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80章 活阎王上门

第80章 活阎王上门


服务生赔笑了两声,哪里又敢多问,等了片刻出租过来,他拉开车门送言战上车:“战爷,车来了,慢走。”

言战上了车,往外扫了一眼,一个小脑瓜探头探脑的张望,似乎想拦车跟上来。

言战嘴角的笑意更浓,索性拿出了电话。

苏念念听见电话铃响,被吓了一跳,连忙左右张望,生怕自己跟踪被发现了,发现言战乘坐的车已经开出去很远。

才躲到没人的角落,调整了一下呼吸,磕磕巴巴问道:“什,什么事?”

“睡了吗?”言战低沉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苏念念一阵心虚,格外的后悔,自己是那根筋搭不对,非要跟踪他呀,这是吃错了什么药啊?

不过事到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说:“准备睡了。”

言战在那头默了默,好一会才说:“我今晚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长辈,结束就回家了。”

“哦……”苏念念应了一声,总觉得言战是在跟她解释什么。

再一次感觉被发现,就好慌,没说几句紧忙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好半天苏念念才稳住心神,又想起言战去张虎办公室的事,原本想着问问张虎,可转念一想,自己今天已经格外神经兮兮的了,她不能当一个小作女,于是安奈下好气,想着什么时候碰见再顺嘴问一句。

云端会所在市郊,空气格外清新,环境格外静溢,不远的地方就是个湿地公园,晚上的景色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苏念念刚才吃的有些撑,又想着萧澜的男模之约一时半会结束不了,现在也睡不着索性就去公园溜达溜达。

只是她没有注意,有个女人一直偷偷跟着她,直到她走进公园,才折回云端会所……

——

越老二家。

越老二正襟危坐,他老婆童秀琴如今上了岁数,在沙发边上绕来绕去,一个劲的絮叨:“那个活阎罗看上我们念念啦?哎呦喂,这可咋办?老头子你得想想办法,咱们老越家可就这么一个女娃,可不能叫人祸害了。”

“行了,你别跟着着急上火,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等他一会来了再说。你回屋早点睡。”越老二安慰着童秀琴,可心里也打鼓。

“这我能睡着?我这心都到嗓子眼了,言战什么人?那是有名的活阎王……”童秀琴絮叨的更甚了。

老两口正说话时,门铃响了,两人对视一眼,越老二扬了扬手,童秀琴紧忙离开了客厅。

“二爷爷!”言战进门朝越老二点了点头。

越老二被这一声‘二爷爷’叫得差点脑溢血,他从哪论的管自己叫‘二爷爷’?

看来张虎所言非虚了。

“战爷太客气了,叫我越老二就行。”越老二满脸的抗拒,不过还是客气的说:“战爷,坐下说吧。”

言战没反驳什么,只是坐在了下首的位置,按照如今的规矩,言战是津城商会会长,他走到哪都是要坐上座的。

可是今天他座在了越老二的下手,意思很明显就是把他当做了长辈。

不过,越老二不这么认为,觉得他这是牛不喝水抢按头,逼着自己同意他和苏念念的事,就很光火。

童秀琴悄悄躲在后头,想听听前面的情况,可岁数大了耳朵不太好使,实在听不清,索性硬着头皮端了壶茶上来:“喝茶,喝茶……”

接着,就赖在客厅磨磨蹭蹭,抱着多听一句是一句的心态,半天不肯走,直到越老二瞪了她一眼。

“战爷,我就有话直说了,我们越家就念念这么一个外孙女,说是放在手里怕摔了,放在嘴里怕化了也不过。战爷人中龙凤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有大把的女人陪着战爷玩,就别为难我们念念了。”越老二深吸一口气说道。

“不是玩,我喜欢念念!”言战淡淡说道。

越老二老脸一黑,童秀琴在后面隐约听见几个重点词,一下又坐不住了,再次冲了出来:“吃水果,吃水果……”

“二奶奶,您也是念念的长辈,别忙了坐下一起听吧。”言战对她说道。

童秀琴听了这话,不管越老二怎么瞪眼睛,楞是一屁股坐在旁边,再也不肯走了。

越老二没多做纠缠,而是看着言战说道:“战爷,恕我直言,一时兴起的喜欢只会害了我们念念……”

“我要娶她!”言战开口打断他。

“你……”越老二感觉再次受到了轰炸。

童秀琴以前只听说过他活阎王的名号,但是从来没见过,刚才看见他那张俊俏的脸,就觉得这也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凶嘛。

听了这句话,顿时来了精神,兴致勃勃的问:“你真要娶我们念念?年轻人,你知道婚姻是什么吗?”

“生同寝死同穴!保护她、给她幸福、让她永远开心,拥有最完美的人生。”言战淡淡的回道。

越老二听了这话,眉头皱了皱:“说的倒是容易!你了解念念吗?你知道她的处境吗?你凭什么觉得你能做到自己说的这些。”

“就凭‘言战’两个字。”言战看了他一眼,接着说:“二爷爷,是认为‘言夫人’的名号不足以让念念横着走?”

越老二被这句话噎得没词,是啊!言战要庇佑的人,谁敢让她又半点不快。

“可是,可是……”越老二还想再说点什么,当初苏念念看上展才俊,虽然他们都不太看好,觉得他不是良配,可只要念念喜好,有他们这帮老骨头的庇佑展家到底不敢把她怎么样?

可今天听张虎电话里的意思,苏念念对言战的感觉似乎很不错,这要是两个人在一起言战善待她也就罢了,真要是欺负了她,他们这帮老骨头想帮就难了。

越老二可不觉得杀伐决断言战会在和苏念念不睦的时候,念着惠同村的同乡之谊而高抬贵手。

看着火气冲天,童秀琴还是了解他的想法,偷偷拉了他一把:“我说老头子,你就是想的多!我看他比展家那个小子强多了,不说别的就单看脸,就能让人多吃两碗饭!你也别老想着我们念念被欺负,就算真有那么一天,我们念念自己手里也有钱,离了谁不照样活?年轻人嘛,就该多谈谈恋爱,这次不行就当积累经验了。”

说按,童秀琴又想起什么,接着说:“这社会千难万难都在个‘钱’字上!咱们家也不贪他们家什么,就算哪天他不喜欢我们念念了,只要说一声,我们不要他们言家一毛钱,他们不得乐得好聚好散?倒时候念念手里握着大哥留下的钱,我这手里也有几个不错的后生回头介绍给念念,一个不行咱就找两个,谁比谁潇洒,谁比谁呕心,还是两说呢。”

童秀琴这番话算得上可圈可点。

可言战缺觉得莫名堵心,闷闷回了一句:“二奶奶放心,不会让有您有介绍后生那一天。”

越老二被这么一点拨,也豁然开朗了不少,可还是嘬着牙花子小声说:“你个老太婆不懂,传言,他,他……”

说到这他扫了一眼言战,这话实在没法当着正主的面说,只能凑到童秀琴耳边说:“变、态……皮鞭子抽的……”

言战对自己的传言可谓是了然于胸,以前觉得有这样的传言也不错,至少生人勿进,不过眼下却觉得这种传言似乎该整顿整顿了。

言战默了好一会:“传言……不可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