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69章 家贼难防

第69章 家贼难防


“苏念念,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苏弘毅暴跳如雷,他这么爱惜羽毛的人怎么可能去打官司,让人知道他想霸占老婆的东西。

看着他闪烁的眼生,苏念念冷笑一声,到什么时候苏弘毅都是把自己摆在第一位啊。

“既然你不想打官司,不想霸占我妈的东西,我把珠宝首饰存起来有什么关系?”苏念念挑眉问道。

“我不管你怎么说,总之哪里都没有家里安全,我不会同意你把首饰存到别的地方。”苏弘毅冷哼一声:“我还不信了,谁能当着我的面把家里的东西拿走。”

苏念念看了他一眼,没有作声。

苏心心顿时露出得意的神色,如今她是准展家太太,自觉说话格外有派头和分量:“苏念念,你看清了吧,这个家是爸的,你说了不算。”

苏念念听了这话,忽地笑了,转头看向她,接着两步凑到她跟前:“我说,苏弘毅不会让你带走一件东西!你信不信?”

“哼,爸都答应我了,你失心疯了吧。哎,这有病就得早点治!”苏心心也不屑的哼了一声。

苏念念挑了挑眉,开口:“哦?那我们等等看。”

话音落了不多时,汇通银行的一队人从库房走了出来,和苏念念打了个招呼说:“苏大小姐,根据您提供的清单,珠宝首饰少了157件,古董少了89件。其余的您看是否办理寄存?”

母亲的东西少了这么多,早已经在苏念念预料之中,还没等她作声。

苏弘毅‘腾’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不可思议的大喊:“什么?怎么可能?”

这些年他是倒卖了不少越白的东西,可绝对没有这么多,起码有一半的东西不是他倒卖的。

但是东西就在家里,不是他那就是其他人。

苏弘毅的目光扫向了柳海萍和苏心心,冷冷的问:“东西呢?”

面对这忽如其来的变故,柳海萍和苏心心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支支吾吾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知道,我知道,二小姐房间里有一些。”钱妈一直站在一旁,适时的抓住机会。

没等任何人回应,蹭蹭地跑上楼从苏心心的房间里抱出一堆首饰。

苏弘毅看着那堆价值不菲首饰,尤其是那颗6克拉的蓝宝石钻戒,单这一个戒指就将近一亿了。

他顿时觉得好像谁剜走了他心头的一块肉。

苏心心看着他要吃人的模样,吓得一个激灵,好半天才哆哆嗦嗦的说着:“爸,这些首饰平时就放在库房里,我只是拿出来戴戴,没有要私吞的意思,爸,您千万别误会。”

“哎,心心就是从小没见过什么好东西,看见这些东西一时喜欢拿出来戴戴。老苏,你要相信心心绝对没有要私吞的意思。”柳海萍也连忙帮衬。

“其他的呢?”苏弘毅没有接话,只是冷冷的问道。

一旁的钱妈又抓住了机会,兴冲冲的说:“我可听人说了,这位柳管家走的时候来了三车搬家公司,哎,这带走的是什么可就不好说了。”

说完,钱妈又似模似样的‘咂摸’一下嘴:“啧,真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

“你胡说什么?”柳海萍瞪了她一眼,不过家里统共就这些人,这件事不承认是不行了。

她只能假装擦了擦眼睛,泫然欲泣的说:“是,这些东西是我拿的!可是,老苏,你平时只管公司的事,你不知道家里的开销有多大,就光是人情往来这一年就得多少钱?我拿的那些东西,还不是贴补家里了!老苏,你真的信不过我吗?”

“啪”苏弘毅没有说话,直接一个巴掌甩了过去:“你真以为我那么好骗?”

顿时她脸上出现一个五指印,踉跄跌坐在地上。

苏心心急忙扑了过去,搂住她,焦急的喊着:“妈……”

“你打我?”柳海萍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柳海萍是谁给你的胆子?敢碰老子的东西?我早就跟你说,我给你的你能收着,我不给的你别妄想,你记不住吗?”苏弘毅恶狠狠的说着,似乎刚才那一巴掌不解恨,又踹了一脚过去。

苏弘毅为人只有个‘钱’了,别说女人了,就是亲老子都别想碰他一毛钱。

苏念念早料到他知道柳海萍阳奉阴违的捞钱,苏弘毅不会放过他,瞧瞧这不随便点点火,就窝里斗了!

这瓜苏念念吃的津津有味。

柳海萍也算上有几分真本事,挨了一顿打,依旧拿着那副楚楚可怜的姿态:“儿啊,我苦命的儿啊!你来看看你妈吧……老苏,你说我拿那些东西能给谁?我还能给谁?”

她虽没明说,但这一口一个‘儿啊’显示是把苏文杰拖出来当挡箭牌了。这三十多年相处,她也确实会抓苏弘毅的弱点。

苏弘毅听了这话,脸色才稍微缓些,冷呵:“最好是这样!”

汇通银行的一队人始终都在屋里吃瓜,领头的是个人精,接下这单可能赚不少,看这情况适时地抓住机会:“诸位,这些珠宝首饰还办理寄存业务吗?”

苏念念懒懒的一笑,她今天要做的就是掀开这么多年的这层窗户纸,寄存不过是个引子罢了。

“苏弘毅,你拿主意吧!”苏念念扫了他一眼,以她对苏弘毅的了解,他的选择显而易见了。

苏弘毅的目光在柳海萍和苏心心的身上打了个转,又沉默了片刻,才咬着牙说:“存!一件不留!”

“好的,这是相关的手续文件,您过目一下。”汇通银行领头的男人立马说道。

苏弘毅一目十行的扫着文件,又瞄了一眼苏念念,问道:“这存好存,怎么取出来?”

苏念念又笑了,这是防着她呢,生怕她趁着寄存的机会,回头把这些东西都转移了,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

“苏总,这批珠宝首饰的所有人是苏夫人,但是由于身体原因,您是她的监护人,同时也是这批珠宝首饰的监管人,若是需要取出来的话,您到场办理即可。”领头人解释,似乎了解他的心意,又说:“其他人取不走的,包括苏大小姐。”

听了这话,苏弘毅才放心的签了字,又看了一眼苏念念,总隐隐觉得哪个地方不对,可银行的规章制度确实如此,又挑不错。

捉摸半天,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又看了一眼苏念念说:“这次还算懂事!”

苏念念对他的夸赞无动于衷,只看着汇通银行的人一件件将珠宝首饰打包整理带走。

心中又是一阵冷笑,呵!这批东西算是和苏弘毅无缘了……

柳海萍本是最精明不过的人,原本事情倒了现在肯定早早溜了,以图以后翻身。

可苏心心看着东西被一箱箱搬走,急的眼泪都出来了,拉着她的手小声的嘟囔:“妈,怎么办啊,我的陪嫁……”

柳海萍看着那些东西,也是一阵阵心慌,虽然她确实偷了不少珠宝首饰,可她说的也是实情,大部分都贴给了苏文杰和苏心心,尤其是苏心心公主样的生活,不都是她倒腾来的?

还有家里那些亲戚,人人都捧着她,哪个不是靠钱维护下来的?

她手里积攒的统共也就那些,一次被苏心心全掏空了,要是这次要不到嫁妆,她真是置办不起了。

“老苏,我知道你生气,可我真是为了这个家,如今怎么也不能让心心光身出嫁啊。”柳海萍凑到了苏弘毅跟前:“老苏,你要气就气我,打我骂我都行,别委屈了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