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52章 痒痒果

第52章 痒痒果


“真的很羡慕姐姐能有这么多朋友,我就不行了,你能陪我说说话吗?”

苏心心的声音更甜腻了,说话间还往前走了两步,故意歪了一下脚,‘啊’地一声往言战怀里倒去。

言战猛地起身,苏心心猛地摔倒在地,瞬时她心里那叫一个恨,臭直男,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即便如此,苏心心还是没放弃,伸出手,含泪说:“你能扶我一下吗?”

言战头也没回,大步走了。

“站住!”苏心心恼怒的喊了一声。

言战脚步顿了顿,回头冷眼看着她,眼里透露出一股肃杀。

苏心心打了哆嗦,可不甘心就这么放他离开,盘算着如何找个话题。

忽然间,目光落在旁边的一颗树上,树上结着红彤彤的果子,灵机一动,从地上爬起来说:“呀,这个果子很好看呢,我都没见过,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吗?”

言战眼神里忽然多了一丝玩味,轻飘飘的说着:“味道不错。”

“味道不错?可以吃?这种野果真的可以吃?”苏心心追问。

“你可以试试!”说完,言战大步走了,任由苏心心在身后娇滴滴的喊。

苏心心只能看着他远走,心里不甘又嫉妒,只能忘着树上的果子。

这玩意真能吃?

她从小到大还没吃过这种东西呢,不过看着红彤彤的苏心心忽然又点意动,思考了半天,小心翼翼摘下一颗,放在水里洗了好几遍,好奇地轻轻咬了一小口。

“呀,居然味道还不错,酸酸甜甜的,他没有骗我……”苏心心一声惊呼,小口把果子又吃了,心中暗自得意。

哼,这个果子味道酸甜又清新,还很独特,正好适合做她酸甜口的酱汁,搭配贝隆生蚝。

想到这,苏心心摘了一小盆,得意洋洋端去做菜了。

——

“你是故意的?”苏念念在厨房里见那一幕,忍不住笑着问言战。

言战正偷吃烤好的佛手青,挑了挑眉,没作声。

——

中午,牙宴。

苏念念端着坐好的菜来到酒席上。

“念念,快过来,坐这,坐这……”鹤老爷子向她招手。

“念念,做了什么好吃的,快拿过来……”齐老爷子干脆站了起来,看苏念念盘子里端的是什么。

苏念念只是笑笑,摆好菜坐在了两位老人身边。

两位老爷子看着菜激动极了,可还没等伸出筷子,苏心心也端着她的菜过来。

“二位爷爷,先尝尝我的吧,我这个是贝隆生蚝呢,空运过来的,相信二位爷爷一定会喜欢呢。”苏心心殷切的说着。

鹤老爷子本身就是个慈善的性格,虽然很想吃苏念念的菜,可听她这么一说,还是先伸向了她的菜。

齐老爷子见状,也跟着尝了尝。

苏心心此刻的心都在雀跃,哼,尝了她这么珍贵的东西,还能看得上苏念念的破烂菜吗?

哈,她迫不及待看两位老爷子嫌弃苏念念做的东西。

“两位爷爷,我做的怎么样?两位爷爷喜欢吗?”苏心心的眼里发着光。

鹤老爷子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色,还是勉励的说着:“还可以吧?可能我们老头子不太吃得来……”

“我做得不好吃吗?”苏心心露出一丝惊讶,她尝过了,明明很好吃,尤其是配上那不知名果子的酱汁。

齐老爷子扫了她一眼,不客气的说:“贝隆生蚝在生蚝里也算极品了,吃的就是鲜味!最好就是挤点柠檬汁,连醋都不需要配,直接做刺身!你做的这个番茄汁焖的?这么重的口味把鲜味全掩盖住了。既然如此何必浪费贝隆生蚝呢,弄点蛤蜊不就行了。”

齐老爷子说到这,顿了顿又说:“还有个番茄汁,你加了别的东西吧?味道奇奇怪怪的。”

听了这话苏心心如遭雷劈,两位老爷子根本不喜欢她做的菜,甚至还有点嫌弃,怎么会这样?

张武在另外的桌上举着摄像机,看到这一幕,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苏心心还想扳回一局,红着眼眶说:“我知道贝隆生蚝刺身好吃,可是我想让二位爷爷尝尝我的手艺……两位爷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再去做一道菜好不好……”

齐老爷子对她不耐烦到了极点,终于忍不住说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们老头子吃不起你做的东西。”

鹤老爷子最是老好人,忙打圆场:“别说了,吃菜,吃菜……”

说完,鹤老爷子夹了一块苏念念做的蜢子虾酱放进齐老爷子碗里。

齐老爷子吃完眼睛都亮了:“我在城里做梦都想吃这口,这虾酱绝了。”

“我也尝尝。”鹤老爷子见状,哪还顾得上苏心心,忙伸了筷子过去:“好吃,好吃!哎,不过这虾酱比念念以前做得差了点,不是念念亲手做的吧?”

“念念在津城怎么亲手做虾酱,今天的虾酱一吃就是念念独门配料,能吃到这就知足吧!你要是不吃,全给我。”齐老爷子一把将盘子端到了自己面前。

鹤老爷子怎么肯依,忙又去抢,桌上只见筷子不停的打架,至于那到海盐烤佛手青就更不用提了——根本吃得停不下来。

至于苏心心的难堪,全然没有人注意。

苏心心坐在位置上,越看越生气,恨不得把桌子给掀了,她完了,全完了。

她这次白来了。

苏心心的心头再滴血,浑身难受极了,渐渐得越来越坐不住。

“啊,痒,痒死我了!”苏心心的身上越来越痒,伸手胡乱的抓着,不小心拽在桌布上,桌上的菜撒了一地。

齐老爷子看着地下半盘佛手青一脸的惋惜,气得跺脚:“你个女娃子,不就是不喜欢你做的菜,至于让我们连饭都不吃上吗?”

鹤老爷子观察片刻,拽了一把齐老爷子:“好像真不对劲,快找医生。”

“痒死我了,痒死我了……”苏心心再地上不停的打滚,双手胡乱的挠着,身上脸上出现了一道道血痕。

这动静闹得不小,大家怕她挠得太狠了,连忙按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

这更是痒到了苏心心的骨子里。

“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

“别说了,快找医生。”

隔了好一会,村里的老医生被人扶了过来,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长出一口气说:“哎呦喂,这是碰了痒痒果了。”

痒痒果,是一种野果,果子外头有一层细细的绒毛,只要一碰就痒就钻心的痒,但是处理干净,吃起来却没问题,甚至味道不错。

就是刚才苏心心摘的果子。

“哎呦,这女娃这么憨,痒痒果也敢碰,这不是找罪受么?”

“可不,这可怎么办哟?这痒起来要命啊。”

鹤老爷子想起苏心心那锅贝隆生蚝的奇怪酱汁味,叹了口气,问医生:“有什么办法吗?”

“这又不算病能有什么办法,痒过劲就好了。”医生说道。

“救救我,我挺不住了,我要痒死了。”苏心心哭哭啼啼的喊着,几个大汉都快按不住了。

“盐水泡吧,解痒快。”医生叹了口气说。

听这么一说,大家七手八脚去弄盐水,几个婶子忙把苏心心按进盐水盆里。

“啊!”苏心心发出凄厉的叫声。

她身上本来就挠得全是伤口,这盐水里一泡,被受刑还难受。

苏心心无力的挂在水盆上,疼痛不停的蔓延,不过好在盐水确实解痒,她身上那钻心的痒意渐渐退去。

苏念念,一定是苏念念,是她跟那个合伙,他们故意害她。

苏心心的心里恨的要滴血,如果说以前她只是想要苏念念好看,她现在想要苏念念的命,只有她死了,自己才能好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