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65章 谁能赢

第65章 谁能赢


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苏念念和夏媚站在了起点线。

苏念念牵着马轻轻的抚摸,似乎在马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夏媚看着她的样子‘呲’地笑了一声:“啧,居然还真有人跟马说话,真是电视剧看多了!一会有你哭的时候!”

苏念念没做声,依旧慢吞吞的梳理着马毛,接着又向工作人员要了根玉米棒子慢慢的喂着。

“小心。”言战在她的身边低声的嘱咐。

苏念念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两人轻语的样子再次落入明叶霆眼里,他没由来的觉得烦躁,忽地回头看了一眼萧澜,发现她正全神贯注看着赛场,眼里那叫一个兴奋。

明叶霆觉得更堵心了。

他挑了挑眉,横在了他们中间,挑衅似的看着言战:“不如我们也打个赌,赌一赌她们谁能赢?”

言战看了苏念念一眼,没有理会他。

“怎么?怕了?小舅舅?”明叶霆又逼近一步。

言战的神情始终是淡淡的,倒是苏念念听见‘小舅舅’三个字,神情动了动,狐疑的看了言战一眼。

明氏公子明叶霆,娱乐圈顶流的富二代,他是他的外甥?

难道,胖鱼的身份不只是言家旁支子弟那么简单?

苏念念第一次对他的身份产生了一丝疑惑。

“滚!”言战皱着眉冷呵一声。

明叶霆倒是不在乎他的威压:“小舅舅果然是怕了!怎么?对自己的女朋友这么没信心?哎,一场比赛都赢不了的女人,怎么配当你的女人?”

言战横扫了一眼明叶霆,踏步站在他的面前,似乎两个男人之间又要展开一大战。

苏念念反倒笑了,扫了一眼明叶霆,对言战说:“家里不懂事的小畜生?我帮你教训教训他!”

这话似乎触动了言战的某个点,他挑起一抹笑,揉了揉苏念念的头:“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叶霆脸上的笑意容越来越浓:“哎,赌点什么好呢?不如……谁输了,就在某音上跪下学狗叫……”

“明叶霆,你是幼稚鬼吗?”萧澜在他们后面喊了一嗓子。

苏念念对这个赌约也略感无奈,一言难尽的拍了拍言战的肩膀。

“乖,帮我教教熊孩子做人!”言战的眼里始终只有苏念念一个人。

他们的无视再次刺痛了明叶霆,他冷哼了一声,向夏媚勾了勾手指:“赢了,你就是明氏新戏的女一号!”

夏媚听了这话顿时眼前一亮,没想自己居然误打误撞碰上这样的机缘,立马笑意盈盈说:“明公子,说话可得算话哦!”

“怎么?不信我?嗯?”明叶霆挑了挑眉。

“怎么会呢……”夏媚笑意更浓,转过头去准备比赛,一副摩拳擦掌的架势,先一步跨上马。

苏念念依旧是那副慢吞吞的模样,夏媚的心里更激动了,这次她一定会要赢,一定会成为明氏新戏的女一号。

工作人员扬了预备旗,可夏媚没等打出信号枪,就先一步冲了出去。

“她抢跑!”萧澜气的跺脚。

“有吗?”明叶霆弯了弯嘴角,接着又得意的看向工作人员:“有人抢跑了吗?”

工作人员看了看言战,又看了看明叶霆,这两尊大佛哪个也得罪不起,只能尴尬的一阵赔笑。

“明叶霆,你……”萧澜抡包砸了他一下。

明叶霆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完全不疼的样子。

“别担心,相信她!”言战扫了两个人一眼,似乎在安慰萧澜。

萧澜这才‘哼’了一声,忽地又想起什么,看向言战,神秘兮兮的凑了过去:“喂,你看上我家念念啦?”

“嗯!”言战大方的应了一声。

“卧槽!你,你,你……”萧澜没想到他承认的这么痛快八卦的兴致更浓了:“你叫什么?干什么工作的?年薪多少?父母是干嘛的?津城买的起房吗?”

言战对苏念念的‘娘家人’似乎很有耐性,思考了一下回答:“言胖!做点生意,年薪还可以,买的起房,父母……退休了!”

明叶霆听了这话,忍不住笑出了声,萧澜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他忍住笑,瞥了眼:“看,苏念念要输了!”

萧澜被吓了一跳,顾不上再和言战搭话,忙往前跑了一段,观看比赛。

等她走的远了,明叶霆才挑着那双狐狸眼看着言战:“言战,你够不要脸的!”

“怎么?我说错了?”言战冷笑一声。

明叶霆一噎,言战小名叫做言胖,言氏确实是做生意的!战爷的年薪能不可以吗?能买不起房吗?如今他是言家家主,父母可不就退休了?

不过,明叶霆也不恼,轻笑了一声:“小舅舅既然有玩隐藏身份的雅兴,那就不知道是我这个影帝有魅力,还是‘言胖’有魅力了!”

说完,他指了指苏念念:“那个女人我有兴趣!”

“你?”言战神色未动,只是鼓励似的拍了拍他的肩,接着也往前几步,近距离观察苏念念的比赛。

蔑视?明叶霆握了握拳,总有一天他要让言战知道轻视他的下场。

不过此时他只是坐在凉亭的椅子上,懒懒地看着马场上的比赛。

——

马场上,夏媚抢跑,领先了苏念念的一个身位,然而在跨过第一个障碍物后,苏念念就已经跃到她的前面。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障碍物,苏念念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远。

夏媚夹紧马腹,一个紧的追赶,可距离却越来越远,她额上渗出了汗滴!

怎么会这样?苏念念这种大小姐怎么可能马术这么好?她是草原长大的,从小都骑在马背上,可即便如此她也是摔了无数次才有了今天的马术。

她也正是因为出色的马术,被导演看中参演了几部大古装,在同期的演员中脱颖而出。苏念念怎么可能吃得了这种苦。

夏媚的焦急随着她们逼近一个树枝造的障碍物前才得到缓解。

在赛马障碍赛种,树枝障碍物是最难的一项,高度最大,稳定性最差。跨越时很容易被树枝绊倒造成惊马。

所以需要用最大的力气夹紧马腹,勒紧缰绳,身体随着颠簸往后仰,让马用大的高度的跨过去。

就在刚才选马的时候,她为了以防万一,她偷偷在马鞍下扎了一根胸针,苏念念用这么大的力度跨过障碍我物,马势必会被胸针扎的吃痛,将苏念念甩下来。

想到这,夏媚心神稳定了一些,她稍稍放慢的了速度,避免苏念念被马甩下来时伤到自己。

呵!技术比她强又怎么样?这个世界可不是讲技术的,什么都要靠脑子!这种大小姐活该当她前路上的踏脚石。

正当她得意之时,苏念念的马高高跃起,长嘶一声,轻巧的跨过障碍物,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弧度。

“怎么会?”夏媚惊呼一声。

她明明把胸针扎在了马鞍下,怎么会没有惊马?难道胸针掉了?

这一个慌神,夏媚在跨过障碍物的时候,差点被马甩了下去。

正因为如此,她和苏念念的距离越来越远。

苏念念回头看了她一眼,冷冷的一笑,对着她扬了扬手。

夏媚看见苏念念的手中正拿着她的胸针,在阳光的照耀下,那枚胸针上的钻石,还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她看着苏念念松了松手,那枚胸针落在地上,狠狠地刺痛了她的双眼。

夏媚的心都在滴血,她失手了,她和苏念念的距离越来越远。

怎么办?她不能输,她必须拿下明氏新戏的女一号,这是她唯一的出路!

夏媚愈发用力勒紧缰绳,马儿发出吃痛的嘶吼,可她全然不顾,只迫切的希望马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渐渐的两个人逼近一个弯道,这个弯道的前面有一堆障碍物,正好能挡住观众席那边的情况。

夏媚的眼中露出一丝凶狠,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