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34章 谁是受益者

第34章 谁是受益者


“三叔,水月这次是一时糊涂了,她是个公众人物,视频要曝光她的前途就全完了,三叔,您抬抬手,原谅她这一次吧……”柳海萍忙上前帮着劝,柳水月到底是她的亲侄女,而且前途很好是她的助力,不能白白牺牲了。

“她诬陷我们念念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们念念的前途?现在让我们原谅她?做梦!”越老三冷哼了一声。

接着又转向苏念念,有点泪眼婆娑:“念念,这次是几个爷爷不好,我们应该相信你的,哎,我们对不住你,差点就让你被人害了……”

“三爷爷,我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你别太难过。”苏念念上前安抚。

他们越是和睦,看向柳水月的目光越是愤怒。

“老苏,你快说句话啊……”柳海萍拽了一把苏弘毅,小声说。

“几位叔伯,水月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平时很乖的,这次出了这种事,肯定是那个付丹琪把她惹急了,哼,那个女人一会说念念打她,一会又把水月牵扯出来,一看就是个心机深重的女表子。几位叔伯,千万不能因为那种女表子伤了我们一家的和气啊。”苏弘毅站了出来。

越家族老看着他又是一阵心凉,先不说付丹琪如何,只说他一个几十岁的人说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的姑娘就让人不齿。

“够了!苏弘毅!你真当我们是聋子瞎子吗?念念说这件事不是她做的,你听进去一个字了吗?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你还在睁眼说瞎话,把脏水泼给一个无辜的人。你这样还配管理公司?还配当一个父亲吗?”越老三一声怒吼。

“这……这怎么能怪我?这都怪苏念念,你们看看她,进门连一声‘爸’都没喊过,她这么目无尊长谁能信她的话?”苏弘毅还是不觉得自己有错,只不过迫于越家族老的地位没敢大吵,只能小声的嘟囔。

越老三被气都胸口一阵绞痛,要不是被苏念念扶着,险些一口气上不来。

“我和你这种糊涂人说不通!总之,我们念念不会蒙受不白之冤,柳水月干得事她自己承担。”越老三喘着大气说。

越老四性子本来就耿直,这会立马接话:“放心,三哥,我现在就去联系记者。”

柳水月吓得双腿一软,要不是被柳海萍扶着差点跌在地上:“姑,我不能被曝光,姑,你帮帮我,帮帮我……”

柳海萍看着她的脸一阵心疼,索性把心一横,扶着柳水月站起来说:“几位叔伯,你们不能曝光水月,水月完了,苏越集团就完了。”

“呸,我们公司什么时候轮到她左右了?”越老四呸了她们一口。

“四叔如今不在公司任职不知道情有可原,三叔应该知道,水月最近和公司签了合同,是公司的品牌代言人,她的丑事被曝光,公司的品牌形象也会一落千丈。”柳海萍说道。

越老三听了这话没作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三叔、四叔,你们也知道,我们水月现在流量很不错,自从给公司做代言,公司销量可提升了不少,如今公司的微博每天都会发一条和水月相关的微博,打造的可是‘青春玉女’人设,她的丑闻被暴了出去,不只公司会被黑的惨,销量也会一落千丈吧。”柳海萍说到这有些得意。

她又看了一眼越老三,说:“我听老苏说,公司正在谈新一轮的融资,出了这样的事,还会有人投资吗?”

越老三抿着嘴没作声,明星代言人历来就是把双刃剑,代言人的行为举止一向斗鱼品牌好坏挂钩,他一直不同意选明星做代言,尤其是柳水月这种三流明星,只不过他们背着他偷偷签了合同,等他知道的时候木已成舟了。

他原本想着柳水月也是个年轻小辈,折腾不出什么大的风浪,没想出了这种事。

难道这是真的要让念念吃哑巴亏?

“柳管家,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情帮柳水月洗地呢?你就不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吗?”苏念念忽然挑起一抹笑容。

“念念说什么呢?我知道我帮着水月你不高兴,可我也是为了公司打算。”柳海萍挽了挽头发,心里缺莫名有一种慌张。

“是么?那我们就来理一理这件事。”苏念念扫了一眼柳海萍这帮人。

顿了顿接着说道:“柳水月打人在先,结果付丹琪的公司却帮脏水泼在了我身上,为什么呢?只有一种可能,柳水月害怕自己被曝光,先一步和付丹琪的公司达成协议。”

苏念念又看了一眼柳水月说道:“对于柳水月来说,她最重要的目的是保护自己,她跟付丹琪的公司达成了协议,转移了大家的视线,这件事就跟她没关系了。对于付丹琪的公司来说,他们拿了柳水月的好处,苏家也免不了给一笔不少的赔偿,本来皆大欢喜的事,何必找上门来逼我和苏家断绝关系?肯定是有人借他们的手,把我逼出苏家。”

“那……我和苏家断绝关系,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苏念念说完,环视了一遍四周,最终落在柳海萍身上:“柳管家,你说呢?”

“你,你别乱说……”柳海萍脸上露出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就镇定了,苏念念说的都是猜测,只要柳水月不供出她,她咬死不认就是了,姑侄一心能拿她怎么办?她飞快想柳水月打了个眼色。

苏念念见状,轻蔑的笑了一声:“柳水月,虽说曝光你会对公司有很大的影响,但是公司开了这么多年,这点风浪不是抗不住,只要真挚的向公众道歉,低迷一阵依旧能起来,可你就不一样了,娱乐圈有多残酷不用我说,没有人会接受一个有劣迹的演员。”

说完,苏念念顿了顿:“柳水月,你说我和你也没太深的仇怨,你的前途如何跟我也没什么关系!谁要害我,我就找谁……你说,是你要逼苏家和断绝关系吗?”

柳水月打了个激灵,苏念念的话意思很明显,她对曝不曝光自己跟本不在乎,她在乎的是柳海萍……

柳水月盘算一番,猛地抽出被柳海萍牵着的手:“不是我,是姑姑,是姑姑让我这么干的,是姑姑让我们买通付丹琪的公司,提出让念念和苏家断绝关系,和我没关系,我是被逼的,我不敢不听姑姑的话。”

“水月,你疯了吗?”柳海萍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她居然出卖自己。

“我没疯,就是你,一切都是你指使我的!”柳水月别过头去。

柳海萍气得直哆嗦,这就是自己疼了这么多年的好侄女。

柳海萍擦了一把眼泪:“水月,是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为了自己居然污蔑我,几位叔伯,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管不了了。”

“越家爷爷,你们别信她,我有证据!”柳水月尖叫了一声,拿出手机,说:“我姑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录音了!越家爷爷,我是被逼的,你们原谅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面对铁一般的证据,柳海萍低下了头,她是万万没想到,柳水月居然还藏了这么一手。

“够了,真是好一出大戏!”越老三哆嗦着说:“苏弘毅,你和姓柳的那点事,真以为我们不知道?我们平时懒得管,是看在你一个大男人照顾越白照顾念念也不容易。万万没想到啊,你居然纵容她们这么欺负我们念念!”

一直没有说话的越老二也不甘示弱:“苏弘毅,今天的事必须给一个说法,不然我们越家跟你们没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