大不了我们那个什么破元气少女经济公司拼了,搞死他们,看他们还怎么欺负我们念念……”

“老四,这件事我们理亏!现在什么社会了?哪那么容易打压一家公司?”越老三揉着眉心,仿佛一下老子几岁。

苏念念看着几位爷爷为她着急上火,心中有愧,忙上前安抚:“几位爷爷,你们别着急,这件事我自有办法。”

“念念,一个姑娘家,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得靠家里?”柳海萍适时的出来,她怎么可能让苏念念有机会开口。

忙安抚越家族老坐在沙发上,又把苏弘毅拉了过来。仿佛和事老一般。

“老苏,念念是你亲生的女儿,哪能说不管就不管,你呀也别说气话。”柳海萍笑着说道:“我这倒是有个想法,这首先嘛,我们念念是肯定不能坐牢的,这件事只能私了……不知道几位族老同意我这个说法吗?”

“你接着说。”越老三看了她一眼。

“这私了嘛,那位流先生说的话乍听起来很过分,其实也就那回身,脱离父女关系声明,说白了不就一张纸吗?亲父女打断骨头连着筋,就算发了又怎么样?私下里念念还是我们苏家的人,该怎么对念念,还怎么对念念。”

柳海萍说道这,又接着说道:“我们现在把念念送出国,不只能避避风头,还能镀一层金,过两年回来,谁还记得今天事,照样是我们苏家的大小姐,说不好这还是我们念念的一次机缘呢。你们说对吧?”

越家族老听了这话陷入沉默,有一丝意动。

柳海萍又加了一把火:“老苏,你说,既然是发了断绝父女声明,你就不认念念了吗?”

“那到不会……”苏弘毅沉吟了片刻,越白还没死,苏念念手里还有不少好东西,他怎么舍得脱离父女关系,让她带着东西远走高飞?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柳海萍眯着眼问大家。

越家族老没出声,算是默认……

看着他们默认,柳海萍差点笑出声,苏念念出去容易,回来可就难了。

从此以后苏家就是她们母女的天下……

想到这她又看了一眼苏念念,离开苏家也得刮她一层皮下来:“不过,念念手里还有5%的苏越集团股份,天眼查能看见股东信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抓着不放……”

“这有什么?把她的股份转到我名下就是了,本来就是苏家的东西,她凭什么带走?”苏弘毅满不在乎说道,能收回公司股份,他何乐而不为。

柳海萍看越家族老变了脸色,怕事情有变,立马说道:“老苏,你说话就是直!好好的话到你嘴里就变了味。”

说完,她给几位族老的杯子里添了点茶又说:“老苏的意思是,念念一个人在国外,带着那么多股份,万一被谁骗走,那可就是公司的损失了。他的意思啊,是他帮念念代持,改一下天眼查上的公示信息,明面上股东变更了,实际上股份还是念念的,每年的分红一分不上打到念念卡上。”

越家族老听了这话,神色缓和了些。

柳海萍又是一阵得意,呵!股份在苏念念名下,她都没拿到过一毛钱,更何况不在她名下了?

老不死的就是好骗。

看着大家都没有疑义,柳海萍继续说道:“念念,阿姨现在就帮你去收拾东西,联系国外的学校,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回来。”

看她唱完这么一大段戏,苏念念冷笑一声:“柳管家好大的架子,这么快就把事情安排的明明白白,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