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94章 新版剧本

第94章 新版剧本


苏念念看了他们一眼,她能理解他们的难处,《坤宁枕》对他们来说太珍贵了,他们容不得这部剧胎死腹中。

如果是上一世苏念念或许会选择妥协,但是这一世不会了,因为她知道这些人只会得寸进尺,永远喂不饱。

“秦导、澜澜,你们真的认为让她演女主就万事大吉了吗?你们真的觉得她会言而有信?难道她就不会捏着剧本索要更高的片酬、更好的待遇,甚至加更多的戏份,让整个剧组都捧着她一个人?要知道这部剧从现在到上映还有更长的路要走,她能捏着剧本一遍一遍勒索你们,你们就让她这样为所欲为?”苏念念淡淡看着两个人。

看着这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苏念念接着又说:“而且到现在为止,并没有查出来是谁把剧本泄露给她的,你们说背后握着剧本的人看见她这么轻而易举的拿到了好处,会不会眼红?会不会也想分一杯羹?”

“可是……这部剧不仅仅是一部商业剧,甚至可以说是对古代礼仪的一次复刻,必成经典,就这么放弃,也……”秦宇谋呐呐的说着,苏念念的话虽然让他心惊,可即便是被人牵住了鼻子,他还是不想放弃。

“腐肉就得一次剜干净才能根治!总之,我宁可放弃《坤宁枕》也不会任人宰割,我相信放任这帮人会比放弃《坤宁枕》失去的更多!”苏念念笃定的说道,接着又看向萧澜:“萧澜,你呢?”

萧澜默了默,隔了好一会猛地一拍桌子说道:“我萧澜长这么大,还没这么窝囊过,《坤宁枕》有这种祸害,上了也不会好哪去!念念,我听你的,大不了《坤宁枕》不拍了,还能叫她们欺负到头上?”

秦宇谋听了这话,也细品了好一会,叹了口气说:“哎,是我得失心太重了!还不如你们年轻人,我做《坤宁枕》的初衷就是要做出最高本质的好剧,让人更了解清廷,差点就失了本心。”

说倒这,秦宇谋露出一丝剧本,还是忍着痛说:“既然剧本已经泄露了,那些人不榨干《坤宁枕》最后一丝利益不会罢休的,注意会把这部剧搞烂!既然如此,重新再来吧……”

“喂,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我忙的很,可没时间浪费你们身上。”柳水月在隔间里喊了一句。

“我去跟她说,宁可不拍《坤宁枕》,她也别想演我的剧!”拿定了主意,秦宇谋恢复了神态,起身就要走出去。

“秦导,稍等……”苏念念忽然狡黠的笑了笑,说道:“也别那么悲观,《坤宁枕》未必没有转机……”

“你什么意思?”秦宇谋眼里露出一丝疑惑。

苏念念从包里拿出一摞打印好的剧本,交到秦宇谋手上:“秦导,您看看……”

秦宇谋凝眉翻了几页,越看越停不下来,忍不住惊呼:“《坤宁枕》,新版《坤宁枕》的剧本!”

“我看看……”萧澜也凑了上来。

秦宇谋把剧本往她那边挪了挪,两人凑在一起,边看边说:“你看,剧情完全不一样了!更考究,人物更立体也有更有深度,这比我们现在手里的剧本好太多了,是我见过最好的剧本!”

萧澜也看得两眼发亮,惊呼:“念念,这个版本你什么时候写的?我怎么不知道?”

苏念念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上一世《坤宁枕》出事,虽然没有涉及到剧本泄露,但出了那么大的乱子,苏念念从觉得存在的问题肯定不小,所以这一世萧澜跟她说要拍《坤宁枕》的时候,她就把剧本从头到尾修改了一遍。

不,不能说修改,应该说推倒重写!

而且这个本子是她上一世随手写的,没话太多心思,有很多地方她不是很满意,既然这是风来的第一部片子,她就让它最到最好。

不过她没有早早拿出来,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耍幺蛾子,如今这不就揪出一个来了?

刚才她能容忍柳水月蹦跶这么久,完全就是想让秦宇谋和萧澜有破釜沉舟的心,上一世《坤宁枕》落到最后的境地,不得不的说也有当断不断的原因。

这一世,她要把所有事拉回正轨。

“再没主意,我可要走了!”柳水月又喊了一嗓子。

秦宇谋拿着新剧本欢喜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根本没时间搭理她,只一页一页的蹲在地上跟个孩子似的看剧本。

倒是萧澜揉了揉耳朵,不耐烦的走了出去,看着她说:“吵死了,要滚快滚,别再这碍事!”

“呵,萧制片,你怕是还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吧?我可听说《坤宁枕》前期已经投了好几个亿,呵,剧本透露出去你的钱都得打水漂,风来就完蛋了!萧制片,我劝你对我还是客气点。”柳水月闲闲的理着自己的指甲,满脸全是嚣张。

“滚蛋,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别在这碍眼!你就记住,我们风来的剧本,以后绝不找你!”萧澜扬手打发她,接着又说道:“对了,你要是敢透露《坤宁枕》,就等着打官司吧!”

“打官司就打官司!哼,剧本这种东西说不清楚,到时候别说我反告你们盗取我的剧本!”柳水月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拎着包往外走,嘴里还恶狠狠的说着:“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完,柳水月扬着头走出了试镜影棚,‘砰’地把门摔的碰碰响。

她才不怕她们,这帮人就是嘴硬,等她回去就先发一点点剧本片段到网上,倒时候这些人肯定还会哭着求她!

萧澜看着她就来火,看着她的背影,又口吐几句芬芳才解气,只是等她走的远了,才猛地一拍脑门:“擦!我怎么让她走了,还没问她剧本从哪来的!”

秦宇谋这时也意犹未尽的放下了新版剧本,陷入了沉思,呐呐的说道:“是啊,怎么会泄露了呢?”

“这个本子我收到已经几年了,一直存在U盘里,锁在保险箱里,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就连秦导都是签书导演合约之后,才把U盘给他的……”萧澜理了一遍自己这边的情况。

“我从萧澜那到U盘,就存在了专用的电脑里,那个电脑从来没连过网,始终都是单机状态,应该不会被人黑了……”秦宇谋也思考了一遍。

苏念念其实心中已经有了人选,但是这么明显的问题,秦宇谋却没有察觉,说明他下意识并不想怀疑这个人,她需要做的是引导秦宇谋引起警觉。

“澜澜,你保存剧本的U盘,是和其他存剧本的U盘锁在一个保险箱里?”苏念念把落在秦宇谋身上的目光收回,反而问了萧澜一句。

萧澜没察觉太多,只是下意识说道:“是啊,我都是一个剧本一个U盘,而且是我都不放公司,全是放在我家的卧室的保险柜,不可能有人动过!再说如果有人去偷,也不会只偷《坤宁枕》,虽说这部剧是我最看重的,可也不是风来版权费最高的……要偷的话怎么都多偷点吧……”

“应该不是萧澜那边的问题,如果源头上出了问题,早就应该被曝出来了。”秦宇谋符合了一句,接着说:“难道是我这边出了问题?不应该呀,没人碰过我电脑啊……”

说完,秦宇谋猛地想起什么,忽然说道:“是他,难道是他?这怎么可能?”

苏念念听了这话,立马追问:“秦导,怀疑的是谁?”

秦宇谋艰难的挤出两个字:“赵……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