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33章 视频

第33章 视频


“念念,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孩子气,真要是坐牢的话,你这辈子就完了,乖,听话,去国外避一避。”柳海萍笑着说,想摸苏念念的头,被她躲过了,也不觉得生气。

“是么?这件事不是我干的,我为什么要避?”苏念念挑眉看着她。

“什么?这件事不是念念干的?我就知道我们念念这么乖,怎么会干种事,是谁?谁诬陷我们念念?”越老三猛拍一下茶几。

他刚才有多难过,现在就有多生气。

“三叔,你听她胡说,她就是爱撒谎,死不认错!就不说有人亲眼看见,她要是没打付丹琪,人家今天上门找她干吗?总不至于全世界都想诬赖她一个吧?三叔,你们不能再惯着她了,她也该长长记性了。”苏弘毅撇着嘴满不在乎的说。

柳水月是柳海萍的侄女,和苏家常有来往,刚才流沙她们走的时候,她偷偷留了下来看戏,这是她给柳海萍打了个脸色。

柳海萍依旧满脸笑容说:“是啊,念念,凡是要讲证据,你把证据拿出来,谁要是污蔑你,我们苏家不会放过她。”说完,心中一阵得意,柳水月把视频都删了,她还能有什么证据。

苏念念死定了!

“念念,你自己说。”越老三扫了他们一眼,心中有股悲哀,无论这件事如何,念念在苏家过得到底是什么日子?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他们把念念留在苏家是不是做错了。

苏念念把玩着手里存着视频的手机,走到越家族老面前,说:“几位爷爷,这件事不是我干的,我不会选择私了,大不了警察局走一遭。”

“好好好,爷爷信你,念念放心,爷爷们一定会帮你找最好的律师查明真相。”越家几位族老回应。

“哪有什么真相?她就是死鸭子嘴犟,几位叔伯,你们别被她被骗了,回头大张旗鼓找律师,官司输了,别人可得说我们包庇这个小畜生。”苏弘毅再次皱着眉数落。

“哎,念念的性格真是越来越犟,以后可怎么办啊……”柳海萍也在旁边应和。

越家族老看了一眼苏弘毅,他怎么配当爹的?

不过苏弘毅这么言之凿凿,会不会这件事真是念念干的,她只是为了争口气,不愿意私了?

“念念,做事得慎重……”越家族老忧心忡忡的看着苏念念。

正当苏念念要开口时,付丹琪忽然冲了进来,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

一屋子的人目光都被她吸引过去了。

“苏大小姐,对不起,对不起……”付丹琪眼泪汪汪的对大家解释:“苏大小姐没有打过我,是她救我的,苏大小姐是好人……”

越家族老恍然大悟:“好啊,看来真有人诬陷我们念念,真当我们越家是死的了!你说是,谁打的你?你为什么要诬陷我们念念?把事情一五一十说清楚!”

付丹琪听了这话,偷偷抬眼看了一眼柳水月。

柳水月是柳海萍的侄女,跟苏家有来往,刚才一直没走躲在角落里看戏,没想她忽然又冲了,吓得她一个激灵:“你看我干什么?这件事跟我可没关系。”

“没关系?不是你和媒体说亲眼看见我们念念打人吗?怎么又没关系了?”越老三可不糊涂。

柳水月的心又‘咯噔’了一下,张合着嘴不敢说话。付丹琪这个死丫头,究竟是谁借她的胆子,她居然敢?

“是我!是我拜托柳小姐的,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会和别人解释清楚的,对不起,对不起……”付丹琪泪流满脸。

她实在不忍心污蔑苏念念,说出真相已经得罪了公司,她已经做好准备接受最坏的结果,可是如果再得罪一个柳水月,她真的承担不起。

“没想到小小年纪居然这么恶毒,水月,你是不是被她蒙蔽了?”柳海萍捅了一下柳水月让她赶紧把自己摘出来。

付丹琪忽然冲出来,把苏念念赶出苏家的计划不攻自破,柳海萍现在恨得在滴血,不过她的情商很高,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这次不成还有下次,重要是保全自己。

“是是是,是她跟我说念念打她的,我也是看她可怜……”柳水月连忙点头,又转向苏念念:“念念,对不起啊,我被她蒙蔽了,我给你道歉。”只要付丹琪不供出她,就没有别的证据,付丹琪放着好路不走,就让她自己一个抗好了。

苏念念没搭理她,而是把付丹琪扶了起来,说:“你先回去吧,我送你。”

——

苏念念把付丹琪送到门口。

“苏大小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原谅我不能说出实情,我真的得罪不起柳水月。”付丹琪站在门口还一个劲的道歉。

苏念念却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你们公司会趁机跟你解约吧?你要赔很多钱吧?做这个决定很艰难吧?”

付丹琪猛地抬头看着她,眼圈又一次红了:“得五百万吧,不过没关系,我以后打工攒钱慢慢还,总有还完的一天……”

苏念念想了想,从口袋掏出一张名片:“这是风来影业副总萧澜的名片,风来正在筹备一部新剧,你可以去找她。”

付丹琪拿着名片,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风来编剧工作室是神话一般的存在,这次他们成立影业筹备新剧,所用的本子自然是三年磨一剑最好的本子,整个圈子都对这部剧很看好,人人都想挤进这个剧组。

她以前还有点流量的时候,也不过是个女团成员,根本就没拍过戏,没想苏念念把这样一个机会给她了。

“苏大小姐,我……”付丹琪有些不知所措。

“我只是给你一个试镜的机会,至于能不能加入剧组还要靠你自己努力。”苏念念淡淡的说:“我知道底层艺人活得有多艰辛,你不来我能理解你;但是你来了……很好……”

付丹琪吸了吸鼻子,轻轻的说:“苏大小姐,你真的是好人,谢谢你……”

——

苏念念转身回家的时候,柳水月还坐在那洗地。

“柳水月,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没有证据?”苏念念看着她眯了眯眼。

柳水月猛地抬手,打了个哆嗦,难不成她有证据?不,不可能,监控已经删了,她不可能有证据。

“念念,你在说什么呢……”柳水月强挤出这句话。

苏念念看了她一眼,拿出手机接入笔记本,把屏幕对准众人。

她之前一直没有拿出视频,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付丹琪,如果她拿出了视频,就证实了付丹琪在说谎,她不想牵连一个无辜的人。

如今付丹琪站了出来,有勇气人站出来承认自己的错误,这样很好。

柳水月,就承受她该承担的吧。

高清的视屏,记录下柳水月每一幕丑恶的嘴脸。柳树月站在原地瑟瑟发抖,不知道如何是好。

为什么视频被恢复了?怎么办?怎么办?这个视频被曝光她就全完了。

“姑……”柳水月颤抖着向柳海萍求救。

柳海萍瞪了一眼没有作声,这孩子还是岁数小,办事一点都不稳住,视频这么重要的事,有没有删干净都搞不清楚。

“好啊,真是好啊!”越老三盯着视频一声冷笑:“好一出贼喊捉贼!我们念念差点就被冤死了!”

说完,又冷哼了一声:“不是要我们念念开记者招待会道歉吗?老四,现在就去联系记者明早开发布会,让大家好好看看视频。”

“三爷,不要,我知道错了!”柳水月急匆匆拉着越老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