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90章 她是惠贵妃

第90章 她是惠贵妃


“秦导,影棚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苏念念走到满脸黑线的秦宇谋面前淡淡的说道。

这可算帮他解了大围,立马说道:“试镜,试镜!”

说着,跳出休息室,直奔试镜影棚。

季苍兰想拖着乱叫的季子菲也过去,可是她甩开季苍兰,走到方圆面前,狠狠的撞了她一把,高傲的说:“想跟我抢女主,那就比比看!”

方圆揉了揉肩膀,微头微微皱了皱,并没有作声,只是绕开了季子菲跟在秦宇谋的身后。

如果说季子菲出道即巅峰,最佳女主拿到手软,那方圆真就是万年的老二,捞了无数最佳女配,就愣是没演过女主。

季子菲见状也气呼呼的跟了上去……

——

试镜影棚。

《坤宁枕》的女主是一位被因文字狱被诛九族的老臣女儿,由于当年尚在襁褓,被父亲的一位门生用自己的女儿偷龙转凤替换了下来,她入宫只有复仇一个目的。

前朝影响后宫,她首个目标就是始作俑者的女儿,女二惠贵妃。

她对皇帝的感情从单纯的复仇工具人,到相知相爱,再到互相猜忌,以至最后的心如死灰。

秦宇谋今天给女主试镜选择的这段剧本是三十秒秒初入宫时选秀;三十秒椒房承宠,三十秒封后大典帝,以及最后三十秒绞发……

不得不说,季子菲和方圆飙戏可谓是淋漓尽致,初入选秀时的不动神色、椒房承宠时的娇软少女心,封后大典时的初现帝后离心的微微感慨。

还有最后三十秒的绞发时的心如死灰。

只是这两人演绎出来的人物各有千秋,季子菲的女主多了一份灵动让人沉迷,而方圆的眼里多了一份‘曾经沧海’那种化不开的愁容,更让人怜惜……

秦宇谋看着屏幕上每一帧画面,紧紧的皱着眉,不知道如何取舍,于是低声问萧澜和苏念念:“你们二位觉得呢?”

萧澜怂了怂肩:“我看两个演技都很好,都挺符合女主的,我是制片,要我选,我选便宜的!能省一毛是一毛,哈!”

“……”秦宇谋眉头锁的更紧了。

苏念念抿了抿嘴,调了几个对比画面出来,说道:“秦导,再看看这几个画面呢?”

秦宇谋看着苏念念调出来的画面,仔细的对比了季子菲和方圆的神情,忽然眼神亮了亮,拿着喇叭喊道:“绞发那幕,再演一遍。”

方圆听了这话,依旧没什么反应,倒是季子菲忍不住嘟囔了几句,不过这两个人都是敬业的,都没有多做纠缠,而是各自准备着。

这两幕都被录了下来,放在一起比对。

秦宇谋看完,指着画面说,小声对苏念念说:“你看,季子菲绞发时十分果决,豪不拖泥带水;方圆这幕动作慢悠悠的,似乎还在哼着歌。表演方式各有千秋,但是季子菲最后的时刻眼里依旧是不服输,而方圆的眼里是那种红尘往事皆放下。”

“方圆,方圆是我要的女主!”秦宇谋激动的喊了一声,不过立马往场地内看了一眼,生怕季子菲听见炸毛。

苏念念只是笑了笑,淡淡的说着:“您是导演,演员的事还是您定。”

秦宇谋‘哈哈’笑了一声,说:“苏小姐,你早就猜到了吧?不然为什么会特地把那几个画面挑出来?”

苏念念依旧没有接话。

秦宇谋没有深究,只是有些愁容的说道:“哎,季子菲的气质也挺符合《坤宁枕》,这部剧合作不上,可惜了……”

苏念念又笑了笑,说:“秦导,您再看看季子菲像谁?”

经这么一点,秦宇谋脑海里立马闪过一个角色形象,只不过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欲言又止的偷偷瞄了季子菲几眼。

最后还是深吸一口气,把季子菲招呼到跟前:“菲菲啊,你再演一段。”

“就我演,她不演?”季子菲露出一丝疑惑。

秦宇谋点了点头,脸上尴尬的笑容都快绷不住了。

显然,季子菲并没有从那副神情里看出什么,反而多了一丝得意,转头瞪了方圆一眼:“看见没我可以再演一段,你不用!哼,想跟我比,你还差点!”

说完,还做了个鬼脸。

这个不只秦宇谋脸色更加古怪了,就连苏念念都快绷不住了……

“秦老鬼,演什么?”季子菲蛮开心的问道。

“啊,啊……”秦宇谋被她唤回了神,深吸一口气,想了想说:“你假装前面有个人,拿鞭子抽她,情绪是讨厌、嫌弃、不可一世!”

季子菲低头品了品,琢磨了一下人物,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道具,扭着就走了过去,对着假人狠狠抽了一下,接着就跟那鞭子和夹子有多脏是的,一把嫌弃的扔了鞭子,走出好几遍。

仔仔细细的清理着指甲,翻了个绝世白眼,那小表情巅峰造极!

“是她,就是她!她就是我的惠贵妃!”秦宇谋没忍住高呼出声。

“听见没,我是惠贵妃!”季子菲高傲的扬了扬头,接着脸色僵了僵:“等等……惠贵妃是女二吧?”

秦宇谋还沉溺在发掘新角色的喜悦中,兴致勃勃的说着:“这部剧充斥着后宫的权利和欲望!惠贵妃这个角色看似嚣张跋扈、心狠手辣,但实则她是整部剧唯一真爱男主的,她的心愿始终都是纯粹的爱。虽然最骄纵但是最单纯,我想找的一直就是那种骄傲骨子又透着股憨的演员!”

季子菲听完,差点哭了,气得直跺脚:“秦老鬼,你让我演女二就算了!你还说我憨!”

秦宇谋跟季子菲合作了很多次,私下关系不错,平是也能容忍他的小脾气,但是在选角这种重要的事情上,绝不含糊完全没有人情可讲。

哪怕季子菲还在大吼大叫,秦宇谋还是把赵兵喊了过来,让他准备合同。

方圆那份签的很快,她签完很快走了。

只剩下季子菲这份女二的合同,赵兵拿着合同,看了眼季子菲也有些犹豫,他可收了柳水月不少钱呢,于是硬着头皮说:“秦导,今天来试镜的演员里,有个叫柳水月的,她的气质也很符合女二号,要不您也看看,给个机会?”

没等秦宇谋开口,季子菲忽然‘哇’地一声哭了:“我比不过方圆,我还不比不过柳水月了吗?你们太欺负人了!”

说完,哭唧唧的跑了出去。

这位祖宗的性格季苍兰最了解,生怕她又惹出什么麻烦,连忙要追出去。

苏念念思考了片刻,拦了一把说:“我去劝劝她吧。”

季苍兰思索片刻,说:“也好,我天天在她耳边念,换个人也好!”

——

影棚大楼露台。

季子菲站在栏杆前哭哭啼啼。

“妆花了!”苏念念走上前递了张面巾纸过去。

“要你管!”季子菲红着眼睛凶巴巴的说着,不过还是把面巾纸接了过来。

只是这位影后并没有擦眼睛,而是试镜擤鼻涕。

苏念念到现在真的绷不住了,一言难尽的说:“我听说影后季子菲的人设是——高冷女神、出尘仙女?”

“不用你夸我!夸我,我也不演女二!”季子菲扫了她一眼,刚才在片场她也看出来苏念念在今天选角工作中有很重的话语权。

“……”苏念念看她那么自恋,真的不忍心说她并没有夸她的意思。

看来季氏长期以来一直不让她参加接受参访和参加综艺也是有道理的。

短短半天的接触,苏念念就发现这货,但凡亲民一点,就得让粉丝发现,脑子不是太好使。

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越是单纯的人越能任由导演泼豪挥墨,演出入木三分的人物——毕竟,脑容量也就这么多了,想了角色就没智商想别的了。

苏念念狡猾的眨了眨眼睛:“你是不是讨厌方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