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40章 她是顾北鱼

第40章 她是顾北鱼


“稳住,别这么大惊小怪!”苏念念笑着说。

“稳?这怎么稳得住?你知不知道这是Euy的包包啊,天,我要飞起了,你快掐我一把,我不是在做梦吧。”萧澜又一阵惊呼。

苏念念作为送礼的人,还是客气了两句:“就是一个包,没什么,没什么。”

“没什么?这怎么会是没什么?念念你不会不知道Euy代表着什么吧?”萧澜还是那副没见识的样子。

苏念念撇了撇嘴,莫名有种不好意思,挠着头说:“不就是个独立设计师吗,也还好吧。”

“你可小点声吧,被人听见笑死你,Euy那是一般的独立设计师吗?那是神!你知不知道她是全球最顶尖的奢品包包设计师?人家是个人品牌,Euy奢品店全球只有一家,在m国的顶级富人区,只接待全球顶级富豪、政商名流和皇室贵族,y国女王都得提前一个月预约,普通人连进店的资格都没有。爱某仕在她面前都不敢说自己是奢侈品。”萧澜说了这么多,似乎还不足以表达自己的震惊。

接着又说:“以前Euy每年会拿出一个包包,面向无法进店的会员拍卖,你知道的最贵一个拍了多少钱吗?三千万,美金啊,是美金!可惜这两年Euy没出新作品。她在全球起码几亿的粉丝,知名的应援会就有十几个!”

“天啊,念念你真的太棒了!我有生之年居然能摸到Euy设计的包包,原谅我必须发朋友圈,啊啊啊,我今晚要睡不着了。”萧澜恨不得现在扑上来亲她一口。

苏念念尴尬的笑笑,莫名有点心虚,不晓得有一天萧澜知道真相会不会踢刀来砍她……

这顿饭苏念念持续听着萧澜不断的膜拜Euy中,尴尬了一次又一次,忍不住想提醒她,要不把Euy反过来拼一下试试?yue……

或许是越开心胃口越好,好几千一份的和牛足足吃了六份。苏念念有一丝幽怨,她是怎么做到干吃不胖的呢?

哎,前一阵苏念念卖力减肥,这一阵钱妈做饭太好吃,又有点反弹了……

“对了,你什么是时候去惠同村?还有十几天风来影业第一部剧《坤宁枕》试镜,你会来吗?”吃饱喝足萧澜终于放下筷子闲聊。

上一世风来的第一部也是《坤宁枕》是一部大型清廷古装剧,当时萧澜为了这部剧就连礼仪指导请的都是中国古代史教授,光培训演员清宫礼仪就足足花了大半年,可惜最后却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整个剧组经费不够拍了一半拍不下去,因此掏空了这些年风来的整个家底。

不光如此当时不知道哪方面又出了问题,拍了一半的片子泄露出去,被人恶意剪辑成一部大烂片发在了一些非主流视频平台上,并且刻意点出是风来的第一部剧,点击足足好几亿,全网都是一片骂声

《坤宁枕》成了明明没有正式上线,却拥有豆瓣评分的片子,而且评分才1.9——历史最低。

萧澜为了挽回损失和名誉,又做了几部剧,可惜太心急了,都是反响平平,风来因此一蹶不振。

这一世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她要知道当时剧组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后天我就去惠同存,呆不了几天,试镜我一定赶回来。”苏念念郑重的说道。

说完正事,两人闲聊了几句,苏念念准备买单离开。

正去结账时,一个女孩风风火火走了进来把苏念念撞了个趔趄,连包里的东西都散落了一地。

那撞人的女孩看着苏念念先是没动,等把她上下打量了一遍发现她打扮不俗之后,才不情不愿的说了声‘对不起’,可丝毫没有帮她捡东西的意思。

现在这个社会势利眼的人太多了,苏念念倒是没当回事,只是看清那女孩长相向时,轻轻地‘咦’了一声。

——

“念念,想什么呢?怎么买个单花了这么长时间?”萧澜看着买单回来有些失神的苏念念问道。

苏念念霉头微皱:“刚才碰见个人,有点眼熟。”

“谁啊?”萧澜有些好奇。

苏念念四周看了一圈,发现刚才撞到她的女孩,现在正巧坐在了她们斜对面的位置,于是压低了声音说:“喏,就她……”

萧澜顺势看了过去:“哦,是她啊。我还当谁呢。”

“你认识?”

萧澜撇了撇嘴:“念念,你好歹是风来的娱乐圈,适当关心一下娱乐圈吧。她叫顾北鱼,最近‘火’的很呢。”

“哦?”苏念念挑了挑眉。

“她呀,在几个叫不出来名字的网大里露过脸来,说的好听呢叫演员,说句不好听呢,叫做野模。前一阵跟圈里一个大佬,被人家老婆抓了现行,闹得阵仗不小啊。”萧澜叹了口气:“其实她外形条件不错,就是不走正路,可惜了。”

苏念念听完默了默,上一世她见过这个女人,据说有一阵和苏弘毅走得比较近,只不过柳海萍闹腾的厉害,这个女孩不知道怎么被毁容了,最后不了了之。

这一世,柳海萍已经被改出了苏家,不知道她和苏弘毅会怎么样。

隐约还记得她和苏弘毅认识是在一年之后,要不要帮他们一把呢?

想到这苏念念忽然挑起一抹笑,抬头看向萧澜:“你爸的画廊最近没什么好东西吗?”

萧澜的老爸是开画廊的,在津城也算小有名气,只不过她很少对外提,除了亲近的人没什么人知道。

“好像新进了几幅不错的,具体没太注意,你知道我不太关注他的事。”萧澜回应了一句。

“那应该会搞画展吧?”苏念念的眼角更弯了。

“念念,你什么意思?”萧澜有一丝疑惑。

“帮我给苏弘毅和那个顾北鱼送份邀请函吧。”

萧澜点了点头,原本还想八卦一下,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是苏念念的家事,还是没有多问。

离开时,苏念念路过顾北鱼,心中笑意更浓了。

这一世发生了这么多改变,顾北鱼和柳海萍念究竟会鹿死谁手呢?

——

苏念念回到家,开始整理回惠同存的行李。

柳水月却气得在家砸东西,原因无他,《迷雾深渊》那部剧新增的角色就是她,那部剧的资方是个搞房地产的,她哄了死老头好久才搞到这个角色,没想到就这么黄了。

“苏念念,又是苏念念,怎么走到哪都是她?她怎么不去死?”柳水月把一屋子的摆设砸地稀巴烂。

“你在家里发什么疯?”柳海城不满的说道。

“爸,那个苏念念太欺负人了。”柳水月两眼通红,把苏念念替风来收回剧本的事的说了一遍。

柳海城听了这话沉默了片刻,半晌才说:“苏念念能做风来工作室的主?她和风来工作室的主?”

“那谁知道,那个越老头子人脉那么广,肯定是老头子死前介绍给她的。”柳水月不满的嘀咕了一句。

“好了,你也别闹了,打人视频的事刚过去,你消停些,《迷雾深渊》就是个小成本片子,你演不演都没什么。你还是把精力放在风来那部《坤宁枕》上,家里拖了不少关系才走通副导演关系,你姑也没少出力。”柳海城劝了劝。

原来柳水月一直心心念念带资进组的大制作,就是风来影业的《坤宁枕》。

柳水月不甘的尖叫:“那我就这么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