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264章 番外26试探

第264章 番外26试探


蒋熙成看到了那个Q版小人儿,又看了看言梨。

言梨说:“蒋少爷,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我忘了什么事?”

“有时候你不该帮我。”

有的人,眼睛就会说话。

蒋熙成不确定言梨的眼睛里,此刻透露出的是什么,她的眼神好像比平时锋利了一点,但仔细看,又懒散了一点。

这么对视了片刻,蒋熙成摸不准言梨的意思,想了想,还是先自行走到了一旁了。

言梨也跟着淡淡地收回了视线。

蒋熙成吩咐手下道:“再去请一次上午来的家庭医生。”

上午的那个家庭医生是临时请来的,因为了解陈辰的情况,也就没有换人。

这期间,言梨始终没有开口,和蒋熙成面对面坐在沙发上。

没多久,手下就把家庭医生带过来了。

家庭医生规规矩矩的,跟着那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上了楼,一拐弯,就看到气派的别墅里待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家庭医生的脚步一停,听身边的保镖对蒋熙成恭敬说:“蒋少,医生请来了。”

蒋熙成从沙发上起身了,看向那名医生,道:“辛苦了,请。”

“您客气了,蒋少。”

“时医生,您这边来。”阿南带着家庭医生朝陈辰的房间走去了。

言梨听到声音转过头去看了看,一来好奇,二来,也没人注意到,言梨正在一边摆弄玩偶,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蒋熙成的声音。

言梨观赏着手里的Q版小人儿玩偶,虽然大小只有只有手掌心那么大,但是因为是手工定制的,所以小人儿做的还是栩栩如生,和画出来的十分相似。

言梨恶趣味地想,哪怕是不熟悉蒋熙成的人,看到小人儿长了一张妖孽脸,说不定也能立刻联想到这个男人?

家庭医生从沙发后方经过,先是看到了言梨的侧脸,只觉得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再看清言梨的脸时,微微一顿。

阿南误会了,朝家庭医生道:“时医生,是前面这一间。”

“啊,噢,好好。”时医生跟着走了。

时医生心里琢磨着,总觉得这个女孩有点眼熟。

但是这位姓时的家庭医生也没有见过言梨,心想是自己见的人太多了,记错了。

蒋熙成回头看了看言梨,四目相对。

言梨慢悠悠地转开了视线,朝那个家庭医生看了看,眼神里似乎有一种玩味,她很快又收回了视线,继续专心地欣赏着自己手里的小玩偶了。

家庭医生进了陈辰的房间,给陈辰看病,蒋熙成跟了进去,阿南很快从房间里退出来了。

言梨看到阿南,好奇地问他:“这是蒋少请来的医生?”

“是,言小姐,蒋少来时身边没有带医生,请来的这位是津城的家庭医生。”阿南不冷不热道。

“他有资格证吗?”

“当然有。”

“他的资格证你们看过?”

“这是当然,”阿南略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忍着说道,“不知道言小姐是在怀疑什么。”

言梨无所谓地说,“我就是好奇,你们是从哪把人找到的。”

阿南的态度十分冷漠:“津城人才济济,言小姐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对这种事可能不是很懂,找一个家庭医生其实没有言小姐想象中的难。”

言梨发现这个保镖对自己有敌意。

保镖道一声抱歉失陪了,很快就下楼了。

言梨眯起眼睛来想,津城的家庭医生?

陈辰的房间里,蒋熙成让医生查看了陈辰的病况。

陈辰还在房间里咳嗽,脸红红的,很脆弱的样子,看起来病的还不轻。

“熙成,我是不是要凉凉的?”陈辰娇声娇气地问。

蒋熙成淡定地安慰陈辰:“不会,医生已经请来了,你不用担心自己的身体。”

“可是这位医生把我说的,好像很严重……”

陈辰看了看那位医生,医生的穿着打扮给人一种很专业的感觉。

“陈少的病情……”医生说着,话说了一半,也没有说完,让陈辰更加有压力了。

时医生认真地给陈辰检查,一会儿询问了陈辰很多情况,一会儿仔细地看看陈辰,整个过程十分细致。

阿南重新返回上楼时,正好看到蒋熙成从陈辰的房间里出来。

没多几分钟,时医生也从陈辰的房间出来了。

蒋熙成想到刚才陈辰的样子,对陈辰还是担心的,问:“时医生,我朋友是什么情况?”

时医生沉思了半天,面色十分严肃,没有说话,阿南在一旁有点懵,但也不敢多言。

蒋熙成给了时医生足够的时间思考。

阿南在旁边对蒋熙成道:“蒋少,我进去看了看陈少,他睡下了,陈少生病了,本来明少说把陈少接到他那边的,现在,您看先把人送过去吗?”

蒋熙成把人送过去肯定是不放心的,陈辰身体弱,他说:“让陈辰先住在这里。”

“是,蒋少。”

蒋熙成又看向了时医生:“医生,我朋友有什么问题,你大可以不用避讳,直接和我讲。”

“这……”时医生的面色带着犹豫。

看来陈少的病情真的很严重!

阿南在旁边也跟着着急!

蒋熙成保证道:“我朋友生病就是我的事情,我会全权负责。如果是因为钱的问题,你只要把他治好,我这里不会亏待你。”

本来是不想让陈辰被薛小姐知道行踪,但是如果有必要,蒋熙成也会把人送到医院。

言梨看向时医生的眼神里,忽然带着一种看热闹的玩味神色来。

时医生沉思片刻后,像是确定了病人的病症,正经地说道:“蒋少,陈少的这个情况是病得十分严重啊!”

蒋熙成:“……”

蒋熙成想了想,还是先忍住了反感:“麻烦时医生具体说明一下情况。”

“这……”时医生笑眯眯地说,没有立刻回答蒋熙成的话,“我给人看病,治病要收费,询问病情也是要收费的……”

阿南愣了愣,什么?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种说法!

蒋熙成的眼神淡了片刻,淡淡说道:“时医生请说。”

“要我说嘛……”时医生继续卖着关子。

言梨看着这个时医生,忽然眼睛笑了起来。

时医生这才说:“蒋少,您听说我说,情况是这样的。”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时医生叽里咕噜说了大半天,把陈辰的情况说的天花乱坠。

一会儿说陈辰时因为思虑过重,需要调理,一会儿说需要先把烧退了,一会儿又说陈辰应该吃更多的药,毕竟陈辰的状况很危险。

阿南在旁边听的云里雾里的,虽然不明白,但觉得说的也不错。

但这个时医生虽然说听着逻辑没问题,仔细一想,没有说任何有用的信息。

他一句都没有说到重点上,这位医生上午来的时候,也只是看了看陈辰的情况,开了些基本的发烧感药,让陈辰先吃下,这么一想,其实医生说的话和上午差不多。

听到这里时,蒋熙成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不想再听下去了。

“阿南!送客。”

蒋熙成挥了挥手,让人把医生送走了。

等阿南回来,立刻对蒋熙成认错:“蒋少,是我失职了!”

蒋熙成捏了捏眉头:“以后注意一点。”

“是,蒋少!”

蒋熙成刚才听了那个医生的一番话,现在还头疼的厉害,没想到一个人能胡说八道到这个地步!

休息了一下,蒋熙成忽然听身边的阿南说道:“奇怪,言小姐呢?”

蒋熙成转头一看,发现言梨不见了!

阿南的脸色也变了变。

蒋熙成立刻起身去找,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言梨的身影。

蒋熙成想,难道是觉得无聊走了?

蒋熙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情绪会因为一个人而产生变化。蒋熙成以前觉得这种情绪很可笑,因为一个独立的人,怎么会因为别人一丁点微小的举动,就产生强烈的心里波动?

回到二楼时,蒋熙成看到陈辰的房间门半开着。

蒋熙成先是脚步一顿,随后走近了陈辰的房间,他准备开门看陈辰是不是起来了。

蒋熙成正要推门,却隔着半个门板,听到了言梨的声音。

言梨正站在床前,和被窝里刚刚苏醒的陈辰说话。

陈辰刚看到言梨进来的时候,那双鹿眼还有点小小的惊恐。

言梨想,怪不得明小萧当初要那么交代。

言梨看着陈辰,眼睛笑了起来。

“陈少爷,家庭医生不靠谱,你还是应该让我帮你治一治才好。”

“你……你会治吗?”陈辰表示怀疑。

“明小萧没有告诉你吗?我是神医。”言梨说道。

“可是我听说,你一天都没有当过医生。”陈辰瑟瑟发抖。

言梨的眼睛像小狐狸一样眯了起来:“你怎么能说我没当过医生呢?我虽然没医治过病人,可是学医学了十几年,比很多医生资历都要老。”

“可是……”

言梨又看了看陈辰,眼角笑得更深了:“而且,我马上就有第一个病人了,是不是?”

什么?

他竟然是言梨的第一个病人?

刚刚陈辰就被那个医生吓得半死,现在听到这句话,陈辰浑身一颤,整个人剧烈哆嗦了一下,又昏过去了。

门外的蒋熙成:“……”

言梨还和之前一样,使坏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变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