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50章 保命的东西

第50章 保命的东西


‘九爷爷’三个字让看门老头往后退了一步。

苏念念看着他的神情,知道自己没有猜错,接着说道:“您是孤儿不假,跟了我老外公几十年也不假!可您还是我外公的把兄弟,因为是孤儿,所以姓了越,按照岁数,行九,人称越九,我说得没错吧?九爷爷?”

老头抿了抿嘴没作声。

苏念念接续说:“越九,越氏集团的合伙人,越家的江山是您和外公一起打下来了。不只如此,您还有个外号‘越老狐’,智计如狐,这些年我外公走的每一步都少不了您的出谋划策,你对这些没兴趣,越氏稳定后就回村了。”

说到这,苏念念吸了吸鼻子:“苏弘毅是个什么人,或许能骗过我妈,但是我相信绝对骗不了外公,骗不了您!外公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安排。九爷爷,我求求您,您就告诉我吧,我要救我妈,我必须知道苏弘毅手里给我妈续命的东西。”

越九看着她一点一点还原出真相,错愕了一阵,最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老爷子后继有人了……”越就说道:“大小姐,你说的都对!老爷子把越白嫁给苏弘毅,确实是为了保住她的命,不然凭他,也配?不过,念念,能保住你妈命的这件东西谁都无法从苏弘毅手里夺走,不然这么多年,你当我们这些老头子是死人?”

“九爷爷,你告诉我,保命的东西是什么?”苏念念急切的问。

“大小姐,你别问了,我是不会说的!这件东西你知道了也改变不了现状,只能徒增伤感,甚至更受制于人。”越九的态度很坚决。

“九爷爷……”越九越是不说,苏念念越是着急,一时红了眼眶,眼睛里泛起一层雾气。她现在真的想不到这件东西会什么。

任凭苏念念怎么求,越九多余的一个字都不肯吐露。

“大小姐,我选择不说是因为这对你们母女才是最好的选择,利弊取舍,你该明白了……”越九又是一声叹息。

听了这话,苏念念猛地被点醒,越九这些人都把她和母亲当成眼珠子,他的态度这么坚决,只能说明以她得到这件东西也根本无力救母亲。

苏念念擦去眼眶的雾气,说:“是我糊涂了!九爷爷,我只求有一天时机到了,你会告诉我这件保命的东西是什么。”

“大小姐放心。”越九重重的点了点头,接着又慈爱的说:“既然回村了,就好好放松放松,什么烦恼,等离开这再说。”

“嗯……”苏念念应了一声,露出一丝苦笑。

就在此时,苏心心叽叽喳喳的声音也从外头传了进来,两人不愿意在多聊,苏念念起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越九看着她的背影,忽然想到什么,叫住她:“大小姐,苏二小姐是苏弘毅的女儿,您的妹妹吧?”

这件事没什么好瞒的,苏念念点了点头:“是!”

越老就忽然又变得有些欲言又止:“大小姐,听我一句劝,虽然她人不好,但还是能忍则忍吧……”

越九能成为外公的合作人,可不会是个菩萨心肠的老好人。

听了这话,苏念念泛起一丝狐疑:“难不成……苏心心也和保我妈命那件东西有关?”

越九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快,立马摆手:“没有,我就是胡乱说说。大小姐,快回去休息吧。”

苏念念没有再问,眼里的狐疑却更深了。

苏念念回了房间,心中有点乱,不停的告诫自己,这件事得慢慢查,不能乱了阵脚,适得其反,整理好思绪,苏念念索性睡了一会。

迷迷糊糊就听见楼下叮咣吵个不停,不知道苏心心又在作什么妖……

——

院子里,一架直升机盘旋在老宅上空,一个冷鲜食盒被缓缓放了下来。

苏心心接过食盒,一脸的兴奋。

此时柳海萍的电话追了过来:“心心,贝隆生蚝到了吧?”

“到了,到了,这贝隆生蚝可是全球最贵的生蚝了,难得的好东西!肯定能讨两位老爷子欢心。妈妈,你真是太棒了,居然能想用直升飞机送过来,不然我都没有珍贵的食材,哼,这个破地方就只有些普通的海鲜。”苏心心都快乐开花了。

“搞架直升飞机有什么难?还不是刷你爸的卡,主要还是我女儿能想到用贝隆生蚝做菜。”柳海萍也一阵得意:“心心,你明天好发挥,一定要赢过苏念念。”

“妈,你放心,我有这么好的东西,她拿什么跟我斗?”苏心心现在自信满满。

“嗯,我女儿是最棒的!”柳海萍说到这,想起什么又接了一句:“对了,心心,你爸最近联系你了吗?我这几天给他打电话总是不接。”

“哼,他把我扔在这就跑了,我可不知道他去哪了!妈,你别管他了,只要我得到两位老爷子的首肯,我们就能提出开高档餐厅的事,到时候我们在公司的地位就更稳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苏心心说道。

柳海萍转念一想也是,没在继续追问苏弘毅的事,母女两又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张武一直守在一边,听到电话里说的,立马迎上来献计:“二小姐,这牙宴虽然是公开场合,可参加的说到底就是还是村民,两位老爷子就是把您夸成一朵花,也传不到外面去……”

苏心心一听,确实有点道理,示意他说下去。

张武看说中她的心思,继续说到:“二小姐,等明天牙宴的时候二位老爷子称赞您的时候,我给您多找几个角度拍视频,保管把两位老爷子和您的脸都拍的清清楚楚。到时候我们剪辑一下,把牙宴说成具有历史承传的隆重宴会,能得第一是最高等的荣耀,然后发到某音上,砸点钱推广一下,保证火便全网。您看怎么样?”

“你这法子到是不错。”苏心心眼前一亮。

“您明天在穿的古韵一点,那就更显得您是绝世出尘,具有文化承传的美食传人,现在网友就吃这一套。”张武接着补充。

“嗯,就这么办,这件事办好了……你不就是想回城嘛……”苏心心扬起了头。

心中忍不住在幻想,自己仙气飘飘接受两位老爷子的夸赞,然后火便全网的模样。

——

第二天,苏念念一大早就去了祠堂的厨房,苏心心捧着她精致的冷鲜食盒进来时,苏念念正蹲在院子里清洗菌子。

苏心心看见那些菌子忍不住嘲笑:“瞧瞧你那东西,黑一块青一块跟发霉了一样?苏念念你就做这?苏念念,我劝你还是回去吧,别做了,丢人现眼……”

苏念念眼皮都没抬。

苏心心一拳打在棉花上,顿觉有些无趣,只哼了一声,捧着食盒小心翼翼走进厨房。

还不过一秒,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啊!”

那声音大的把苏念念都搞得莫名其妙。

不过很快,苏心心尖锐的声音,就给解惑了:“天!为什么这种土灶,这么大的锅?你们是在做猪食吗?”

牙宴上女娃们可以做一道菜,但只是为了好意头。这牙宴整村人都参加,少说几十桌,都是正经的酒菜,整村指望那一道菜,那可不得饿死。

所以这厨房里还有其他人。

很快就有人接了话:“村里都是土灶,就是大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