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83章 值夜老头

第83章 值夜老头


“姓李的,叫你一声李少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敢跟我讨价还价?记住你是谁的狗!得罪我,让你在津城混不下去。”展才俊瞪了所谓的李少一眼。

李少听了这话阴狠的看了他一眼,只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他带着师弟们来津城是为了挣钱了,金主可得罪不起。

因此他再开口是,依旧笑的谄媚:“我怎么敢得罪展少?就是指望着展少赏口饭吃!”

“哼,识相就好!”展才俊冷冷的说着。

说完,展才俊率先走了出去。

李少跟在后面打电话:“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活了!”

不多时,在会所内就能听见摩托的轰鸣声。

“才俊哥哥,你要去哪?”苏心心看展才俊气势汹汹样子十分懵逼,焦急的在身后喊了一句。

她也不是第一次吐槽苏念念,展才俊平时哼哼哈哈也就过了了,怎么今天听见她说苏念念这么大反应?

难不成苏念念在他心里这么重要?所以他才生这么大气?

还是说他们两个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想到这,苏心心的心里‘咯噔’一声,匆匆追了上去。

展才俊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他怎么敢说苏念念诓走他们家六亿,自己为了蒙混过关只能造假银行回单,所以才这么火大。

“没你事,回家去,不许跟着!”展才俊不耐烦的扫了她一眼。

苏心心看着他要吃人的目光,抿着嘴不敢作声,虽然十分好奇这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

等展才俊和李少都走的远了,苏心心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嘲讽的笑声。

“呵,你说你这个未婚妻当得有什么劲儿?看样子展少今晚又不少了一夜风。流了……”燕燕在一旁抿着嘴笑。

苏心心今晚被她的够呛,听了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个小贝戈人,知道我是谁吗?敢嘲笑我?找死!”

说话,苏心心就扬起手照着燕燕的脸删了过去。

可惜这个燕燕也不是吃素的,眼明手快握住了她的手腕,狠狠往后一退:“管你是谁!少在这嘚瑟,老娘怕你?”

苏心心被推了个趔趄,没想到她这么大的力气,说白了苏心心就只是仗势欺人,如今没有人出头生怕被挨揍,只能憋屈的不敢出声。

“喂,你就不好奇展少到底去干什么?你不去我可跟去了……”燕燕扫了她一眼,接着也跟了出去。

苏心心想到刚才展才俊要吃人的目光,有些胆怯,可转念一想,她决不允许展才俊和苏念念再有什么牵连,一咬牙和燕燕一起跟了出去。

——

湿地公园,忽然几辆改装过的摩托车飞驰了进来,展才俊坐在李少的后座,脸上满是期待。

今天他就要让苏念念知道他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这个公园晚上没什么人,每天只留一个老头值夜。

值夜老头照例在公园里巡逻,划破天际的摩托车轰鸣声似破他的耳膜。

老头嘟囔了一句,就寻着方向走去。

远远就看见展才俊一行人,在摩托车上张牙舞爪,这些人年纪都不大也就二十出头。

云端会所这一片早几十年是居民区,那会不少年轻小子在公园约、架,如今这阵仗就和当年一模一样。

“喂,你们干嘛的?公园不让骑摩托车?出去,出去……”值夜老头拔高了音调中气十足的喊道,当年那帮小年轻都是一见人就跑,他故意把动静闹的极大。

载着展才俊的李少瞄了一眼他的神情,立马对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离他最近的是个梳飞机头的小年轻,他收到指示立马一脚油门直奔老头而去。

在离老头只有不过十厘米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围着老头一圈一圈的打转。

老头打了个激灵,这才意识到自己莽撞了,急忙转身要跑,可飞机头的摩托车始终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仿佛逗老鼠的毛。

展才俊此时也跳下摩托,看着公园里三五交叉的岔路,怪笑一声问值夜老头:“老不死的,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女的?”

这大晚上的公园里鬼影都没几个,要说女的,这值夜老头刚才确实在天鹅湖附近看见一个,不是别人正是苏念念。

可看着他们凶神恶煞想也知道没好事,一个小姑娘落在他们手里不玩完了?

“没,没有……”值夜老头哆哆嗦嗦的说着。

“没有?苏心心亲眼看见她进来,老不死的,你敢骗我?再不说实话,要你好看!”展才俊一把将老头揪了过来,拍打着他的脸说。

老头连忙往后推了几部,虽然神色很慌张,可依然说着:“没有,真没有,公园没人……”

“展少,你是斯文人,对付这种硬骨头就交给我们吧。”李少恭维的说着,接着又朝飞机头打了个眼色。

飞机头怪笑一声,轰响了油门,再次向老头驶去。

“啊……”老头尖叫一声,急急的在空档的公园里奔跑开来。

可到底年纪大了,跑出去没多远,就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飞机头再次加大油门,直奔老头,顺着他的有腿压了过去。

“啊,腿,我的腿!”老头蜷缩在地上,弓着身子抱着自己的右腿,疼得直打滚。

“说,人在哪呢?”飞机杯也跳下了摩托,狠狠踩在值夜老头那条断腿上,恶狠狠的问着。

“啊,啊,啊……”老头疼得直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眼皮一翻一翻,浑身还打着摆子。

“别弄晕了,不然这么大的公园找那个女表砸可得花不少时间,我的时间宝贵的很。”展才俊皱了皱眉。

“展少放心,我们角斗笼出来手上都是真功夫,想晕倒装死?做梦?”李少胸有成竹的说完,又看了飞机头一眼:“给展少亮一手。”

那飞机头闻言,一把将值夜老头从地上拎了起来,只手掐着他后脊柱,虽然是外行,可也能看出掐着的是重要的穴位。那老头明明痛得要死,偏偏眼睛里比刚才多些神采,想晕都晕不了。

其他人看着,得意的吹起了口哨。

展才俊对这一手满意极了,看来这些人还真有点本事,他没白养他们。他迫不及待看这些招数都招呼到苏念念身上。

“快说,那个女的在哪?”飞机杯厉声发问。

忽然,一块石头凭空砸了过来,落在了飞机头的鼻子上,顿时鼻梁骨粉碎,血流咕咕。

飞机头一个不防,松开了抓着值夜老头的说,捂着鼻子,大叫:“是谁?有本事站出来!”

“我。”清冷的声音响起。

苏念念从一个岔口的步道走了过来,刚才她在天鹅湖边也听见摩托车和惨叫声,走过来恰巧看见这一幕。

随着她一步一步的逼近,周围的气氛变的格外安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别人或许感觉不出,但是李少能感受到这是来自武者的压迫,就好比百兽见了老虎,忍不住的害怕。

这个女人有这么深厚的武力?

李少凝眉屏住呼吸感受武者的气息,但刚才那种威压仿佛是他的错觉,已经消失不见了。

看着面前二十来岁的女人,李少忍不住嘲讽自己真是想的太多了,这么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功夫?

展才俊也愣了一瞬,不过他倒不是感受到什么威压,而是因为苏念念走得有些急,如今脸上红扑扑的,在昏暗的灯光下别有一番朦胧的美。

不过很快他就恢复如常,怪笑一声说:“苏念念,你还敢出来?省的我费力找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