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265章 番外27把东西忘在他家了

第265章 番外27把东西忘在他家了


言梨让人把药熬好,给陈辰喝下了。

陈辰昏昏沉沉地继续睡了。

言梨转头看到蒋熙成在门外,目光带一点点的遗憾:“我难道……比薛小姐还可怕?”

蒋熙成:“……”

蒋熙成看了看熟睡的陈辰,对言梨道:“今天辛苦言梨小姐了。”

“蒋少爷客气了。”言梨从房间出去了。

言梨照顾陈辰时为了明小萧,其他人的事情,与她何干?

言梨来到楼下,既然给人看病,就是尽职尽责的。

言梨交代说:“陈少喝了药,还要睡一会儿才会醒,方便的话,请蒋少爷让人过半个小时去看一看陈少的情况。”

蒋熙成点了点头:“言梨小姐放心,我会吩咐下去。”

“那就行,蒋少爷做事靠谱,我也好给小萧一个交代。”言梨起身,准备走了。

“言梨小姐。”蒋熙成喊住了言梨。

蒋熙成自己也对这声脱口而出的话感到奇怪,他看了看言梨,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但话到嘴边想开口问,却一时间也想不出来要问什么了。

言梨这回竟然也没有多说几句话,见蒋熙成没再追问,就让言家的司机开车过来了。

“我送言梨小姐出门。”

蒋熙成起身,送言梨出了别墅,言梨让蒋熙成在台阶下止步了。

言梨步行离开,蒋熙成回到别墅后,吩咐阿南:“过段时间去看看陈少的烧有没有退了。”

“是,蒋少。”

过了一会儿,阿南来到二楼,准备去陈少的房间,无意中发现休息区的茶几上多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呆萌呆萌的小玩偶,看脸,是一个长得漂亮的男人,男人坐在椅子上,微微歪着脑袋,模样十分乖巧可爱。

阿南奇怪地想,欸?怎么感觉……这个小人儿长得有点像蒋少?

……

言梨走了没两步,就看到言家的车开过来了。

司机将车稳稳地停在了言梨的身边。

言梨要上车时,看到车里坐着的一个人,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开心说;“你怎么来了……”

话音没落,不远处经过的一个男人看到了言梨。

因为离得较远,起初男人没敢确定,直到看到了言梨的车,再看看车旁的女孩,洛明翰才敢确定那就是言梨!

言梨从倒车镜看到了男人,急忙关上车门,男人迈着愉快的步子来到车旁,笑容如沐春风:“小梨!”

言梨一个转身,面色恢复了正常,笑眯眯地看了看男人:“师哥!”

“没想到能在这儿碰到你!”言梨的师哥洛明翰爽朗说道。

“明小萧的朋友在这儿住,生病了,他们啊……是请我来看病的!”言梨笑眯眯地说。

洛明翰听完一愣。

什么!

小师妹都给人看病了?

洛明翰额头冒出了冷汗,同门师哥弟姐妹之间不是广为流传着一件事——言梨小师妹从小就悟性极差,而且是老师最不放心的徒弟吗!

这么多年老师一直不让小师妹给人看病,据说,就是怕小师妹把人给看出事来!

毕竟师兄弟们都说,小师妹连发烧感冒的小病,都是稀里糊涂配药的!

记得他师哥的师哥就说,小师妹还不是个小女孩,而是个小小女孩的时候,就喜欢胡乱抓药!

小师妹选药材的时候,也不是看那一味药有没有治疗效果,而是看那一味药的颜色和样子好不好看的!

洛明翰自己也记得,这个小师妹啊,从小就爱把各种药材进行奇奇怪怪的组合搭配,熬出奇奇怪怪的汤药来,把他们这些师兄弟姐妹头疼的要命!

可是,言梨又是老师最宠爱的徒弟,小师妹的嘴很甜,更是没有人会责怪小师妹。

所以唯一麻烦的是,他们时不时要被小师妹拽去尝试各种奇奇怪怪的药水,但是没人能禁得住小师妹的撒娇……

于是,一众师兄弟姐妹们每天排队去试药,结果就是,他们今天腹个泻啦,明天长个痘啦,后天腿疼起不来床啦,小师妹很有雄心壮志,说,她要配出来世界上最美的药!

什么药最美?

就是能让人美容养颜的药,喝了就能变成最美的人的药!

看到这个每天都不务正业的小师妹,老师很生气!最后只能说,以后不准再让小师妹给他们配药了!在没有学好之前,也不准小师妹给人看病!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专心跟着老师学习了!

然而第二天,一个小小的身影又悄悄钻进了他们的房间,给每个人的手里送了一碗黑漆漆的药……

洛明翰想到这些,多年过去,还是有一种被支配的恐惧……

言梨笑容甜甜的;“洛师哥,你在想什么呀?”

洛明翰讪讪地笑了,心里那叫一个凉凉。

“也不知道小萧的那个朋友……怎么样了?”

“放心,全都好了!”言梨拍胸脯保证,说完,言梨又有点纠结地拧了拧眉头,不太确定地对手指,弱弱道,“就算现在没好……过了今晚也肯定就好了!”

师哥:“……”

那说不定就好不了了!

洛师哥本来还想说两句,但看到言梨的笑容单纯可爱,也说不出其他话来了。

“那……希望小萧的那位朋友身体能早日康复!”

“放心啦师哥,小萧的朋友只是掉进水里,没有伤筋动骨,小小的发烧感冒而已,明天就会好的!”

“好的,小师妹,我对你有信心。不过,我的朋友现在还在等我,就不能和你多聊了!”

“嗯嗯!”言梨点头如捣蒜。

“那我先走了,小师妹!”

“师兄再见!”

洛明翰的心情愉快又复杂地离开了,言梨看洛明翰走远了,才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看了看坐在车里的沈璇。

“上车吧。”沈璇笑着说。

“你怎么来了?”言梨上了车,把刚才的话问完。

沈璇解释道:“我从会所出来,看到了言少,他说你今天出门去钓鱼。我本来想改天找你,言少又说,你今天没有带保镖,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事,我如果有时间就来看看你。所以,我就搭了个顺风车,坐你的车来了。”

言梨点了点头,靠上了椅背,吩咐司机:“开车吧。”

沈璇的职业特殊,平时虽然只是和客人们聊聊天,喝喝酒,不会有人轻慢她,但就算沈璇和很多出身名门的人关系很好,但她的职业性质摆在那,出门在外,大多数人还是要避嫌。

言梨不一样,她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所以言睿才愿意让沈璇来见言梨。就算有人看到沈璇坐了言梨的车,那又怎样?

这一点,沈璇清楚,言梨也清楚。

刚才,言梨之所以避着洛明翰,无非是不想让人在背后说,沈璇巴结上了言家。

会所已经是言家的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今天钓鱼有没有收获?”沈璇问。

言梨从思绪中脱离出来,叹气道:“钓了一天鱼,我竟然一条也没有钓上来。”

“听说汤少也是一条鱼没有钓到,柏小姐倒是钓了很多鱼。”

“那是菁菁的运气好。”言梨笑。

路上,言梨接到了明小萧的电话。

“陈辰的情况怎么样了?病好了吗?”明小萧一上来就急切地问。

“他虽然掉进了游泳池里,但没有受伤,只是感冒发烧,吃几天药就能好了。”言梨这么一说,明小萧就放心了,言梨又说道,“而且你放心,今天有我亲自出山,你的朋友一定会药到病除。”

什么?

“你……你给陈辰开药了?”

“是啊。”

“我的陈辰啊……”

“你哭什么!”言梨怒了。

明小萧哭得更伤心了:“为什么我的姑姑要给你开药……”

言梨忍无可忍,啪的一声挂了明小萧的电话,没过多久,明小萧又打来了。

这回,明小萧的语气明显不同了,带着一种疑惑的询问。

“我说,姑姑,蒋熙成家里发现了一个不明小玩偶,是你的吗?”

言梨轻轻地“啊”了一声:“是我的东西放在蒋少爷家了。”

明小萧听了觉得不对劲:“你‘放’在蒋熙成家里干什么?”

言梨噢了一声:“这样我才能再去拿,想去的时候,也不用费脑子找理由了。”

明小萧:“……”姑姑你为什么变了!

言梨和明小萧斗嘴完毕,挂了电话。

这回,明小萧终于没有再打来了。

言梨听沈璇在身边轻轻地笑了。

沈璇看言梨通话完,问道:“我们一会儿去什么地方?”

“你有没有吃晚饭?”

“还没有。”

“我也还没。”

言梨说完,也觉得饿了,说:“我们要不要去外面吃晚饭?”

言梨和沈璇来到了一家不错的饭店,言梨挑的地方都是最好的。

服务员亲切地上前,请言梨和沈璇去包间。

言梨摆手说:“今天我想坐大厅。”

“好,那我给言小姐您挑一个好位置。”服务员说着带路。

坐下后,沈璇拉了拉言梨,言梨不解地朝沈璇指的地方看过去了。

虽然另外的几个人看不清脸,但能看清楚脸的是郭雯雯。

言梨想,当时在东城有人三番两次地害言梨,让蒋熙成也被抓到了地下城,那个人,应该就是郭雯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