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漫天皆星河 > 第一章 飙车狂

第一章 飙车狂


  阳光格外刺眼,令人抬不起头来,使人涂增倦意。

  洛日衡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睡意朦胧的双眼,显然没有睡醒。

  洛日衡捡起一块石子往天海湖中丢去,石头在湖上弹了几下激起一阵浪花,然后逐渐沉入水中。

  “真扫兴!刚刚睡醒就被叔叔喊到这所谓的戴维斯学院报名!”洛日衡向湖对面望去,透过浓浓的白雾与一座古老的拱桥,看到了一片大厦。

  那边是理科部,而湖这边是文科部。

  整个学院分为文理两部,以湖中央的石桥划分。

  桥下鲤鱼戏游,竟有几分鲤鱼越龙门之势。

  整个石桥共有五个拱门,纹路清晰且蜿蜒曲折,显得朴素与庄严。

  不知道为什么,洛日衡看到这纹路却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好像在哪里见过,却记不得了。

  他仔细回忆着,却越感头疼,只觉一阵头晕眼花脑袋仿佛炸裂开来。

  便摇了摇头,把那阵晕眩丢之于外,不再细想,却又感觉失去了某些重要的东西。

  洛日衡站起身来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想不起来就算了,何必勉强自己呢?”

  洛日衡没有看到的是在他额头上一道金纹一闪而逝。

  余晖潇潇洒洒地落下,只剩下西际的太阳残影。

  洛日衡看了一下手中古老的怀表,已是时辰不早。

  远处,一辆跑车飞速驱驰,破风而行,在洛日衡面前不远停下。

  一位管家模样的庄严老者身穿华丽的西装从银白色跑车下来,对着洛日衡微微一笑,打开车门:“少爷,请吧!”

  洛日衡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了那辆价值七百万的跑车上。

  洛日衡无奈一笑:“林叔,要不要这么张扬,居然把家里这辆巴尔赫开来了,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洛家有钱一样。”

  林管家用自己布满老茧的手摸了摸鼻子:“这是你叔叔的意思,你可是洛家的继承人,一定要风风光光的。”

  说到此处,林管家露出了一丝属于洛家的骄傲。

  出了校门,银白色的跑车马力全开。

  在十字路口无视一盏红灯之后直驶东区,将那些车群甩得无影无踪。

  洛日衡打开车窗,高速行驶的气流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割在他的脸上。

  看着差不多爆表的时速洛日衡忍不住嘟囔一句:“林叔,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飚车。”

  林叔豪放大笑,全然没有方才的严谨:“少爷,这叔叔我倒是担当不起,不过年轻人总要热血一点嘛!”

  洛日衡翻了个白眼:“都年过花甲了还年轻人。”

  林叔叹了口气:“都快入土的人了,在死之前总得留点念想吧。”

  洛日衡这才意识到他说错了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坐在一旁闷不吭声。

  两人就这样一直保持着沉默,最终林叔打破了这份宁静:“想当年我可是北欧冠军赛车手,那时我是多么风光啊。”

  说到这里林叔深邃的眼里多了几分狂热,连巴尔赫的速度都不由自主的加快几分。

  洛日衡看着已经报表的时速心里一沉,急忙唤醒还在联想偏偏的林叔。

  提醒道:“林叔要撞车了。”林叔一惊:“来不及了。”

  虽然在说话,但林管家的手速丝毫不慢,在踩刹车的同时飞速旋转方向盘。

  在车轮剧烈的磨擦声中一个一百八十度的飘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形成。

  前方宝马上的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到了这惊人的龙回头,脸上的肌肉不禁一阵抽搐,忍不住爆出了一句粗话:“吓老子是吧!”

  洛日衡被甩得头晕目眩,要不是他拉上了安全带,不然早被那龙回头甩出了车窗。

  洛日衡感觉自己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了一圈。

  反看林叔,那家伙苍老的眼睛里冒出了几丝金光,仿佛还意犹未尽。

  看到林叔兴奋地神色,洛日衡暗自惶恐神情失色。

  果然不出所料,林叔用一种极其期盼地眼神看着洛日衡:“少爷,好玩吗?要不要再来一次?我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的战场!”

  林叔眼中金光澎湃,闪烁着耀眼地光芒。

  洛日衡脸上一振抽搐,竟与宝马车上的那位如出一辙:“还是算了吧。”

  再来一次的话洛日衡很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喘气。

  林叔哈哈一笑:“我车技还好吗?”

  好个屁!凭洛日衡的素养竟然也忍不住想爆出一句脏话,毕竟他刚才在死神的手里徘徊了一圈,换作是谁也不会好受。

  洛日衡刚欲说出来,但转念一想:林叔也不是故意的,还是算了吧。

  顿时戛然而止:“好…”后面两个字硬生生地被他吞了下去。

  林叔听了洛日衡的话笑意更浓了,全然没有先前文质彬彬的管家模样。

  此时的林叔更像一个粗犷豪放的老汉:“我也觉得挺好的。”

  洛日衡顿时语塞。

  林叔紧跟着说道:“毕竟我曾经也是北欧冠军赛车手嘛。”

  “又来了。”洛日衡不耐的回答,看来赛车真是林叔的毒瘤。

  洛日衡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不能让林叔开车了!

  林叔丝毫没有注意到洛日衡的不耐烦,接着说道:“想当年我开着赛车多么风光,如今真是人老不中用喽。”

  洛日衡耳朵里起了老茧:“巴尔赫不是赛车。”

  林叔得意扬扬:“就算是拖拉机在我手里也能发挥出优良特性!”

  “你赢了。”洛日衡靠近车窗不想搭理这老不正经的老头。

  洛日衡怎么也想不到,平时能文善理尽心尽力地处理家庭事务的管家竟然会是一个飙车狂,这完全颠覆了洛日衡的世界观。

  就好像你父母是一个贫困的农民,而你一觉醒来却发现你父母是个隐形富豪。

  你做的第一件事恐怕不是去银行取一笔钱到处挥霍,而是扯扯自己的脸蛋看看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

  很显然洛日衡就是陷入这种情况中…

  余晖西落,带着几丝昏沉挥挥洒洒地留下最后一末余光,然后在地平线下消逝得无影无踪。

  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绿茵,显得有几分寂静,谁也没想到:硕大的洛家,其总宅竟然会在如此人烟稀少的地方。

  巴尔赫在小道中飞速驱驰,其流线型的构造能使巴尔赫把速度提升到极致。

  洛日衡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悠然自得的听着小曲。

  突然,迈巴赫毫无欲兆地加速,在车轮溅起火花的同时,一个龙回头瞬息间形成,顿时洛日衡感到眼冒金星天摇地坠,一种呕吐之感扑席而来。

  “啪”一颗子弹在空气中飞速穿梭,刚好落在巴尔赫前一秒的位置,洛日衡脑中一片空白。

  洛日衡透过风屏,看到一身穿雨蓬的面具人站在不远的房顶,其手中的狙击枪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洛日衡可以断定:这沉甸甸的东西绝对不是小孩子手中的玩具!

  又是一颗子弹挥牙舞爪的扑过来,就像一头饥饿中的狮子,正扑向它的猎物。

  就在洛日衡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这颗子弹不会击破巴尔赫坚硬的外壳时。

  他突然看到子弹的弹头在阳光的反射下闪烁着金色的光泽。

  这种子弹他曾经见过,正是被列为黑武器的科斯比子弹,其镀金弹头可以穿过坦克与装甲车!

  用来对付一辆跑车简直是轻而易举。

  科斯比子弹轻易地穿过了迈巴赫的外壳射进了油箱,子弹与汽油的剧烈磨擦产生了火花。

  当一辆汽车油箱着火时,也是这辆汽车报废的开始。

  洛日衡感到脚底温度急剧升高。

  完了!洛日衡仿佛看到死神在他眼前挥舞镰刀。

  他第一次尝到了死亡的味道。

  任何人的浅意识里都有一种对死亡的害怕,洛日衡也如此。

  他的双脚开始轻微的颤抖。

  这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洛日衡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生存的希望,只好缓缓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到来。

  洛日衡突然感到额头一阵酸疼。

  一道金色纹路从额心开始浮现,然后向四处蔓延。

  最后金色开始变成白色,当洛日衡额头上的纹路彻底变成乳白色时,汽车也爆裂开来。

  超高的温度使汽车开始融化,一块块碎片像锋利的刀片向四处飞溅。

  黑衣人满目萧瑟地看着大火,拾起手机向一个未知号码发了个GPA。

  其苍老的双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雪茄缓缓点上,眼里多了几分犀利:“十九年前就应该顺便把你解决掉,害得今日又要跑一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