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86章 试镜等候区

第86章 试镜等候区


苏念念此时已经回了总统套房,面对苏弘毅的夺命连环call根本不为所动,直接把手机关机扔在抽屉里。

美美的泡了个热水澡,很久没活动筋骨,可出了不少汗。

她从三岁起就被展老爷子抓着练功,多少个日夜都没有间断过,不过越白不喜欢女孩子打打杀杀,她只能偷偷练,直到上一世她认识展才俊,又被柳海萍在饭菜里放猪饲料,变的越来越胖后,她总担心这些都是练武练的,生怕自己变成麒麟臂,就再也不敢练了。

等到她成了两百多斤的死肥婆,就别说练功了,走两步都喘,一身好底子全浪费了。

这一世她认清了这些人,再也不会动摇自己的初心,她的一身功夫都是外公一手一脚教她的,她必须好好练的下去。

这也是外公留给她最危急时保命的手段!

思绪间,她在浴缸里打了个瞌睡,再睁开眼已经一点多了,忽地听见门口传来‘嘻嘻索索’的声音,一个身影蹑手蹑脚钻了进来。

苏念念一个闪身,猛地将人压在了墙上。

“嗷……”来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念念,是我,是我,松手……”

随着灯被打开,苏念念才看清来人居然是萧澜,放下心中的警铃,撇了撇嘴:“做贼呢?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萧澜一阵心虚,嘟嘟囔囔说:“你平时睡的早,我不是怕影响你休息么……”

苏念念又看了她一眼,毫不留情的戳破她:“你是怕我发现你浪到现在吧?最好是,我明早才看见你回来,然后你一脸无辜‘宝宝昨晚好早就回来呐,你睡得那么死都没发现,一点都不关心宝宝’。”

萧澜咧了咧嘴,又是一阵阵心虚,没敢接话绕过苏念念就要往卧室钻。

苏念念笑了笑,一把揪住她的领子把她按在了沙发上审问:“来吧,说说吧,今天怎么回事?”

萧澜又是一阵心虚,隔了好一会才装模作势的说:“念念,我这个工作每天能看见多少小鲜肉你能想象吧?那么多好看的小鲜肉啊!可是人家为了职业操守,楞是一个都没碰啊……啧,我找个男模安抚一下自己受伤的心怎么了?”

“萧澜,你知道我说的是明叶霆!”苏念念挑了摸冷酷的笑,可在她面前这声冷笑不仅全无气势,还透着股浓浓的八卦气息。

听了这话,萧澜猛地没了声,支支吾吾半天才说:“他,我……唔,不熟!不是说了我们一毛关系都没有么?”

“是么……”苏念念满脸不信。

听了这话,萧澜忽地生气一股气:“对,就是!反正这辈子和那个王八蛋也不会再见了!”

苏念念认识她这么久,可从未见过她这个模样,感情这件事很多时候身在其中还不自知。慢慢来吧……

苏念念笑了一声,接着说:“可别打脸啊!”

“哼,再见他我就是狗!”萧澜放下狠话。

说完,一把扑向大床,抱着被子气呼呼的滚来滚去……

——

第二天,天一亮苏念念几个人就赶去了试镜的影棚,除了现场的一些工作人员,主要参与选角的就是总导演秦宇谋、总制片萧澜以及苏念念了,原本应该还有个负责选角的副导演,因为需要统筹今天的试镜演员,大概会和演员一起入场。

虽说只是试镜,但秦宇谋照样布置了灯光,架了摄像机,他要求在镜头里看见每一个演员的神态变化。

苏念念闲不住,索性换了个工作服,跟着场务人员一起铺电线,别看只是个杂活,但是很多剧组拍摄时要么把人家地板划了、要么墙面花了,最后闹出各种纠纷,就是因为这些杂活没干好。

苏念念干得麻溜利索,忽然间听见门口吵杂的厉害,似乎没有停歇的意思。

她回头看了一眼,看见萧澜和秦宇谋似乎在讨论什么重要事,索性自己出去看了一眼。

还没走到近处,就看见柳水月在门口试镜的等候区摆放了一张单人皮质沙发,头顶上方是一把遮阳伞,旁边助理兼经济人谄媚的拿着插着习惯的冰美式,一口一口往她嘴里送。

选角的副导演也站在她的身边,两人嬉笑的说着什么。

其他演员都只能站在离他们几米开外的地方,看着柳水月这么大的架子,忍不住七嘴八舌的议论。

“看她那架子大的,不就比我们多演过几部戏吗?搞得跟影后出场一样!”

“嘘,小点声,别让人听见了,我可听说了柳水月是《坤宁枕》内定的女二号,肯定是大红了,我们可得罪不起。”

“对啊,《坤宁枕》可是秦老鬼的戏,他的戏哪怕只演个龙套都能大红,我们能有机会试镜已经是天大的好事,可别为了点小事毁了自己的前途。”

“就是就是,而且这是风来的剧本,我可听说了《坤宁枕》这个剧本是风来压箱底宝贝,当初好几个大影业砸了大价钱风来都没卖,如今风来的剧本加上秦老鬼,一定会大爆的!我们都忍忍,好好表现,争取拿下个角色。”

然而就当大家正议论的时候,有个人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此人正是付丹琪。

出了上次在云端会所的事,付丹琪被公司解约了,一个没有经济公司的艺人在这一行简直寸步难行。这次的试镜机会,还是苏念念不计前嫌给她的,她必须好好把握住。

今天她特地提早两个小时出门,可依旧堵车堵的厉害,她连忙下车转做地铁才没迟到。

其实她来的也不算晚,比约定时间来早了四十分钟,只不过今天试镜的演员大部分都是选角副导演召集的,多少都打点过,昨晚就被拉到了影棚附近,只有她是个例外。

因为来的晚些,付丹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不小心就站在了柳水月的附近。

柳水月一见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上次云端会所的事要不是她忽然反水,说不定她就蒙混过关了。

这种人还想上《坤宁枕》也配?

她就要让付丹琪知道,得罪她柳水月都没有好下场。

想到这,柳水月眼珠子一转,看着选角副导演,柔柔弱弱的说:“呀,副导,她踩到我的影子了……”

柳水月的经济人一听这话,立马也接话道:“哪来这么不长眼的?不知道圈子里规矩多吗?没听说过踩了人家的影子会让人倒霉吗?你是故意让我们水月触眉头吧?副导,您负责选角,这事可得管管!”

这位选角的副导叫做赵兵,家里是几辈都是做群头的,传到他这也算是几辈子积累下来的人脉。

拿着家里的人脉,在艺人圈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只不过私下传闻还没混上副导时,对收下群演苛待的很,一百二一天的群演费,他得拿走七十。

就连行里不成文的规矩,装死尸因为晦气得包个红包,这种红包钱他也昧。

可是仗着手里资源好,手下艺人谁也不敢说个不字,出门都得一顿夸,就这样混成了小有名气的选角副导。

如今倒是不捞群演的钱了,只是对于这些重要角色,内里乾坤就说不清楚了。

这次柳家可给了赵兵不少好处,一听柳水月这么说,立马推了付丹琪一把:“你怎么回事?赶紧给水月姐道歉!”

付丹琪一个女孩子被他一大男人推了一把,直接摔在了地上好半天才爬起来。

她看看柳水月那张满是嘲讽的脸,抿了抿嘴,经了上一次的事她知道她根本得罪不起柳水月。

只能呐呐的说着:“对不起……”

“哟,连人都不会叫?这是跟谁说对不起呢?哎,这么没诚意就算了吧……”没等柳水月开口,她的经济人先一步抢话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