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75章 赚了六亿

第75章 赚了六亿


“你!”展夫人气得直哆嗦,不停劝自己要冷静,今天一定要把指骨七宝项梁拿回来,忍了好半天才嚷道:“你要多少钱?”

“不多,六个亿!”胡大一笑。

“什么?”展夫人一声惊呼,扯着脖子喊:“你是不是疯了?这个项链估过价也就五千万!六亿?你怎么不抢钱?”

“展夫人这话不对,这个项梁卖给别人确实只值五千五,可是卖给展家就得六亿,毕竟这是老爷子的指骨,对展家的精神意义可大于物质意义。难道你觉得展老爷子的遗骨不配这个数?”胡大的笑意更弄了。

“不可能,就五千万,你爱卖不卖。”展夫人也是气昏了头,顿时脱口而出。

“既然展夫人不愿意出价,那这场生意就作罢吧!”胡大说到这,顿了顿才又说:“那这个项链……就拿去公开拍卖吧,总能换点钱,不至于亏本,你说对吗?”

“拍卖?”她听见这话心头猛地一紧,脱口而出:“不能拍卖,绝对不能拍卖!”

她这么紧张到不是多在乎老爷子的遗骨落入别人手中,而是因为满津城都知道这个项链是展家的传家宝,这要是拿到拍卖会,不出第二天所有人都会以为展家一定是出了重大的经济危机,才会把老爷子的遗骨拿出来变卖。

如此一来,自然会有人质疑展家的经济实力,产生信任危机,信任危机一旦产生,接下来就会出现大量的客户取消合作,生意亏损倒是小事。可这种事势必还会影响股价,倒时候是整个资产的大幅度缩水。

他们这些有钱人看似财大气粗,实则现金流都被锁的死死的,一环扣着一环。任何一个变故都可能拖垮一整个家族企业。

这个项链被公开拍卖,展家丢面子事小,这么大的经济损失可真承担不起!不然一个破项链,展老爷子又不是她亲爹,哪来那么大的孝顺劲儿。

哼,这个胡大真是个老狐狸,就是拿准了她必须拿回项链才狮子大开口。

“胡经理……”展夫人的声音绵软了一些。

接着露出笑容说:“这项链是展老爷子遗骨,不论如何不能拍卖,不然也太不孝了。我们展家肯定要赎回去的。胡经理,六亿实在太高了,你再便宜些,我们展家一定记您的好,以后您这有什么事,我们展家必然鼎力帮忙。”

胡大又是呲笑了一声:“怎么?月老还需要展家帮忙?”

展夫人又是一噎,是啊!这是月老的店!月老打个喷嚏,整个华、国都怕他出点什么问题,那是捧在手心里的宝。他需要帮忙得多少人前仆后继上赶子来,展家可排不上号。

看着她阵红阵白的脸,胡大接着又说:“六亿,少一分都不行!就看展夫人如何选择了。”

“行,六亿就六亿!”展夫人咬着应了下来。

接着眼珠子转了转,又笑着说:“不过……六亿也不是小数目,您得给我时间腾挪一下资金,咱们立个字据,我先把项链拿走,毕竟是展老爷子遗骨,放在外面实在不安心,回头我把钱打到您账户,您看怎么样?”

只要拿走了项链,那就有拖没欠,想要钱且等吧。

“展夫人就不必耍这套把戏了!店里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愿意就请便!”胡大的神情越发冰冷,语气不容置疑。

展夫人见路子都行不通,眼眶通红的四处打电话筹钱,过了中午饭店才把钱给胡大转了过去,拿着项梁气冲冲的走出古玩店。

这个地方她一辈子都不想来了。

她刚走出古玩店,胡大就把藏在暗处的一直偷偷拍摄的手机拿了出来,对着电话那头说:“苏大小姐,一切都按您的意思办了。”

苏念念在电话那头一直由始至终看着这场交易,展夫人那变化莫测的脸让她觉得着实很有趣。

只是不知道展家在项链上花了六亿,苏心心的彩礼该怎么办?

苏念念嘴角扬起一抹笑:“胡叔,我说过不会让你做亏本的买卖。”

“苏大小姐好本事,这次确实赚了一倍都不止。”严谨的胡大难得露出一种轻松的笑容。

“胡说,这么点小生意就满足了可不行啊。”苏念也笑了笑。

“哦?大小姐还有别的打算?”胡大透出一丝疑惑。这次只值五千万指骨项链苏念念让他卖六个亿,他就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按照苏念念教的展夫人果然买单了。

这一次可赚了不少,这么大的买卖在她眼里算小生意?胡大对她接下来的打算莫名好奇。

“不急,时机还没到,时机到了你就知道了,等着收钱就行了。”苏念念说完,顿了顿接着又说:“胡说,最近这几年市面的‘新货’怎么样?”

新货就是古玩圈的行话,假古董的意思。

胡大听了这话,很有一番感触:“有您前几年的整顿,以前几个老‘新货’师都被送进去了,如今古董市面上清明的很,只有零散的小虾米拿些一眼假的‘新货’糊弄糊弄老头老太,翻不出什么大风浪。”

他说到这,似乎又想起什么,接着又说道:“如今瓶子、玉器这些东西虽然没什么‘新货’,但是字画总能冒出一些,手艺还算高端,看起来有‘大开门(年代老的真画)’的品相。不少人打眼!”

“字画……”苏念念沉吟了片刻。

苏弘毅这些年买了不少古玩,其中最多的就是字画。这种高品相的假货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是却瞒不过苏念念。

上一世苏念念以为苏弘毅是受骗,怕他难过不忍心拆穿这件事。

这一世,苏念念看得清清楚楚,这就是他圈钱的手段。先和造假画的达成写协议,再以公司的名义高调购买假画,事成之后和造假画的分账。公司的钱就神不知鬼不觉得到了苏弘毅的口袋里。

粗略估算一下那批假货起码让苏弘毅坑走将近三十亿,呵,即使是这样公司这次遇上危机,他看着着急上火,可其实从没想过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分钱帮公司度过危机。反而想着卖女儿套钱!

而且他还能想着卖女儿解决一下危机,无非是因为如今的苏越集团还是一个生财机器,不想公司垮了,以后没地方搞钱。

养不熟的白眼狼!

“大小姐,大小姐……”胡大见苏念念久久没回话,低声提醒了两句。

“胡叔,虽然苏越集团如今已经改姓苏了,可到底是外公打拼下来的,是越家人的心血。这次公司的危机想来你也听说了。”苏念念深吸一口气,接着说:“胡叔,这次苏弘毅向展家求援,我却截走了六亿的资金,您会不会觉得我置公司于不顾,太心狠了……”

“大小姐做事自有主张。”胡大这句话不是奉承和恭维,他不是越家的老伙计,他最初认识的就只月老,他见过她每一次睿智的抉择,他对她的信任不源于任何人,只因为她是月老。

苏念念会选择胡大的说,也正是因为他不是越家的老伙计,许多话告诉那些老伙计,他们的担心反而更多,她有时候也需要一个倾诉的人。

苏念念吸了口气,又说:“帮公司渡过这次的危机并不难,但公司在苏弘毅手里早晚会变成空壳!我要的不是一个空壳,我要的是一个能再现辉煌的公司!”

“壮士断臂,刮骨疗伤!我相信大小姐不会让公司受到损失!越老爷子在地下会理解您。”胡大回道。

苏念念没再多纠缠,思考了片刻,又打起精神说:“胡叔,造假画这条线帮我摸清清楚。”

苏弘毅购买了那么多假画,不可能是随便交易,他一定有足够信任可靠的交易圈。

既然他这么爱买假货,就让他买个够,苏念念要让他把这么多年坑走钱一次吐出来!

“大小姐放心,我一定把这些人的祖孙三代都挖出来!”胡大郑重的保证。

这个圈子里,还没有人敢对月老的要求说‘不’。

——

展家。

“妈,怎么这么久?聊的怎么样?项链拿回来了吗?”展才俊一直在家等着,看见展夫人回来立马迎了上去。

展夫人叹了一口气,揉着眉心把事情说了一边。

展才俊听完惊得跳了起来:“六亿,抢钱啊!妈的!我,我,我……”

展才俊想说砸了他们的店,可想起‘月老’的名字,楞是没敢说,这话嚷嚷出去,怕是都走不出津城。

“还不是怪你这个小兔崽子,要不是你没脑子,至于白白损失六个亿吗?我怎么生了你这块叉烧?”展夫人看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骂完不解气,又轮包砸了两下。

“妈,这怎么能怪我呢,都怪苏念念那个臭女表子!”展才俊一边躲一边嚷。

“哼,我到是小看她了,她居然把项链给卖了,还卖给月老的店!但凡换一家店,我们也没这么被动。”展夫人咬牙切齿又说:“小女表砸,我不会放过她的!敢阴老娘,就让她等着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