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战爷 > 第266章 番外28朋友

第266章 番外28朋友


言梨朝那几个人仔细看了看,语气淡定地告诉沈璇:“那几个都是薛家的人。”

言梨倒了一杯果汁喝,沈璇则感到十分地惊讶。

“薛家的人?”沈璇低低地惊呼出声,所幸身边没有人听到她们说话。

言梨又扫了一眼那边,沈璇盯着郭雯雯对面的几个人看了看。

沈璇问:“那里面有没有薛小姐?”

言梨淡淡道:“没有。”

言梨认识薛艺涵,她和薛艺涵是快十年的死对头了,如果人群里有对方,别人不好说,这两个死对头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

沈璇有点遗憾:“噢……”

言梨又说:“但是这些人里面,还有一个我眼熟的人。”

沈璇好奇地问:“谁?”

言梨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她想,自己今天真是来对了地方,不然也看不到薛家出动这么庞大的阵容了。

言梨勾了勾唇,说道:“薛艺涵的妹妹薛瑶。”

沈璇没听说过薛瑶:“薛艺涵张扬跋扈,目中无人,她妹妹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年纪么,比我小两岁。”言梨眼底的笑意加深了,这一看就是在想什么坏主意,言梨好心地提醒沈璇,“至于其他……你最好别和她碰上,薛瑶比她姐姐薛艺涵更蛮不讲理,被她缠上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哦。”

沈璇狐疑地看了看言梨。

言梨正经地问:“你为什么用这种怀疑的目光看我?”

沈璇也正经地回答:“当然是好奇,你为什么会用蛮不讲理这个词去形容别人。”

“难道这个词要用来形容我吗?”言梨重重地放下果汁,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做人做事比谁都要讲理,不和我讲理的人我全都收拾了。反观薛瑶……她不过就是一个我的手下败将。”

不知道怎么,言梨的斗志就上来了。

沈璇:“……”她不该说话的。

不过沈璇又想,言梨敢这么说,就证明薛瑶确实比不过言梨的。

“好了,不管郭家的女儿在这儿做什么,我们还是要吃饭的。”言梨说。

言梨是真的好饿好饿,问沈璇:“你想吃什么?”

“就平时的那几道菜吧。”沈璇按言梨的口味说了几道菜名,言梨一一点上了。

另一边。

郭雯雯坐在桌前。

郭雯雯浑身发抖,大气不敢多出一下,薛家的人坐在桌前,就像是半包围着郭雯雯。

薛瑶坐在最中间的位置,是飞扬跋扈的姿态,自以为自己最了不起,看人都要高高在上,薛瑶凶狠地质问:“让你找的人呢?”

郭雯雯颤抖了一下,说:“我暂时还没有陈少的消息……”

薛瑶怒了,一拍桌子:“你还没找到他住在哪!”

“没,没有,有人在津城帮助陈少,把他藏起来了,太难找了……”郭雯雯小声地解释。

“给你了这么多天的时间,你竟然连陈辰的住处都找不到!”薛瑶压低了声音骂道。

坐在薛瑶旁边的薛家人也很不满,但是表情还算沉得住气,又问郭雯雯:“那薛大小姐让你跟踪的言梨呢?”

郭雯雯没法交代:“她……”

薛瑶大怒:“她什么她?有话就说!”

“她实在太难对付了……”

要么是跟踪失败,要不然就是反而被言梨戏弄!郭雯雯现在已经知道,言梨没有一句话是真的了!

言梨说给对方吃了药就可以让他爱上自己,但郭雯雯试过了,发现根本没用,那个药完全就是假的!

薛瑶冷笑一声:“哼,不过是一个狗屁不是的女人!凭着自己在津城有点身份,就敢和我姐姐作对!她以为她是谁,言家有什么了不起的!”

薛家的女儿能说出这种粗俗的话,实在是让人大开眼见了。只不过薛瑶虽然扬着声音,在热闹的饭店里,也只有周围的一两桌人能听到。

有人议论起来了:“她们刚才说的是言梨吗?”

“好像是,我听到言梨的名字了。”

“这么说别人,真是不礼貌。”

“肯定不是大家闺秀啦,不然能爆粗口?”

“我们平时说话都不会这么骂人。”

薛瑶听到人们帮着言梨说话,更生气了!

郭雯雯不敢说话,薛瑶一贯以自我为中心,虽然坐着一桌子的人,却一道菜也不点!

郭雯雯选择这个地方,有私心,因为知道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做成,怕去了私密的场合,薛家的人更不会放过她了!

可薛瑶哪管这些,她只知道自己很不喜欢这个地方,而且她又不是来吃饭的!

郭雯雯坐立不安,薛瑶见郭雯雯心神不宁的样子:“你是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你这个废物!”

……

饭店的另一边。

上了菜,言梨又告诉沈璇:“噢,对了,今天我还请了一个人。”

沈璇奇怪:“谁?”

言梨说:“你几天前给我了一份名单,上面是郭雯雯在会所见过的人,我就把其中一个相关人叫来了。”

正说着,言梨口中的那个人就出现在饭店了。

对方来到饭店的大厅,一眼看到言梨,眼神里是又爱又恨,又开心又不满,满肚子的怨气没地方出的样子。

对方坐下来就想化悲愤为食欲,可顾及到身边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又不能没有礼貌,硬生生把筷子放回去了。

“这位是……”沈璇主动问好。

言梨笑笑。

“这位小姐,你好。”说话的是是个长相普普通通的富二代。

言梨旁边的桌前,有人同样认出了郭雯雯,和同伴聊天说道:“那不是郭家的小女儿嘛?你们知不知道,郭家的小女儿这回可算是完了!”

“怎么回事?”

“具体不知道,但是听说啊,郭家的父亲这两天都要气死了!”

“可不是嘛!郭家的小女儿出了这样的事情,把郭家的脸都丢光了!”

言梨听到了这些八卦的声音,心想,郭雯雯从她这儿偷走的药水,只是普通的调理身体的药而已。

饭桌前,这么沉默了半天,言梨一边夹菜,一边放到对面男人的碗里,笑吟吟地问:“宫老板,你专门从东城赶来,一直沉着个脸干什么?”

沈璇听了朝男人看去,男人正了正色:“很抱歉,刚才是我失礼了,请允许我再一次自我介绍,我姓宫,是东城地下城的宫老板。”

言梨托腮听着,看着桌上的那道青椒鱼,不知道怎么,思绪就歪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