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漫天皆星河 > 第二章 优极人

第二章 优极人


洛日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

  周围一片绿茵,旁边是一条小溪。

  泉水叮叮咚咚的响着,泉底的鹅卵石已经被积水磨平。

  洛日衡愣了一下,这是他小时候玩耍的地方,记得以前有空没空他都会来这里抓虾。

  洛日衡摇头晃脑,眼睛里充满迷茫:“我怎么会在这里?”

  洛日衡感到一阵虚脱。

  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脚血淋淋的,几块铁片深深插进骨骼中,还有几块烧伤的痕迹,可以看见里面的森森白骨。

  洛日衡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的双脚已经没有一点感知。

  洛日衡直接趴在地上,血液顺着他的双脚往下流,染红了草地。

  最后,洛日衡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洛日衡恢复了一点意识,但脑中一阵模糊,只听到了有人在吱吱细语。

  “周蕊,日衡他没事吧?”

  一道纤细的女声传来:“刚刚给他做检查的时候发现他肋骨断了三根,大面积的烧伤,腿部已经完全骨折。就当我们准备紧急抢救时,发现他自愈能力惊人,短短几分钟骨头以惊人的速度愈合。”

  周蕊倒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在医学方面这根本无法解释,简直就是神乎奇迹!”

  周蕊喘了口气,一次性说完这么多难免令她有些口干舌燥。

  周蕊顿了顿,神情有些凝重:“我们怀疑他基因变异,用了最先进特斯技术给他的血液DNA做了检查,结果发现他一切正常,只是血压有点高。”

  站在一旁的洛宇杰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如果真的只是基因变异的话最多送到监察院去监控观察,确定对人类无害就可以恢复人身自由。

  随着科技技术的发现与基因技术被滥用,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出现了变异人。

  现在即使人们在街上看到了蝙蝠侠或蜥蜴人也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为此政府还专门为这些人建造了一个城市:浮异城。

  《优极人保护法》第三章提到过:一切优极人(变异人)的权力都是合法的,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主权,平等地和他们相处…

  但是如果不是基因变异那就麻烦了,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以监察院那些疯子的性格恐怕不会轻易放弃一只到手的小白鼠!

  到时候监察院以各种理由强制性向洛家要人,即便是洛家也要遵从法律。

  周蕊显得十分焦急,洛日衡可是那个人的孩子,她绝对不能让那个男人在这世界上留下的唯一一个种出事!

  周蕊一咬银牙,做出了一个决定:“除了我们之外,应该没有人知道洛日衡的事吧?”

  洛宇杰愣了一下,但是老谋深算的他很快明白了周蕊的意思:“你是说…”

  两人对视一眼,心里不言而同地冒出两个词: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世界是多么浩然广阔,与之相比,人只不过是沧海一粟,即使偶尔消失几条生命,人们也不会太在意…

  洛宇杰撇了一眼杀意外泄的周蕊,叹了口气,原来那位天真无邪地小女孩如今却变成这样,看来那一晚发生的事在她心中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记…

  洛日衡醒来时,发现他在自己的房间里。

  床头挂着一瓶点滴,窗旁摆着几盆紫丁香还有一个书架与一台手提电脑,显得格外温馨…

  洛日衡向自己的双脚看去,原本阴森森的白骨已经被血肉代替,烧伤的皮肤也完好无损,没有一丝变化,只是皮肤变得更加白皙了。

  洛日衡愣住了:难道那是梦?可是当初的疼痛感又是如此真实。

  洛日衡向四周扫视了一眼,既然那是梦,那么林叔呢?

  洛日衡掏出手机,拨打了林叔的电话,一个清脆又显得呆板的女声从手机中传出:“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洛日衡呆若木鸡,一股强烈的不安如长江源源不断地从心底的深处涌出。

  洛日衡猛地扯出插在血液里的输液管,向大厅奔去。

  一开门,洛日衡便看到一片白色,是的,象征着哀悼的白色。

  洛日衡的心里波涛汹涌雷光霹雳,一股酸涩在舌尖凝聚,又说不上滋味。

  洛日衡摇摇晃晃地回到卧室,就好像一口气干掉一箱Brandy和Whisky一样。

  洛日衡眼里浮现了一张苍老而又和蔼的脸,尽管他有时候有些疯狂,但对于洛日衡来说,林叔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至少比那未曾见过一面就因车祸双亡的父母要重要的多,因为洛日衡从那张苍老的容颜中感受过真挚的关爱…

  夜深人静了,几只乌鸦不时在窗外掠过,皎洁无瑕的月光带着几丝神秘洒进了一间略显昏暗的房间。

  房间里摆着一些形形色色、奇奇怪怪的东西,例如一个没有半点血肉之色的干尸和一只臭鼬的屁股。

  周围仿若死一般的宁静,一道血淋淋的人头摆在桌子的上方,其额头上有一道骇人的刀疤,令人毛孔悚然。

  如果洛日衡看到的话,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这人头正是他的叔叔洛宇杰。

  “嘶”白炽灯毫无欲兆地亮了起来,因为太久没有装修的缘故,导致灯丝有些锈化。

  “嘎吱”木门缓缓被推开,一个眼角低沉略带邪气的男子走进了这间阴森的房间。

  男子走到了木桌旁,如果有人在这里,那么他会发现男子的脸与洛宇杰的人头如出一辙。

  “洛宇杰”摸了摸洛宇杰带着血迹的头,脸上的邪气更加浓郁:“呵,死了也活该。”

  一缕常人观察不到悲凉的之意在“洛宇杰”的脸上停顿片刻后消逝得无影无踪。

  一股冷风从窗外席卷而来,白炽灯被吹得摇摇坠坠。

  一道黑色身影从洛宇杰的后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洛宇杰的后背被冷汗打湿。

  他竟然丝毫没有发现:在这个不足50平方米的封闭房间中除了他还有另外一个人。

  洛宇杰的头僵硬地向后方探去,其藏在袖口的芬兰匕首已经悄然出鞘。

  洛宇杰神经紧绷,匕首上尖锐的刀锋闪烁着银光,透着几分嗜血的邪气。

  洛宇杰紧握着芬兰匕首,隐隐可以看到他手上暴起的青筋。

  匕首上黑雾缭绕,蜿蜒曲折地缠绕着匕刃,宛如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吞吐着腥红的蛇信,稍有不慎就会置人于死地。

  洛宇杰的匕首飞速向后方破空掠去,其中所蕴含的力度超乎常人的想象。

  匕首刁钻地向对方的天灵盖刺过去,如果命中必死无疑。

  一张残酷冷血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的脸出现在洛宇杰眼中。

  “穷奇!”洛宇杰一惊,想要把匕首停下,但是因为惯性的缘故,匕首速度不减反增,眼看就要刺入穷奇的脑髓。

  后者神色并没有因此发生任何的改变,他不退反进,左手轻轻一抬,手以极小的幅度稍微摆动,瞬息间就用中指与食指夹住了芬兰匕首的刀尖,芬兰匕首被死死地夹住无法深入半分。

  “不愧是黑血四魔将之一的穷奇,连我的“亡灵”都能夹住!”

  洛宇杰的“亡灵”可不是普通的芬兰匕首,传说中这把刀是魔皇用自己的精血为引,用十万亡灵与骨髓为本使用亡灵本源之火炼制101天方才烧炼成功。

  一但触之,就会受到万灵摄魂之苦。

  当然,那只是传说,这把“亡灵”实际上是洛宇杰在黑市以天价所购,制造它的那人用了“萨坦”技术把匕首改造得剧毒无比。

  “亡灵”上的黑气其实是科学院发明的一种生化气体“光气”。

  它对细小支气管,尤其是肺泡的毒性极强,造成肺毛细血管内皮损伤,渗透性增高,导致敌人缺乏氧气逐渐窒息。

  洛宇杰刚欲收回“亡灵”,匕首锋利的刀芒在穷奇的中指上开了血洞。

  光气找到了一个突破点,疯狂地往血洞里钻。

  黑雾贪婪地与血液融为一体,最终将血液染成一片黑色并不断向心脏蔓延。

  穷奇不愧为黑血四魔将之一,面对着源源不断地向血管涌入的光气,穷奇没有半丝惊慌。

  他老练地封住了自己的穴位,果断地从腰间掏出一把短刃,硬生生地把自己的手指从手掌分割出去。

  在做这一切的时候,穷奇行如流水,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自残的事。

  穷奇的神色甚至并没有因为少了根手指而有丝毫的改变,仿佛他的手指只是菜板上的豆腐有与无没有丝毫重要性。

  穷奇轻轻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血迹斑斑的手帕,一遍又一遍地擦着血味腥膻的匕首,全然不顾飞溅地血液。

  血液溅到大理石板上,一股呛人的白烟徐徐升起,血液仿佛是具有高腐蚀性的浓盐酸,把石板腐蚀得千疮百孔。

  洛宇杰不禁暗然自佩,这种自残的事换作是他肯定做不出。

  当然,做不出也必须要做,不然下场就是一个字:死!

  穷奇把伤口稍微处理了一下便看向洛宇杰:“当年你救了我的命,我答应帮你做三件事,十八年前你用了一次,说吧,这一次要我干什么?”

  洛宇杰丢给穷奇一瓶特效药,然后摩挲着下巴,缓缓地说:“我需要你帮我去一次监察院。”

  “监察院?去干什么?”穷奇眉头紧皱,显然对这个词很不感冒。

  洛宇杰并不因为穷奇的语气感到奇怪,黑血与监察院向来是水火不融,黑血的成员基本上都在监察院的通缉名单中。

  监察院是一个公开公认的行政执法机构,而黑血则是私立的杀手组织,他们能和谐相处洛宇杰才感到奇怪。

  洛宇杰露出了神秘地笑容:“去见一位老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