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67章 红烧豆腐

第67章 红烧豆腐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苏念念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自己究竟说的什么。

“嗯?”言战挑了挑眉,又往她身前逼近,鼻尖再次悬在离她只有咫尺的地方,微微蹭着她鼻尖,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同以为的狡黠。

“不,不行,要肿了……”苏念念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唇,眼睛也是雾蒙蒙的,像可怜兮兮的小狗。

言战发出低低的笑声,半天才退回到自己的位置:“恋爱可以,念念,不要让我等太久。”

苏念念捂着自己快跳出来的小心脏,抿着嘴不做声,看着他一气呵成的打火,起步。

忽然言战微微回了回头,苏念念心猛地一跳,又胡乱回应:“哦哦哦……”

言战的笑意的更浓了……

重生以来,苏念念第一次活得这么慌张,恨不得扒开车门跳下去。

隔了好一会,言战侧头看了她一眼说:“带你去吃饭……”

苏念念红着脸,蚊子哼哼似的应了一句:“嗯……”

苏家在津城有名的别墅区,言战一路将车开了过去。

苏念念看着熟悉的道路,开口:“咦,不是去吃饭吗?”

言战弯了弯嘴角没有作声,只是车子离苏家越来越近,随着苏念念眼里的疑惑渐深。

车在苏家门前拐了个弯,停到了后排的一栋别墅前。

“你家住在这?”看着里苏家咫尺的距离,苏念念咧了咧嘴。

虽然如今她不觉得胖鱼哥会是傍富婆的人,可是他始终是游轮上的服务生而已啊,他能买的起这里的别墅?还有他和明叶霆的关系?

苏念念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心里再次泛起了嘀咕。

言战看着她,嘴角的笑意更浓,小丫头什么时候才会知道她的身份?

想到这,原本已经打算告诉她真相的言战忽然又不想说了。

让她这么迷糊下去也挺好的。

“买的早,贷款!”言战眯着眼为她解惑。

“哦哦。”苏念念恍然大悟,这片别墅是十几年前的楼盘,那时候津城的房价还没涨起来,如果买的早的话首付几百万就够了。

想到这她又看了他一眼,她还记得胖鱼哥岁数,今年快三十了,十年前拿出几百万首付也很困难。

哎,这是多大就出来打工了呢?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她看向他的目光里多了一丝可怜。

“……”言战看懂她的意思,揉了揉眉心,唔,自己刚才的决定仿佛是错了。

不过他还是云淡风轻的胡说八道:“家里有些老物件,卖了也就够了。”

“哦!”苏念念这才收起可怜兮兮的小眼神,他们惠同村,哪家离开村子村里都会送一两块翡翠原石,算是村里的祝福和创业的本金。

啧,看来胖鱼哥运气很不错的呢!

言战不想再和她纠缠这个问题,牵起她的手向屋内走进。

十指相扣!

苏念念忽然觉得指尖酥酥麻麻的,她和胖鱼哥‘啾咪’好几次了,今天才是第一次牵手。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仿佛彼此心脏的距离更近了,就这么恍惚着被他牵到门口。

密码锁启动的声音,才将她的思绪拉回来,急匆匆问:“在你家吃?不太好吧?”

看着她脸上的怯意,言战忽然就懂了,开口:“我父母不在这。”

“哦……”苏念念这才长出一口气,转念又想抽自己一巴掌了,自己居然以为要见家长,啊,太可耻了!

言家别墅。

苏念念环视了一圈,其实别墅这种东西,买容易装修难,大把的钱都烧在装修下。

言家这栋别墅装修虽然很有格调,但是陈设都不算贵重,看到这苏念念了悟,估摸是钱都用来买房子,装修就没有太多预算了。

瞬间,她对他那点怀疑消失的无影无踪。

言战看着她忽明忽暗的小眼神,嘴角噙起一抹笑。

前一阵,他让大钊找个离她最近的地方,大钊翻遍了三个放房产证的书柜,最后从垫桌角的地方掏出来的。

隐约记得当年买这套房子,是给他的宠物狗造健身房的,后来嫌地方太小,狗都没来住过,更别提人了。

“你在这坐着,我去做饭。”言战将她按在了沙发上。

“你做?”苏念念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隐约回想起四五岁时的一件事,那会她跟着外公住在惠同村,他也在村里小住,并且很快成为村里的孩子王。

有一天,她不知道看了什么电视节目,忽然就想吃人参炖鸡。她还记得那时的胖鱼就是个很冷的小哥哥,那天听她哭唧唧的说完想吃人参炖鸡,忽然就带着她小树林搭了一个土灶。

村里,鸡好弄,人参不常见,小胖鱼不知道打哪找了一根极像人参的东西扔了进去。

鸡汤出锅,小苏念念尝了一口,差点没难吃吐了,然而看着小胖鱼哥的期待的小眼神,一仰头全干了。

然而难吃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苏念念想找人分担这份难吃,她笑嘻嘻的捧着碗挨家给小朋友送鸡汤。

难吃如斯,可看着身后胖鱼黑着的脸,也摸不清他的意思,都含着泪灌了下去。

当然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锅鸡汤差点送走了半个村的小朋友——胖鱼扔进锅里像人参的东西,其实是商陆,剧毒!

苏念念到现在还记得,那一晚整个村哭天抢地差点团灭的情形,第二天胖鱼就被拎回了津城,只是据说言家门口有好几根仿佛被打折的戒尺。

她也是那一阵一时兴起,跟顾书明一起学着认草药。

“你……你还记得人参炖鸡么,要不……还是我来?”苏念念吞了吞口水。

言战有这一么瞬间感觉自己凝固了,不过好一会似乎又想到什么,忽地笑了一声,说:“念念,我并不想你把鸡汤分给其他人……”

“……”苏念念惊了,呵呵呵呵,这幸亏是送了,不送鸡汤就要把自己送走了……

看着目瞪口呆的苏念念,言战满意的钻进厨房。

苏念念偷偷瞄着背影,后知州觉的抓住一个点,所以他在她四五岁的时候就盯上自己了?嗯?

很快,言战端了一盘黑黢黢疑似红烧肉的东西上桌。

“尝尝……”

苏念念看着那坨东西,灵魂都在颤抖,可看着他那满含期待的小眼神,一咬牙夹起一筷子扔进嘴里。

是了!就是这股万年忘不了的狗屎味!

“味道怎么样?”言战的眼神更期待了。

灵魂都发出想死尖叫的苏念念,为了不打击他,喊着泪花说:“这道红烧肉味道很不错!”

“嗯?红烧肉?我做的是红烧豆腐……”

“……”苏念念真的忍不了了。

苏念念,越大厨,越公子发自灵魂的拷问,究竟是怎么把一道菜做成形不似,口感更不似的呢?

“你喜欢就多吃点……”言战往她的碗里又夹了一块。

“大可不必!”苏念念猛地一个机灵,试图挽救他一波:“要不……你自己尝尝?”

“我尝过了,不符合我的口味……”言战一派云淡风轻。

“……”苏念念真滴想死。

她死死的盯着那盘红烧豆腐,拿着筷子戳来戳去,真的下不去嘴了。

言战忽然发出一连串的笑声,接着转身去了厨房,端了一碗热气蒸腾的阳春面。

“吃吧,这才给你的!”言战顺手把那盘黑黢黢的东西,仍旧垃圾桶。

苏念念闻着阳春面飘出的葱油香呆了呆,再次不可思议看向言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