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85章 苏心心怂了

第85章 苏心心怂了


苏心心收到的视频只是部分片段,正巧是展才俊被李少那帮人毒打的跟死狗一样‘哎呦’连天,而苏念念只有几个站在一旁的模糊镜头,看这段视屏根本看不出苏念念的可怕。

可苏心心对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太骇然了,总感觉视频中苏念念的戾气就要从屏幕里溢出来锁她的命。

这段时间以来,她虽然被苏念念的打压的很惨,哪怕是在惠同村被苏念念掐着脖子,她也没有一刻服过。

可现在她真的太害怕了,这样的苏念念碾死她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她拿什么和苏念念斗?

苏念念握着手机神魂落魄的去了柳海萍家,一进门就如惊弓之鸟般扑进她的怀里,哭哭啼啼说:“妈,我们斗不过苏念念,斗不过……”

“心心,你这是怎么了?”看着失魂落魄的女儿,柳海萍忙问。

苏心心还没从惊吓中回神,握着热水杯坐在沙发里,好一会才磕磕绊绊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柳海萍看着苏心心的视频,也没瞧见苏念念动手,有点不可致信的问:“苏念念真有这么厉害?心心,你是不是看打架吓着了……”

“真的,妈,我说的都是真的!苏念念太强了,那个李少是角斗笼出来的,被打的和死狗一样!我们根本斗不过她,妈!以后我们离她远远的,过自己的日子好不好?”苏心心挽着柳海萍的胳膊,差点哭出来了。

柳海萍看她吓成这样,这才信了她的话,皱着眉思考了好一会,才腾地站了起来:“就算她武力强又怎么样?她还敢打死我们吗?犯法的!心心,别怕,她敢动我们一根手指头,就去吃牢饭吧,这辈子别想出来!”

心心听了这话,恐慌的神情微微得到一丝缓解。

柳海萍接着又说:“心心,这次订婚,妈手里的钱全就填进去了,你爸看了展家打款单对你态度才稍稍好了些,以后对你什么样还是两说!等你以后真进了展家,想在展家站住脚,哪一处不得花钱?”

说到这,她顿了顿接着又说:“心心,这才钱从哪来?只能从苏家来,我现在也算看出来了,有那个死丫头一天,她就不可能让我把钱带出家门,不把她踩下去,你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要去展家看人眼色吗?”

“妈……”听到柳海萍提起钱的事,苏心心才唤会一些神智。

“心心,过完这个暑假,还有一个学期你们就都毕业了!到时候你还得进公司,你觉得她会让你在公司站住脚吗?妈伏低做小这么多年,图得不就是把公司送到你和你哥手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变成真正的人上人!”柳海萍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妈,是我莽撞了!我差点把家里的钱拱手相让了。”苏心心听了这一番话,再次鼓舞起了斗志。

只是这两个人全然没想过,所谓的家里没有一毛钱属于她们,甚至包括苏弘毅都是附着在越家身上的吸血虫。

“乖,这才是我的女儿!”柳海萍摸了摸她的头说:“心心,你要记住,什么都没有穷可怕!宁可死都不能变成一无所有的穷鬼。”

为了鼓励苏心心,柳海萍接着又说:“你哥这几天给我打过电话了,说是谈了比大生意,都是和产业遍布全球的公司合作,我找人打听过了有个约翰夫的可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呢,就连云端会所都亲自送了贵宾卡,就怕人家不去呢!只要你哥的生意谈成了,我们就能跟着一道风光。”

苏心心对苏文杰其实格外的嫉妒,因为他一出生就顶着越家外孙的名号,同样是柳海萍的儿女,偏偏她得不到的东西,苏文杰能轻而易举的到手。

这些年,她格外依赖柳海萍,就是怕柳海萍把心思都花在苏文杰身上,到时候她更是什么都捞不到了。

听柳海萍提起苏文杰,苏心心撇了撇嘴,故意说道:“妈,你别忘了他是越白的‘儿子’,明面上跟你可没什么关系,他就算风光了,咱们也没什么实惠的好处。”

柳海萍最恨的就苏文杰管越白叫妈,而且为了防止被人发现,不只苏弘毅不愿意苏文杰和她太亲近,就连苏文杰自己也不愿意跟她走得太近。

她觉得这都是越白的错,是她抢走了自己的儿子,恨不得下一刻就掐死她。她可从不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贪图富贵。

苏心心这话,算是狠狠刺了她的心,她尴尬了好一会才自我安慰道:“文杰是你大哥,他不会忘了我们娘两的……”

苏心心撇了撇嘴,也没多说,她只要偶尔提醒一下,让柳海萍知道自己和她才是最亲近的就行。

“妈,别管大哥了!苏念念真的太难对付了,我们现在怎么办啊?”苏心心忙着问道。

柳海萍低头思考了一会,苏念念自己撞在枪口上,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放过?

“把视频发给你爸!哼,展才俊被打成那样,肯定不会轻易抬手的。就你爸那个性格,绝对不愿意得罪展家,他要是看到这段视频,肯定会押着苏念念去展家道歉,呵,展夫人不拔她一层皮才怪。”柳海萍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接着又看向苏心心说:“呵,到时候你爸肯定会夸你提前通知他,让苏家少了一次麻烦。”

要是以往苏心心肯定举双手赞成她的主意,不过刚才的那一幕牢牢的刻在苏心心心中,她有些胆怯的说:“万一,万一……她打我怎么办?”

“她敢!她打展家少爷她还有理了?她真敢动手,就叫越家族老来分说分说,越家就生了这么个畜生?”柳海萍猛地拔高了音调。

接着她又看了苏心心,诡异的一笑:“心心,你也不用怕!她不是能打吗?让她连拳头都提不起来就是了……”

“妈,你什么意思?”苏心心听的有些糊涂。

“这世界上有不少‘东西’能让人消磨斗志了,时间久了别说打人了,给点‘东西’让她当狗都愿意……”柳海萍得意的说。

苏心心不是傻子,对柳海萍嘴里的‘东西’了然于胸,脸上微微有些震惊。

“你舅舅这些年的人脉也算广,搞点这种东西应该不难,不过这事也不着急,得找准机会,从长计议。”柳海萍说完,接着又想起什么:“哎,还是我太仁慈了,当初就不应该在她饭里下猪饲料,如果放了重料,现在早被我们牢牢捏在手里了,真是失策!”

苏心心这回已经从惊吓中回神,也是恨不得能把苏念念弄死,跟着一道点了点头。

母女两又说了会话,苏心心把那段视频发给了苏弘毅,还添油加醋的把看到的情形说了一遍。

苏弘毅大半夜接到展才俊被打成猪头的视频,猛地就是一个激灵,又听说是苏念念干的,那叫一个气啊。

他才刚刚和展家结亲,展家也把六亿彩礼汇了过来,虽然还没到账吧,但也算铁板钉钉了。

如今苏念念把展才俊弄成这样,这不是想让两家结仇吗?

立马掏出电话给苏念念打电话,可惜起初打过去是无人接听,再打就被挂掉,最后直接关机了。

气得苏弘毅对家里的下人大吼大叫:“苏念念那个死丫头人呢?去哪了?把她给我找出来,就知道往家里招祸,看我怎么收拾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