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漫天皆星河 > 第三章 预言

第三章 预言


星光在星空中流转,汇成点点星河。

  洛日衡看着绚丽多彩的星空,不禁想起了一张慈祥的脸,那张脸很平凡,却带给洛日衡一种温暖的感觉,正是林叔,洛日衡不禁意间想起了他的父母。

  虽然他们之间从未见过面,但是每个风雨咆哮地夜晚,他总梦见…梦见骇人的鲜血与永恒的哭声,宛如婴儿的咆哮,带你入梦…

  每当他被惊醒,总有一个老人递给他一杯暖暖的咖啡,为他驱除心里的寒冷。

  洛日衡突然感到空虚,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三年前的一个预言在他身上实现了!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林叔出去出差了,洛日衡来到一家咖啡馆习惯性的点了一杯卡布奇诺。

  说实话,洛日衡喝卡布奇诺确实有点寒碜。

  不过他喜欢这种感觉,他不喜欢跟其他人一样去酒馆点一杯威士忌,然后摆出一幅阔少爷的样子。

  咖啡很平常,店子也只是普通的小店。墙角摆着几瓶茉莉,倒是有着几分独特地温馨。

  洛日衡坐在一张靠边的桌子上玩手游。

  现在的人比起手游更喜欢玩《Trimersion》(多维立体虚拟游戏)或者用《PDRT》入侵对方防火墙或者电脑。

  正在洛日衡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一个蹒跚踱步的老者弯着腰,迈着婴儿步艰难地走进了这家咖啡馆。

  手中的八卦图与鼻梁上的二 逼眼镜与这温馨地咖啡馆形成了鲜明地对比。

  不管从哪里看都是一副招遥撞骗的风水先生形象。最奇葩地还是素衣上挂着的驱魔符,歪歪扭扭地符号就好像小孩子的涂鸦,却别有一翻韵味。

  这不是只有在博物馆才能看到的“骗子”吗,这种靠着封建迷信才苟延残喘地职业在如今的法治社会上不应该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吗,怎么还会有?

  “咦?”风水先生向着洛日衡的方向看去,嘴里冒出一声惊疑。

  风水先生举着他那“招魂旗”颠簸地来到了洛日衡的身边,满面笑容地对着洛日衡说:“先生,老夫名号关山,你可以叫我关山道士,我看你印堂发黑,是有不祥征兆啊,要不要老夫给您来一驱邪避祸之卦?”

  洛日衡满脸无语这什么人嘛?我理他了吗?诈骗都诈到我身上了?什么关山道士?我还发邱中郎将呢,这不是纯属扯淡吗?还以为是民国盗墓成风那会儿吗?

  现在盗墓被抓恐怕怎么也是个无期徒刑吧。

  虽然洛日衡心里这么想,但是出于礼貌还是无赖地说了一句:“我没钱。”

  洛日衡脸角一阵抽搐,这也太假了吧,谁信呢?说给自己听吧?现在口袋里还有一张20万的琼企银行银行卡呢。

  风水骗子也不恼怒,只是微微一笑,洛日衡看得一阵肉麻,你以为你谁啊?极品尤物?倾国倾城美少女?

  洛日衡打了个冷战,随即看向泛着一股邪意的“招魂旗”,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唾沫。

  这邪旗是用来招邪的吧?

  “让老夫给你小子算上一卦。”骗子的话把洛日衡从思绪里拉了出来。

  我答应了吗?我可不给钱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洛日衡还是任由他去,只要不出界,来个几万洛日衡还是能接受的。

  关山骗子把他那招遥装骗的看家本事全都使了出来风水骗子在地上飞速地摆着八卦图,咖啡店的服务员也不赶他走,比竟现在算卦已经成为了历史,开开眼见也是好的。

  抱着这种心态,咖啡店的人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演这场已经灭绝了的戏。就好像看猴子耍单车一样。

  风水骗子摆着铜钱还念念有词道:“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乾,坤,艮,震,巽,坎,兑,离,由八卦图又衍生出八门,休,伤,生,杜,景,死,惊,开”

  最后,关山骗子脸色沉重,一阵发红一阵发紫地看着洛日衡:“生中有困,困中有死,死中有惊,惊中有生啊!”

  关山骗子不再多说废话,拾起他的招魂旗与八卦图拂袖而去。

  临走之时,关山道士留下了一句话:“珍惜现在吧!不要等到失去了才悔恨莫及,记住你只有三年了!”

  洛日衡满脸懵逼,拾起卡布奇诺轻轻抿了一口,这什么人嘛?

  咖啡馆里的人带着几分鄙夷地看着关山离去的背影,装神弄鬼!

  关山道士似乎成为了咖啡馆里一个短暂的笑点,最后淡出人们的视野。

  只有洛日衡对着这段话依旧记忆犹新…

  时隔多日,洛日衡对于那个“骗子”的话多了几分参悟与领会…

  西北风呼呼地吹,窗外的风铃被吹得一阵摇曳。远处传来了几声警鸣,似乎远在天际,又似乎近在眼前。

  洛日衡眉头一皱,这里是洛家,方圆几里都是洛家的地盘怎么会有警车?

  而且越来越近明显是冲着洛家来的!难道是因为林叔的事?正当洛日衡准备出去一探究竟时,门毫无欲兆地被打开了。

  洛日衡脑海里一片空白,门是用最先进的PT磁卡技术做的,能打开这扇门的磁卡世上只有两张,一张在洛日衡身上,一张在那辆已经变成废铁的迈巴赫上成为了铁屑。

  一个个彪悍的特种兵冲了进来,腰上还都有一把与他们身材显得极为不和谐的左轮手枪。

  如果他们还大喊一句:“不许动,抱头蹲下,再动老子爆了你们的头。”那么洛日衡一定会认为这是在拍电影,然后自觉地把场地让出来。

  洛日衡看到了特警身上闪烁的黑色五角徽章,不禁惊呼:“监察院!”

  时辰已是晓晨,太阳都极不愿意地露出半张脸,东方好不容易吐出了几抹鹅白。

  晨阳是极美的,可是洛日衡却没有心情观赏这种美景,此时他已经被人“请”到T警上去监察院“喝茶”。

  洛日衡使劲摇了摇自己手上沉甸甸地特制手铐,那是监察院专门给优极人或德码人制造的。

  虽然优极人被法律赋予绝大部分人类的权力,但是有一部分优极人是不被人认可的。

  例如死神的象征德理斯迦、混沌女鬼黛斯奇、噬魂者卡夫冀,这些邪恶的优极人被称为德码人,遭到万灵唾之。

  很显然,洛日衡不是已知的“品种”,他可能是优极人也有可能是德码人,不过不管是哪种,他恐怕都要被关在监狱当成小白鼠了。

  T警急速地穿过一片片高楼大厦,来到了一片被金属“灌满”的区域。

  到处可见价值不菲的昂贵合金与实验器具。

  洛日衡来过这里,这里正是被称为“疯子之家”的科学宫,里面的科学家简直就是科技狂人!

  洛日衡到现在还单纯地认为他只是被“请”到监察院做一个关于林叔的调查,只要自己配合,就能毫发无伤的回去。

  T警在科学宫驰骋,周围忙碌着的科学家看到T警不禁有些诧异。他们当然认识这种型号的警车,因为这种车只有他们这里才有生产。

  T警每台价值不菲,但是T警的车身是用铭石做成的,这种材质做成的车身拥有很强的防弹能力,甚至能够勉强抵御被称为“无视防御”的科斯比子弹。

  要知道科斯比子弹在联邦的明武榜上可以排在96名!不要小瞧这个数字,要知道就算经过无数改良的核弹在这个榜上也只能排在65。

  现在的核弹不知道要比500年前的“小男孩”强上好几十倍,所爆发的能量相当于几亿吨的T NT,可以在一瞬间把一做城市夷为平地。

  至于明武榜前30,那些一个个都是联邦的绝密只有少数联邦高层才知晓。

  以此可见科斯比子弹有多么可怕,不然也愧对“无视防御”这个外号。

  科斯比子弹能够轻而易举地穿过绝大部分硬度较低的金属,唯有铭石与钻石能够勉强抵挡,但是哪位富可敌国的土豪可以用钻石做车身?而且是天然钻石,那种由碳重组的钻石硬度显然不合格。

  至于铭石那简直就是批发的大白菜,可是用一个硬度与钻石相等的材料做车身真的这么容易吗?答案是鲜为人知的。

  T警在众目睽睽之下向着科学宫深处驶去,那里聚集着整个天海城的精英科学家。

  当然,恐怕用疯子来形容更为合适,上一界的一位颇有名望的长老为了探究锝的化学性质,竟然直接把锝在空气中点燃,导致了一场相当于点燃一百吨T NT的爆炸,差点就把科学宫毁了。

  为此,监察院可是头恼得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