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63章 奥港马会

第63章 奥港马会


看着展夫人色厉内敛的样子,苏念念莫名觉得好笑,眼皮的头不抬的逗了好一会猫,才懒洋洋的收回项链,开口:“想要?也不是不能商量……”

展夫人看着猫一扑一扑的咬项链,每咬一下,心就跟着跳一下,看见苏念念松口才长处一口气。

“念念,你到底要什么?”展夫人心都在滴血。

“要什么?还没想好,你们等消息吧!”苏念念冷笑一声,把项链收进包里。

“苏念念,你别太过分。”展夫人吼道。

展才俊捂着刚才被扭的胳膊,又想往上扑。

“过分了,又怎么样?嗯?”苏念念冰冷的扫过两人。

展才俊仿佛感觉到刚才被扭的胳膊又是一阵疼痛,顿时止住脚步没敢上前。

只能眼睁睁看着苏念念离开。

等到走的远了,苏念念脸上露出一抹笑。

她今天就是故意把项链拿出来的!

想到这,她心情大好给萧澜打电话,约她出来喝下午茶。

刚一接通,还没等说话,就听见萧澜兴奋的声音在一片喧闹中传来:“念念,我在奥港马会,你快来呀!”

苏念念听了这话也来了兴致,直接开车赶了过去。

——

奥港马会一个非牟利的俱乐部组织,负责提供赛马的各项活动,所有收入均用于慈善机构。

这是津城最尊贵的会所之一,设有马会董事局,以董事局主席为首,另有十二名在津城有名望的董事组成,这些人都没有薪资报酬。

马会的会籍备受尊崇,如果说云端会所的会员是贵,那马会的会籍就是尊。申请入会必须通过马会委员会投票,每年会员人数有限。不过这的会员不只能有拥有参赛马匹,还能在马会舒适的环境中骑马。

今天是赛马日,萧澜老早抢了票跑去看比赛,苏念念来的有些晚了,她到时已经散场了。

苏念念站在马场一个显眼的角落等萧澜,看见她走过来,笑着打趣:“你这也不是诚心喊我呀,这都散场了……”

萧澜吐了吐舌头,不过全然没什么不好意思,只是笑着说:“没事哪敢找你这大忙人?瞧你这春风满面的遇见好事了?”

苏念念笑了一声,把刚才事说了一遍。

萧澜听完竖了竖大拇指:“恭喜你摆脱渣男脱离苦海。”

不过说完又有一丝担忧:“不过你留着那破项链有什么用?早晚是个祸害。”

“我自有用处,让他们该得意的得意几天,该着急的着急几天。”苏念念挑了挑嘴角。

萧澜看她不愿意多说,也没多问,只是看了赛马场观众散得差不多了,压低声音神秘的说:“走,跟我去个地方。”

苏念念看她兴致很浓,也没作声,一路跟在她身后,两个人拐了几个弯,绕到另一个稍小确更豪华的赛马场,马场上还摆着沙袋、跨栏、木桩、树枝等障碍物。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检查马场上的设备。

萧澜拉着苏念念,一把将她按在一个墙垛后面,探出个小脑袋偷偷张望。

“你这是?”苏念念疑惑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刚才那个赛马场是公开标准赛马场,人人买票就能进。现在这个可不一样,这可是会员的私人马场,今天有会员不公开的对抗障碍赛,我跟你说障碍赛危机系数极高,贼刺激!”萧澜的语气格外激动。

四下张望了一圈又说:“你知道我踩了多少次的点才找到这么绝佳的位置吗?能看到每一个障碍点呢!”

苏念念和萧澜从小玩的好,跟都喜欢马术有莫大的关系,不过看着现言都能放光的小眼神。

苏念念还了捂了捂脸:“你这瘾头子这么大吗?你是看比赛啊,还是看会员啊?”

“你懂个屁!”萧澜瞪了她一眼:“今天上场的有‘德古拉’!啊啊啊!德古拉啊,我最爱的马!能看一眼德古拉,那些会员算个鸟!”

德古拉是一匹阿哈尔捷金马,说的直白点就是古代传说的汗血宝马,曾经代表国出赛,是唯一一匹三冠王,所谓三冠王不是一场比赛,而是三场顶级国际比赛连冠。

每一位赛马爱好者都记得曾经的德古拉,只不过赛马的生涯非常短,黄金时期是2-6岁,如今的德古拉已十岁,早都退役了。

听萧澜提起德古拉,苏念念有一丝恍惚,似乎想起小时候骑在它背上的情景。

“快看,快看,德古拉出来了。”萧澜颤抖的指着马场,声音更激动了。

苏念念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看见六七个骑师骑着几匹马出来,因为不是正规比赛气氛不算紧张,骑师们也不着急只任由马匹在马场上闲逛,似乎比赛还得一会。

德古拉仿佛一个孤独的绅士,离其他马匹远远的,高傲绝尘。

苏念念的目光落在它的身上,忽然间发现马背上的骑师居然是言胖。

穿着骑马服的言胖格外的飒爽,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苏念念耳朵尖尖忽然又红了。

这也太好看了叭……

萧澜显然没抓住她的重点,自觉有共鸣的说:“德古拉是不是贼帅?啊,帅到炸裂,我苏了……”

说完,又按着苏念念,把她藏藏好,生怕她们被工作人员发现撵出去。

——

马场上,言战骑在德古拉背上神态有些倦怠,索性驱着马往前走了几步,忽然间他发现远处墙垛的拐角冒出两个小脑袋。

看着那熟悉的身影,言战的嘴角动了动。

不远处,明叶霆同样骑在马背上,如果说言战一骑黑马似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将军,明叶霆的一骑白马就像是高高在上玩劝弄术的王子。

明叶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看见了墙角的那两个小脑袋与,挑起一抹坏笑,身手拽了一把另一匹马上的妹子:“你,没看见战爷没什么兴致吗?还不去哄哄战爷?”

被拽的女人叫做夏媚,是影后季子菲的同门学妹,今年刚二十出头,在同龄的演员中演技算得上不错,而且人如其名长相也很媚,尤其是身段格外诱人。

只不过这种长相放在人群中,能让不少男人神魂颠倒,可放在影视圈,尤其是大女主横行的年头就很吃亏,始终演不了女一号。

因此季子菲把她推荐给了明叶霆,毕竟他在这个圈里出了名的人傻钱多,爱砸钱捧人。

“哦哦哦……”夏媚被拽了一个趔趄,连连应是。

夏媚骑着马走到离言战两三米远的地方,感受到男人冰冷的气势,抿着嘴不敢靠前。

战爷,可是出了名的冷血无情,得罪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可明叶霆也不是好惹的,尤其自己如今的前途全都在他身上,也不能得罪。

明叶霆想让她勾战爷,她就是硬着头皮也得上。

“战爷,您的马好帅呢?我能和您同乘吗?”夏媚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丝笑容,还看似无意的撩了撩耳边的碎发。

言战的目光从远处收回,扫了她一眼,冷呵:“走开!”

“战爷,我……您一个人在这多无聊啊,我很仰慕您呢,让我和你说说话好吗……”夏媚微微弯了弯腰,往前凑了凑,胸前的风光若隐若现。

言战索性连话都不说,只是目光如刀般刮在她的身上。

夏媚被吓得一个激灵,再也不敢多话,连忙往后退了两步。

不过明叶霆在后面抽了一下马屁股,马吃痛往前窜了一段,正好停在言战的马前面。

“言战,这么漂亮的美女,你怎么能拒绝呢?”明叶霆挑衅似的看着言战。

“明二,你又皮紧了?”言战挑眉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火药在空气中弥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