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漫天皆星河 > 第四章 明暗武塔

第四章 明暗武塔


T警所到之处,是一座高大的建筑,这是用一种不知名的金属建成的高塔,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冰凉之意。

  被外人称为明暗之塔,顾名思义,明暗武塔正是炼制明武与暗武的地方,所谓明武与暗武分别指的是热 兵器与冷兵器。

  洛宇杰的亡灵正是暗武榜第99,据说洛宇杰的亡灵是上一次爆炸时从明暗武塔走私出来的,当然谁也没有证据。

  T警逐渐减速,最终在明暗武塔前停下,谁也不敢把车开进明暗武塔,谁也说不定在那车道底下安装着TN T或BC。

  洛日衡被押着进入了明暗武塔,他不敢有丝毫违抗的举动,因为数把左轮手枪抵在他的额头上。

  手枪很平常,与其他的手枪一样,散发着一股铜丑味儿,没有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但是清楚的人却十分明白:这是被明武榜排为100的林斯特左轮。

  如果是一位身体素质较弱的人使用,那么在他开枪的同时,强大的后座力会直接把他震晕过去。

  这是一个长长的走廊,仿佛一眼望不见尽头,谁也不知道前面是否有一只野兽匍匐着等你到来。

  周围的墙壁散发着一股冰凉的气息,就连洛日衡身上能够抵御零下30摄氏度严寒的PTC也仿佛无法阻挡它的侵袭。

  这股冰冷之意仿佛能够无视物质直接影响人的精神。

  洛日衡打了个寒战,显然凭他的体质还抵挡不住这种寒冷,洛日衡的身体已经开始僵硬了。反观那些特种兵也同样是双腿打颤面色发紫,显然也冻得不轻。

  正在此时,一位老态龙钟的和蔼老者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就好像是时空穿梭一样。

  他缓缓地从胸口的银白徽章存储器中取出一件类似丝绸做成的衣服,然后又慢慢地递给洛日衡:“别着凉了。”老者用一种慈祥地目光看着洛日衡,就好像看着自己孙…孙子一样…看得洛日衡一阵肉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洛日衡接过衣服,轻轻抚摸了一下顿时感到十分柔软,一股暖流传入他的手上,先前的寒冷也随之被驱散。

  洛日衡摩索一下下巴:“这个世界还真是无奇不有啊!”

  武塔老者小声嘀咕了一下:“被冻坏可就不好实验了。”然后满脸微笑地看着特种兵部队:“你们可以回去了,我会让你们院长大人给你们一点奖励的。”

  “是。“特种兵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出声抵抗,因为他们知道眼前这位老态龙钟的副塔长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他还因此有一个外号叫做“笑藏刀”。

  特种兵们敬了一个军礼后有序地走出明暗武塔。

  笑藏刀看着洛日衡穿上了给他的衣服便双手靠后,优雅地向武塔深处走去:“跟我来吧。”

  洛日衡刚迈出没几步就猛地向身后跑去,他可还没傻到这种地步,要不是有一大群人拿着左轮抵着他的头他早就跑了。

  笑藏刀依旧保持微笑,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快到出口了!洛日衡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出口跑去。

  突然,洛日衡身上的“丝绸”冒出一缕青烟,烟雾在他身上缭绕,最终从洛日衡的鼻腔钻入。洛日衡感觉一阵天昏地暗随后吐出了一股黑血便逐渐昏迷。

  笑藏刀脸上的微笑逐渐消逝,脸上犹如变脸般的出现了一股阴煞之气:“跟老夫斗,你还差的远呢!”

  树木长得太过茂盛,浓密的树荫将小亭遮得严严实实,透不进半丝阳光,亭旁溪水清澈见底,有一股“亭下如积水空明”的意境。

  美丽的风景搭配香敦的铁观音,本该是抱着闲暇心情欣赏美景的周蕊却实在没有这种心情。

  “你这叔叔是怎么当的?日衡被监察院的人抓住了你竟然还不知道!”周蕊气急败坏地对着洛宇杰说。

  洛宇杰依旧保持着心平气和地心态,轻轻抿了一口茶:“现在知道了。”

  “你…”周蕊因为洛宇杰的行为火冒三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两人就这样一直保持沉默,不时几声蝉鸣响彻天际。

  最后,周蕊实在沉不住气了:“按我说,我们干脆架起家伙直接冲上明暗武塔杀个片甲不留!”

  洛宇杰往石桌上丢了几把通体血红的手枪,里面装的是爆裂弹,每个子弹相当于一个炸药。

  “就凭这几把破枪?你以为在演玄幻小说呢?”洛宇杰给了周蕊一个白眼,这女孩太沉不住气了,怪不得不适合当周家家主,要不是周家后继无人,恐怕周家家主位置要拱手让人了。

  事实上,这几年周家的事务洛宇杰也打理了许多,对于这种洛家与周家逐渐融合的趋势周家人也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当然,还是有一些老不死的倔强家伙坚持反对,不过这种反对的声音在周蕊管理无能这件事实的冲击下渐渐衰弱。

  一旦洛家与周家真正融合,毫无疑问,一个可以匹敌天海唐家的大家族即将诞生。而两大家族融合的关键还要靠洛日衡的“娃娃亲”。

  紧闭的实验室,裸体的身躯在一片乳白的液体中挣扎,那种窒息感使洛日衡感到极为不适。

  周围没有呼吸机也没有供养管,在一片没有氧气的液体中也能存活也是一大奇迹。

  “青衫应该可以把他体内隐藏的基因激发出来吧。”一个脸角略显衰竭的清秀中年男子指着屏幕上的数据对着笑藏刀说。

  笑藏刀脸上的微笑已经消失,看着那没有半丝起伏的直线失声道:“怎么可能?难道他不是优极人?”

  “我怎么知道?你从哪里听说这孩子是优极人?”中年男子板着脸,严肃地对着笑藏刀说。“嗯…”笑藏刀支吾了一声,最后深吸一口气:“天琼院长,是洛家那人。”

  天琼皱了皱眉毛:“洛家那人?可信吗?”

  “天琼院长,我们武塔做事还不需要你们监察院来管吧。”这时一个阴阳怪气地声音传来。

  天琼与笑藏刀向门外看去,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坐在飞椅上,最显人注目的是他那银白并且没有一丝柔和感的机械腿。

  “哟!这不是我们司寇塔长吗?您怎么还活着呢?那次锝气爆炸居然没给您炸死呀,真是可惜了!”

  面对着天琼的冷言热讽,司寇只是笑了笑:“我骨头可还健在呢,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所以武塔的主意你最好还是少打点。”

  天琼憨憨一笑:“塔主说笑了,我可从来没有将主意打在明暗武塔上。”

  司寇轻瞥了一眼说谎也能面不改色的天琼,冷笑一声:“这只是我们明暗武塔在天海城的一座普通分塔而已,想要把我们明暗武塔吞了,就怕你们监察院没有这个胃口。”

  天琼依旧保持着微笑:“怎么会呢?我们可都是联邦的左肩右臂呢,发生内乱的话联邦一定会调和的。”

  司寇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充满机械感的光滑左腿,似乎是在为自己失去的左腿感到惋惜:“联邦?现在的联邦只是一具空壳而已,恐怕现在的议员大多数都被你们监察天家控制了吧!”

  天琼不想跟司寇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于是看向溶液中的洛日衡。

  一道娇嫩的身躯仍然在乳白的液体中挣扎,即使没有氧气,里面还是不时传出几道刺耳地喘气声。

  看到这天生的“尤物”,即使以天琼的定力也不淡定了,他吞回了留在嘴边的口水:“这洛日衡不当个女娃真是对不起这皮肤啊。”

  笑藏刀没有理会,他向来对美色无动于衷更何况这是“男色”,只是司寇赞同的点了点头,两个冤家第一次在同一个事情上达成了共识。

  “把他放了吧。”天琼愁眉苦脸地说。司寇皱了皱眉:“放了?怎么可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