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263章 番外25试探

第263章 番外25试探


柏菁菁和汤绍相互对视了一眼,又悄悄看了看和言梨并肩坐着的蒋熙成。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蒋少会出现在这儿!

言梨也很郁闷,因为明小萧托付给她的人明明是陈辰。

几个小时前,言梨派人去接陈辰,却被告知,因为怀疑薛家的人找到陈辰了,明小萧把人接去了明宅。

但因为明小萧的司机一时间粗心大意,听错了明小萧的交代,把陈辰送到了蒋熙成的住处。

蒋熙成的别墅有一个巨大的游泳池,陈辰路过时,掉进游泳池了。

人就是这么倒霉,明明在路上好好走着,偏偏就身体失去了平衡了。

言梨听说后叹了叹气,想,陈少真是个可怜人啊。

陈辰的身体素质太差了,虽然掉进游泳池后很快被用人打捞上来,但因为不会游泳,掉下去之后喝了不少水。

没有喝中毒,但言梨派去的人看了看,汇报给言梨的时候也很同情陈少,摇了摇头,说,陈少的样子和中毒也差不多了。

陈辰病怏怏地躺在床上,着了凉,以为躺一会儿就好了,没想到竟然发烧了!

家庭医生火急火燎地赶到后检查一番,说是因为陈辰惊吓过度了,才导致的高烧不退。

原来陈少自从到了津城,过得也非常不安稳,白天怕见到薛小姐的熟人,晚上怕被薛小姐的人抢走。

这下陈辰直接病倒了,留在了蒋熙成的住处,蒋熙成倒是愿意收留的,言梨派去的人来河岸边时,也都把情况说明白了。

可是,言梨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蒋熙成也来了。

言梨看到蒋熙成那张脸,就没法质问,暗暗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于是在柏菁菁和汤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比赛,而围观的吃瓜群众出现后,个个都惊呆了。

汤绍郁闷地朝言梨和蒋熙成的方向看了看,心想,言梨什么时候和蒋少关系这么好了?

蒋熙成坐在言梨身边,手里有一个专业的鱼竿,言梨躺在躺椅上,呼呼大睡的同时,身边也摆着一个十分秀气好看的鱼竿。

这个鱼竿一看就是好看不好用,蒋熙成不喜欢钓鱼,言梨也不喜欢。

所以,言梨放在一旁的鱼竿动了动,言梨也懒得探头去看。

没过多久,蒋熙成把鱼钓上来了。

言梨听到了动静,眉头动了动,忍不住好奇地睁开眼去看。

言梨遗憾地说道:“竟然不是菁菁也不是汤少……你们两个人要努力了哦。”

柏菁菁紧张地盯着自己的鱼饵处。

汤绍也看了看他的鱼竿,又看了看两边的桶,双方到现在都一鱼未收。

蒋熙成收了鱼竿的线,言梨把身边极具公主风的水桶递给了蒋熙成,蒋熙成顺手接过,把鱼取下来顺畅地放进水桶里。

这一切的过程,两个人之间毫无交流,更没有任何眼神的互动,甚至可以说,如果是一般人做这些事情,会毫无看点!

但是吃瓜群众惊呆了!

因为做这些的两个人是言梨和蒋熙成!

他们竟然还有点默契?

还是吃瓜群众脑补太多了?

要知道,言梨和蒋熙成在公共的视野里,是不怎么认识的两个人。

再看言梨给蒋熙成安排的这个位置……怎么说呢?就只有他俩配得上坐在这儿。

但要命的人,这一个魔鬼一个大佛往中间一坐,围观的吃瓜群众的气都出不顺了!

还有比这更要命的吗!

这是什么炼狱模式!

这是看一场愉快的撕逼钓鱼比赛该有的气氛吗?

还有,为什么大家都不敢说话了!

但是……

还是有人悄悄开始聊天,在风和日丽的天气里,围观钓鱼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有人说:“这是要组cp了吗?言梨怎么请了蒋少!”

“少乱说啦。”

“不知道啊,蒋少来的时候也没有说原因,言梨也没有解释一句,感觉两个人就是稀里糊涂呆在一起了。记不记得当时的场面?”

“当时蒋少出现了,言梨正躺在躺椅上,看到蒋少的时候有点诧异,然后就……”

“理所当然地给蒋少找了个位置坐了。”

“这么随便的吗?”

“你来的晚,没赶上好戏看。”

“可是他们不是对头吗?”

“你听谁说的?”

“言梨很少的谁气场不合,但蒋少算一个吧……”

众人纷纷点头,觉得说的有道理,这时,有不一样的声音传过来了:“但我真想说一句,他们两个待在一起,气场太诡异了……”

“对啊,超级诡异,我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说不上来……”

正处于舆论中心的人,此时还在悠然地观赏河景,言梨起身凑到汤绍旁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汤绍的表情很纠结,不知道回答了什么,没有人听到。

蒋熙成也只能看到言梨的身影。

言梨退回来,坐回自己的躺椅上,用手当扇子扇了扇:“好热啊。”

众人:“……”

最热的人还是柏菁菁和汤绍。

蒋熙成想到了他来时,正好听到柏菁菁说的一句话。

当时柏菁菁坐在言梨身边很生气,说她一定要赢了汤绍。

但言梨这场比赛看来谁都不肯帮了。

汤绍的鱼竿纹丝不动:“……这不科学!”

柏菁菁也很焦灼:“有什么不科学的?明明是你技术不好!”

“……”男人最怕别人质疑自己的技术!

柏菁菁说完,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擦了擦头上的汗。

言梨左右看看,又看了看蒋熙成旁边的水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比赛的两人毫无进展。倒是蒋熙成,钓了两三条鱼。

言梨让人又拿来一个水桶:“啊,我也好想学钓鱼。”

鱼竿飞出去,言梨的水桶和蒋熙成的水桶挨在一起。

众人:“……”

蒋熙成的水桶里,鱼忽然少了一条,柏菁菁的水桶里却多了一条。

围观群众看在眼里,哭泣在心里,蒋少,您是被石化了吗!您说句话啊,请让言小姐对钓鱼这个爱好认真对待!

言梨把最后蒋熙成的一条鱼放在了柏菁菁的桶里:“好了,比赛结束!我宣布柏菁菁胜出!”

众人:“……”

言梨慢悠悠地起身走人,把遮阳帽戴在了头上。

“蒋少爷接下来是不是还要回去看生病的陈少?”

“言梨小姐上车吗?”

“陈少是明小萧的朋友,又是蒋少爷的朋友,这点让我很不放心。”

“言梨小姐不放心什么?”

“万一陈少起床喝水,又碰到什么桌子、椅子,骨折了可怎么办?”

言梨上了车,对上了蒋熙成的视线。

蒋熙成问:“你为什么不说?”

言梨坐下了:“你让我说什么?”

蒋熙成没有回答:“我很好奇,言梨小姐和汤家的少爷谈了什么交易。”

言梨不喜欢交易这两字,更何况她也没和汤绍谈交易。

蒋熙成看了看言梨:“今天比赛的事情,我猜,柏家和汤家都知道,汤的少爷为了自己的面子,不能让你的朋友柏菁菁赢,为了汤家和柏家的交情,又不能让柏菁菁输。”

言梨看车窗外,柏菁菁快要昏倒了,汤绍负责把人送回去。

围观群众说着就散了。

“啊,那不是言梨吗?她怎么上蒋少的车了?”

“是啊是啊,她不是说她和蒋少不熟?”

“也许人家只是在人前不熟,人后嘛……”

“这么说,那天在明少的聚会上,也许郭雯雯和涂梦说的都是真的?”

“当时你们都不在场吗?我记得言梨和蒋少确实不在那个房间。”

“可是万一他们躲在哪呢?又或者从窗户逃走了?”

“拜托,那又不是一楼!言梨和蒋少要是翻窗户,能没人看见吗?”

“怪了怪了,那天两个人确实不在房间,可后来我问过其他朋友,却发现当时也没人知道他们两个人在哪。”

“这是不是说明……”

言梨听着听着就困了。

这时候要是问言梨一句,为什么不解释?

言梨也只会悠悠地说:“解释它干嘛。”

几天后言梨会看到关于她的一些辟谣文章,文章里细数她被人误传的谣言。文章还说,她和被传绯闻的人都没有任何关系。

当时言梨看到这些文章,又在纳闷地想,怎么回事?

这种如有神助的感觉怎么又回来了?

这些都是后话。

此时此刻,言梨照顾陈辰的事情被安排上了日程,言梨和蒋熙成来到他的住处。

言梨对陈辰保证道:“你放心,既然明小萧把你交给我,我就肯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陈辰因为发烧脸颊很红,他红着脸点了点头,一副娇羞的模样,言梨是明小萧的姑姑,虽然和陈辰年纪相仿,陈辰还是天然觉得言梨比自己的身份高一层。

蒋熙成在陈辰的房间外等言梨,言梨出来后看到蒋熙成。

言梨在门口站定了,手里勾着一个东西,像是一个钥匙扣,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玩偶。

言梨悠悠地道:“蒋少爷。”

蒋熙成仔细看,看清了言梨手里的东西,是那张画做成的玩偶。

言梨的目光微深,带着一股充满探究的力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