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48章 二位老爷子

第48章 二位老爷子


祖孙几个热热闹闹聊了好一会,鹤老爷子凑了过来神神秘秘的问:“念念,找男朋友没有?”

还没等苏念念说完,齐老爷子立马来了精神:“鹤老头,你是不是想把你孙子介绍给念念?哼,做梦!念念要考虑也是考虑我孙子。”

说完,齐老爷子又凑到苏念念跟前:“念念,齐爷爷跟你说,我的孙子长得可帅了,介绍给你怎么样?”

“他孙子长得就跟小白脸似的,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念念,你还是考虑考虑我孙子。”鹤老爷子不甘示弱。

“齐爷爷、鹤爷爷,我……”苏念念被说得脸通红。

言战一直站在远处没有说话,听见他们的话,忽地冷了脸,走到了苏念念身后半步的地方,以一个微妙的姿势看着他们:“二位老爷子,许久不见,精神不错?”

两位老爷子看着言战站在苏念念的身后仿佛一个保护她的臂弯,忍不住都是一阵惊咳。

“咳,言胖啊……你也来了……”齐老爷子笑着打了个招呼,脸上的表情却不太情愿。

“言胖也长大了哈……”鹤老爷子跟着一起敷衍。

说完,两位老爷子眼观鼻鼻观心,假装看不见他,哼!这个臭小子,从小到大都是冷冰冰的,一点不讨人喜欢,更不讨人喜欢了。

瞬时气氛略显尴尬,言战倒是丝毫不介意,依旧老神站在苏念念身后。

苏念念察觉出异样,推了言战一把:“福字还没贴完呢,你快去帮忙。”

言战挑了挑眉,不情不愿的走了两步。可猛地停了脚步,看着两位老爷子:“二位要把孙子介绍给念念?”

“没有……”

“怎么会……”

两位老爷子连忙否认。

言战这才挑起一抹笑,似乎想到什么,伸手柔了柔苏念念的头,这才离开。

苏念念整理着被他弄乱的头发,嚷嚷:“这人怎么奇奇怪怪的!”

“咳咳咳……”两位老爷子痛心疾首,差点咳出一串血,好好一朵花怎么就被他给拱了呢?

两人看着苏念念的目光透露出无尽的惋惜。

不过很快这两个老顽童,为了争苏念念坐在谁身边,就忘了这一茬事。

村长进来的时候,苏念念一脸无奈坐在中间,二位老爷子一人牵着她一只手坐在旁边。

村长眼角抽了抽,不过很快恢复如常,说道:“鹤老,刚听说你摔了一跤,没什么事吧?”

“没事!”鹤老爷子在外人面前还是很庄重的。

说完,似乎又想到什么,接着说:“李扬,你如今是村长了,不光得管好村子里的杂事,也得鼓励大家把小辈的品德教育抓一抓!虽然小辈们回来的时候少了,但根始终在村里,不管走到哪我们惠同村的人都得是堂堂正正。”

李扬就是如今的村长,他比鹤老爷子小了一个辈分,受教是应该的,只是实在没听明报:“鹤老,您这话什么意思?您有什么事就直说。”

“没什么事,我说这话,你记在心里就是了。”鹤老没有多说。

苏念念听了这话,心里也泛起一阵疑惑,这几位老爷子内里虽然都是老顽童,但实质上持重得很,肯定是有人冲撞了鹤老爷子。

就在此时,苏心心也赶到了祠堂,刚一进门就听见村长口口声声喊着‘鹤老’和刚刚那一番对话。

她猛地抬头看去,却发现村长口中的鹤老居然就是她在村口碰见的老头。

天!那个皱皱巴巴的老头,怎么会是鹤老?

这太不可思议了!

苏心心站在咬着站在原地进退两难,早知道死老头就是鹤老爷子她肯定不会说那番话,现在该怎么办?

不过她恼归恼,可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对,反而觉得鹤老爷子就不该穿的破破烂烂。

苏念念看见她站在门口那表情丰富多彩,心中一声冷笑,顿时明白肯定是她没有识破鹤老爷子的身份,口无遮拦冲撞了鹤老爷子。

鹤老爷子没有点破此事,是出于天然长辈对小辈的维护,既然如此苏念念也不会说破。

不过苏心心要是想自己作死她就管不着了……

此时鹤老爷子也看见了苏心心,看她尴尬的站在那,有点不落忍,刚才短暂的接触让他觉得这个女孩太过势利眼不走正路。不过谁不是从年轻过来的?年轻人犯了错,他们这些做长者的就得交好他们,让他们走正路。

“闺女,过来这边坐。”鹤老爷子像苏心心招了招手,不过脸上可没有像看见苏念念时的开心与雀跃,深情只是淡淡的。

不过这一个招呼对于苏心心来说足够了,她连忙跑了过去。

看着苏念念坐在两位老爷子中间特别亲近,苏心心特别不服,一下挤开了苏念念,坐在鹤老爷子旁边。

“鹤爷爷,对不起,我……”苏心心最会楚楚可怜这一套,现在这会已经红了眼眶。

齐老爷子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眉头微皱。鹤老爷子看她的模样,也是一声叹息,这么快的变脸本领,哎,这孩子真的是太歪了。

“以后别这样了……”鹤老爷子叹了一口气。

这话似乎给了苏心心鼓励,她的眼神一下就亮了,立马拉着鹤老爷子说个不停,几句话下来已经把自己的身份说得清清楚楚。明明这几天都没和苏念念说过话,可看见二位老爷子和她亲近,特旗牵起她的手。

“姐姐,我看见两位爷爷就觉得特别亲近,可惜我不像姐姐从小就能和两位爷爷亲近,姐姐,你给说些两位爷爷的故事吧,我觉得两位爷爷年轻时候,肯定特别棒。”苏心心的话语甜腻腻的,明明是和苏念念说话,偏偏看着两位老爷子一脸崇拜。

“苏心心,我从未承认过你是我妹妹,还有惠同村是越家,是我外公,是我妈的老家,你一个记在苏弘毅名下养女,这里和你没有一点关系。”苏念念冷声说。

“姐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来惠同村就是想了解你生活过的地方,想多和姐姐亲近一些……”说着,苏心心就开始抹眼泪。

甚至可怜楚楚看着二位老爷子:“二位爷爷,你们帮我和姐姐说说好话吧,不要让姐姐误会我了好不好……”

齐老爷子看了她一眼压根没作声,鹤老爷子初时不知道苏心心的身份,只想着是同村的小辈,希望能引导她走正路,可知道她是苏弘毅的养女后,懒得再动引导她的心思。

毕竟越家的事他们也听说了不少,惠同村的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护短!

因此鹤老爷子也假装没听见,转过头去。

苏心心看没人回答,一时也有些尴尬,不过还是不依不饶的继续找话题:“两位爷爷,我在津城听说过您二位的事,听说鹤爷爷的功勋章可以摆一墙呢,齐爷爷更是位高权重,我特别崇拜您二位呢……”

其实这鹤老爷子岁数最大,是打过仗的,一辈子都在拼杀。

如今岁数大了退了下来,但始终觉得男人就该如此,因此家中子侄们走的都是这条路,所以鹤家虽不经商,人脉和能量没人敢项背。

因此在鹤老爷子眼里除了战场上的敌人,普通人都是需要保护的,所以为人格外谦让,对小辈更是如此。

但齐老爷子又不同,他走的是实权路线,如今这个岁数还没退下来,再往上……

不过这两位老爷子听她提起这个话题,顿是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我累了,先回去歇了……”齐老爷子冷声开口。

鹤老爷子应和:“我也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