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74章 爱心夜宵

第74章 爱心夜宵


展夫人也焦急的接起电话,只是那头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展夫人……”

“你谁啊?”展夫人皱了皱眉,不耐烦的说。

“我这有件东西,相信展夫人一定会感兴趣。”电话那头说道。

“电话诈骗?现在的骗子真是什么人都敢骗!也不看看我们展家你们得不得罪的起。”展夫人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头倒是没是反驳,只是传了张照片过来。

“指骨七宝项链?怎么会在你那?”展夫人拔高了音调。

“不知道现在展夫人有没有兴趣聊聊?”

“你想干什么?快把项链还给我!”展夫人怒吼着。

“想要项链,明早十点,月老古玩珠宝行!”说完,那头挂断了电话。

展夫人连忙回拨过去,那头只传来一阵阵忙音。

这一夜,注定是展家的不眠之夜了。

——

此时,苏念念已经回到云端会所的总统套房,因为天色太晚,秦宇谋回了自己的房间,这里只剩下苏念念和萧澜处理属于自己那部分工作。

忽然间门铃响了起来。

萧澜嘟囔了一声:“谁啊?”

接着才拖拖拉拉的去开门。

“您好,请问苏念念小姐吗?”门口是个同城快递小哥。

“现在快递小哥都能进云端会所了?”萧澜嘀咕了一声。

云端会所是人尽皆知的严格会员制度,别说快递了,多少有钱人都进不来。

快递小哥看出她的疑惑,笑着解释:“我们有特殊通道。”

萧澜对这事也不是太在意,随口应了一声,接着向里面喊了一句:“念念,找你的。”

苏念念满怀诧异的从快递小哥手里接过一个保温盒,打开一看里面一杯枸杞红枣茶、一份炖成奶白色的花胶猪肚鸡,营养健康的白灼秋葵还有一小碗配了橄榄菜的白粥。

说不上多特殊,却格外温馨。

“哇!念念,这是谁送的爱心夜宵?也太暖心了叭!”萧澜一阵阵咋呼。

苏念念也正奇怪,忽地收到一条信息:“趁热吃。”

看着言战的微信头像,她的脸猛地红了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朋友!”

“朋友?你什么时候有这么暖心的朋友?难道是男朋友?”萧澜才不信她的鬼话,说完又是一阵怪笑:“不会是马场那位小哥哥吧,啧,进展到那步了?有没有‘啾咪’?”

“我不和你说了!”苏念念捧着保温盒,走到了一边。

萧澜不依不饶的凑了上去:“啧!脸红了!我果然猜的没错,哎呦,小姑娘,你现在不错哦!”

说完,又掏出一双筷子抢先一步夹了一筷子塞进嘴里:“爱了爱了,这是粤宝轩的手艺啊!他们家很难买的,最夸张的时候一天排了一千多号呢,超好吃的!”

听了这话,苏念念的脸更红了,不过萧澜不以为然又塞了一筷子进嘴里,咂摸着嘴回味:“不对呀,粤宝轩只做早茶,最晚一轮只到上午十一点多呀!怎么这个点了,他还能买到粤宝轩?”

说完,萧澜正了正神色:“念念,他不会是什么隐藏大佬吧?”

“不是!”苏念念不加犹豫的说:“他是游轮上的服务生,估计也做点兼职吧,就是个普通人。”

萧澜就是随口八卦,也没太当真,说完又接着往嘴里扒拉吃的,苏念念一个没注意已经被她干掉了大半。

“不许再吃了,再吃就没了。”苏念念一把抢过吃的,颠颠跑进自己的房间。

看着面前的食盒,苏念念也尝了尝,其实依照她的水准来判断,这些东西并不算特别上乘,但是却莫名觉得有一股甜味。

夜晚躺在床上,她总觉得嘴脸还残留着那种甜丝丝的味道,忽然就想给言战打个电话。

可捧着电话,却生了窃意,一遍一遍戳着电话号码,好半天才播出电话。

“喂……”

苏念念听着略带沙哑的声音,忽然一阵慌乱,不知道说点什么,知觉自己有些莽,半天才说:“打,打错了,你忙吧!”

那边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想我了?”

“不,没有,我就是打错了!”苏念念抵死不认。

言战的笑意更浓,并没有戳穿她,而是略带暖意的问:“睡不着?”

见他没有深究,苏念念长出一口气:“嗯……”

“乖,天不早了,早点睡,哄你睡……”言战的声音再次传来?

“嗯?哄我睡?怎么哄?”苏念念楞了一愣。

没想到他的声音越发低沉:“乖乖躺好,闭上眼睛……”

苏念念疑惑更重了,但还是依言缩进了被窝,刚刚闭上眼睛,那头就传来言战轻轻哼歌的声音。

不吹不黑!这歌唱的着实不怎么样,五句又三句不在调上。

但是那低低的声音似乎有某种魔力,让人听着格外舒服,苏念念瞬间感觉所有的压力在这一刻卸了下来。

言战一句一句哼着,直到那头传来苏念念轻微的呼呼声,才小心挂了电话。

此时的言战正在开一个紧急会议,言氏十几个高管坐在会议室里目瞪口呆的听着他的哄睡服务!

这是战爷?这真的是战爷?这怕不是让鬼附身了吧?

几个资历深的老人,已经匆匆忙忙拿出手机,联系津城各路有名的‘大仙’!

真是活见了鬼了!

——

第二天,苏念念一早就接到胡大的电话。

“大小姐,展夫人到了!”胡大说话间,接通了视频让苏念念能看清店里发生的一切。

展夫人走进月老古玩珠宝行时,还有一些胆怯,毕竟月老的大名在津城可是如雷贯耳。多大的人物在他面前都得盘着。

不过等她进了店,几位店员奉若上宾的招待,又被她套出这只是月老一个不起眼的产业,瞬间又抖了起来。

趾高气的由店员引着上了后面的雅间,看着雅间里价值不菲的摆设,还有奉上来冒着浓香的三十年普洱。

她才看着坐在茶桌前的胡大说:“哼,你们店也算有点小小的名气,那就明人不说暗话了,识相的赶紧把指骨七宝项链还给我,不然砸了你们招牌!”

“展夫人好大的口气,既然如此,那就砸了吧。”胡大神色未动。

展夫人被这话说的一噎,月老什么级别的人物?整个华、国敢砸他招牌的怕是没出生,她就是吓唬吓唬他,没想到被怼得没词了。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展夫人忍着气问道。

“不着急,我们有大把的时间慢慢聊。”胡大笑了笑,接着敛住笑意问:“展夫人,你知道这个雅间有什么特别吗?”

展夫人看了一圈周围:“不就是古董字画多了一点,还有什么?月老的店摆点古董也不足为奇吧?你有话快说,别在这绕圈子。”

胡大神色未动,只是淡淡说着:“这个雅间,展夫人可以理解成店里的贵宾房!进了这个房间,没有做不成的生意!更没有低于九位数的生意!”

展夫人忽地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什么意思?”

“我一个生意人,自然是谈生意的意思!”胡大说到这又看了她一眼:“我们店买进卖出,展夫人想要拿回项链,可得出点钱了。”

“凭什么?那本来就是我的!你要是不还给我,我就去告你们!别以为你们有月老撑腰就了不起,我们展家也不是好惹的,什么都逃不过一个法字!”展夫人拔高了音调。

“告?”胡大冷笑一声,拿出一落文件放在她面前:“这是贵公子在游轮立的字据!苏大小姐转售本店的字据!告?怕是告不了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