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59章 月老古玩珠宝行

第59章 月老古玩珠宝行


苏心心被柳海萍拖回了在市中心的租的平层。

一进门,苏心心就开始嚎啕大哭:“妈,你怎么能同意爸和我解除养父女关系?没了苏二小姐的名号,我还有什么?我这辈子全完了!妈,你怎么能这么害我?”

“傻姑娘,我怎么会害你?我做什么不是为了你?”柳海萍在一边哄着:“你爸现在正在气头上,我们这招叫做以退为进!”

“往哪退?我都不是苏家二小姐了。”苏心心的哭声更大了。

柳海萍正了声色接着说:“解除养父女关系?哪那么容易?养父女也涉及到财产的分配,需要交给律师起草最严谨的文件,一套套的流程走下来,起码得半个月!半个月足够我们做很多事了!”

“妈,你别骗我,我们还能做什么?”

“哼!你爸要和你解除关系不就是得罪了战爷怕赔钱吗?只要我们能帮他搞来钱,解决他现在的危机,他不只不会和你解除关系,反而会更看重你!”柳海萍笑了一声。

苏心心听了这话露出一丝疑惑:“搞钱?我们去哪搞钱?”

“展家!”柳海萍看着她疑惑的眼神,接着说:“只要你能嫁进展家,展家少不了给一笔丰厚的彩礼,有了这笔钱你爸自然能度过这次危机。而且你嫁进了展家成了继承人太太,你爸和你解除关系又怎么样?”

说到这,柳海萍顿了顿接着又说:“现在是趁着展家不知道你爸要和解除关系之前,把你和展才俊的事定下来。”

听了这话,苏心心更伤心:“妈,你是不是忘了展家都要向苏念念提亲了?”

“这些你就别管了,都交给妈妈!”柳海萍坚定的说着。

说完,她走进房间打开自己的首饰盒,看着里面的一件件珠宝,这都是她这些年费尽心思积攒下来的。

她依依不舍的仔细把每件都摸了一遍,最后把家里的下人叫了过来,咬着牙说:“把这些都拿去卖!”

——

接下来几天不只陆续有客户和苏家取消合作,而且苏家的公司现在最赚钱的就是连锁火锅,火锅在豪门眼里虽然谈不上多名贵,但其实苏家的火锅在行业中也算是高消费,主打的是进口和牛。

一盘和牛能卖上千块,即便是爱钱如苏弘毅为了保住招牌也从不敢在和牛上偷工减料,都是选用最上等的。

然而就在这几天谈好的供应商忽然之间提价,整整翻了一倍,如果交不上这笔钱公司明年一年都没有和牛可卖,这一下公司又出现上亿的缺口。

苏弘毅愁得头发都白了,天天坐在家里唉声叹气。

——

苏念念看着他心中冷笑,呵!想在短时间凑钱解决危机,只能是变卖东西了。

苏弘毅怕是做梦都想不到会有把从母亲那坑来的东西往出吐的一天吧?

不过这把火刚刚烧起来,她怎么能不添把柴呢?

变卖东西?

想到这,苏念念拎着包出门了……

——

津城古玩老街,月老珠宝古玩行。

苏念念走进店里,展柜上只零星摆着几件清末的瓷器字画和一些珠宝,都算不上太值钱。

这是珠宝古玩行的规矩,好东西不会摆在明面上,因为价贵易碎。内行人都知道想买好东西得上后头。

不过外头摆的东西也代表着这家店的实力,一般的店都是仿古工艺品,想这家月老古玩珠宝行外头摆着有年头的东西,店里实力可见一斑,说是整个津城的翘楚也不为过。

这家店的老板——月老,就更一般了,是华国首屈一指的鉴宝大师,收藏大家,不只华国博物院收来的宝贝得请月老掌眼,要是碰到重要古墓的发掘更得请月老亲自莅临指导。

华国所有考古系的院长级人物,更是以月老为尊,专业水平可见一斑。

以至于月老叫了一声好的东西,都算是国宝级的宝贝,多少达官显贵豪掷千金也想入手。

可惜这些年月老从未在公开场合露过面,没人知道长什么样。

只不过珠宝珠玩行原本就是个开张吃三年的地方,平时顾客不算多。

这会只有店里只有几个店员。

别家珠宝古玩行请的店员都是普通人,不过月老的店不同多少专业高材生都挤破头往里进,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见到月老得一两句指点。

如今店里的两个店员就都是华大考古系硕士实习生。

他们看见苏念念颇有兴致的看着展柜的里的东西,便觉得她是外行,只是不冷不热的招呼:“这位小姐,看点什么?”

苏念念没作声,只是忽然间店里的经理从监控看见前面的情况,急匆匆跑了出来。

规规矩矩系上西服的扣子,鞠了个躬:“月……”

刚说一个字,似乎想到什么立马把话吞了回去:“苏大小姐!”

苏念念微微点了点头,径自绕过柜台往里走。

这位胡大见状更是小心翼翼跟在后面,小声的恭维着:“苏大小姐,您慢点,注意脚下!”

说来月老古玩行的经理叫做胡大,帮月老经营这家店,也算是月老的半个徒弟,在业内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两个店员看见这么毕恭毕敬连连称奇,等他们走进后屋,忍不住聚在一起嘟囔。

“天!胡经理今天吃错药了?以前低于一个亿的生意他从来不亲自接待吧?”

“或许刚才那女的有来头吧?”

“胡经理什么样的大人物没见过?言家,战爷的生意我们也做过,胡经理也没这样啊!刚才,你看了吧,他居然给那女的鞠躬!那女的来头得大成什么样啊?”

“你管她是谁呢?总不可能是月老就是了!哎,我们来着就是为了能见月老,可我们都来这么久了,连影子都没看见!闹心,不说了,干活!”

……

苏念念走进后屋,进门左手边是一颗落地红珊瑚树盆景。

红珊瑚不只是罕见的有机珠宝,更是佛教七宝之一,做成首饰都价格不菲,整树的盆景更是价值连城。

如今这种红珊瑚树盆景也就在博物院有一尊,通高108CM,而这尊通高近150CM,而且枝丫更茂盛,颜色纹理品级都更胜一筹,价格实在不好估量。

右手边是一尊画着《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元青花瓷瓶,若是有懂行的就知道这个花瓶曾经以六亿元的天价被一位神秘人拍走,没想到竟是被月老收了。

这两样仅是门口的摆件,这屋内其他的东西更是没法说了。

“苏大小姐,请喝茶!”苏念念刚一坐下,胡大立马捧了茶上来,自己规规矩矩站在一旁。

“胡叔,你也坐,都说了多少回了,别那么客气,叫我念念就行。”苏念念笑着说。

“规矩就是规矩!”胡大一板一眼的说到,他们这个行当最是讲究个‘规矩’两字,尤其苏念念是他半个师父。

胡大依旧站得挺直,说道:“苏大小姐,您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

“最近留意下,有人出手苏家的东西第一时间告诉我。”苏念念说着。

虽然战爷出手对付苏家这件事没有传开,但津城都知道苏家的生意忽然遭遇了很大的危机。

胡大听苏念念这么一说,立马反应过来苏家这次怕是要靠变卖东西渡过这次危机了,他本来想关心苏念念几句,可又觉得不合适,只是恭敬的说道:“苏大小姐放心,我这就通知下去,只要有苏家的东西留出市面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等您的指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