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漫天皆星河 > 第五章 割裂脑实验

第五章 割裂脑实验


听到这话天琼怒了:“你当监察院与明暗武塔是什么?现在是文明明主社会,这种畜生做的事情恐怕连黑血那些人也做不出来吧!”

  此时,一直站在旁边闷不吭声的笑藏刀开口了:“塔主,这种事可不能干,到时候传露了风声可能会引起民怨,那时候恐怕总部也容不下我们了!”

  司寇的脸上流露出了一分不舍,他除了“疯狂科学家”之外还有“糟老头”的称号,专门糟蹋那些大黄闺秀,要不是那次爆炸导致他下半身残疾,恐怕此时的他后宫无数。

  “那放了吧!”司寇轻描淡写地说。笑藏刀深吸一口气:“塔主,这洛日衡不能放。”

  司寇怒了:“这也不能那也不能那我这塔主能干什么?”

  笑藏刀顶着头皮说:“万一这洛日衡是可以隐藏自己基因的莱克司星呢?”

  司寇没有说话,他知道不是没有这种可能。“那你说怎么办?把他送去总部?”这时天琼冷冰冰地说。

  笑藏刀摇头:“不需要,除了总部的“黑夜”我们的“林特”也可以鉴别莱克司星的基因。”

  “林特技术?”司寇仔细回想,最后终于在那尘封的记忆中找到这个禁词:“这不是武塔的禁术吗?”

  “没错,就是五大禁术之一的林特。”

  笑藏刀颇有深意的回答令天琼有些好奇:“林特是什么?”

  笑藏刀露出了邪恶阴森的笑容,令人有点作呕:“就是将一个人的左右脑分开,普通的人或优极人的左右脑分开之后会导致人格分立。而莱克司星有点特殊,他们的大脑一但分开会立即导致死亡,这无疑是检测莱克司星的最好办法!”

  天琼倒吸一口冷气。

  司寇补充道:“曾经总部拿过五个无家可归的小孩做过实验,结果其他四个都因为失败死了,只有一个幸运儿活了下来,但是发生了变异。”

  天琼似乎对林特很感兴趣:“什么变异?”司寇很不耐烦:“我怎么知道?”

  突然,司寇好像想起了什么:“听说你们天家那少爷逃婚了?”

  天琼点了点头:“应该是来天海城了,我们正在全力搜索呢!”

  司寇愤忾昂扬,似乎是在为这庄亲事打抱不平:“人家沈溪姑娘聪慧贤淑能文善琴身材又好。”

  说到这里司寇垂涎三尺露出一副贼眉鼠眼的本性:“他天海家的毛头小子凭什么拒绝。”

  司寇对“联邦第一美人”沈溪垂涎已久,要不是出于对方的身份恐怕司寇早就上门把对方强了,哪里还轮得到天志海“享受”?

  突然,司寇看到笑藏刀与天琼看向他的诡异目光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跳下飞椅,做了一个我不说话的动作。

  天家可不是像洛家一样的商业家族,这话要是被传到天家那些人耳里,恐怕随便丢一枚核弹就能把他炸死。

  “别在那里瞎囔囔,还是思考一下怎么解决一下洛日衡吧!”笑藏刀毫不客气地说。

  其实笑藏刀在明暗武塔的地位并不比司寇低,只是因为那整天挂满“笑容”的脸看似好欺负所以才被司寇当成出气筒,明暗武塔内部的人知道武塔中最有本事的还是这个乐不思蜀的笑藏刀。

  天琼沉默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比笑藏刀还奸险的笑容,如果说笑藏刀的笑容中有一把锋朔的利刀话,那么天琼此时的笑容就好像被魔鬼附身:“林特实验!”

  司寇一脸不屑地看着天琼:“我们武塔的事恐怕还轮不到你们监察院来管吧!”

  笑藏刀又变为那副抛眉献媚的嘴脸:“那么塔主的意思是?”

  司寇撇了笑藏刀一眼,显然对这种变脸比眨眼还快的行为习以为常:“林特实验!”

  天琼嘀咕道:“这不一样吗?”

  夜晚有点孤寂,清澈如泉的月光带着几丝神圣的洒在这座高塔上,令人图增几分敬畏,可是这座被市民崇拜向往的地方此时正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明暗武塔顶楼,“三个臭皮匠”带着微视眼镜笑嘻嘻地看着液视屏幕上的进度条。

  “开始了。”司寇搓了搓手显得非常激动,还不时露出骇人的奸笑。

  此时洛日衡已经从稀疏的溶液中出来,身上还套着一件黑色的夜行服,总之不像以前那么刺眼。

  随着进度条的加快,一条硕大的机器臂也离洛日衡的大脑越来越近。

  如果用微视眼镜看的话,就会看到“手臂”上有一根纤细的针。

  “这是用纳米材料飞刃做成的,也是林特实验的必备用品。”司寇向天琼解释道,似乎是在向天琼炫耀武塔的人力物力。

  飞刃离洛日衡越来越近,只有几寸的距离了,以前武塔就是凭飞刃硬生生地将人的左右脑中间的胼胝体切开,假如一个人的左右脑分别工作,那么无疑他跟植物人没有什么区别。

  “这应该就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时R.W.斯佩里的割裂脑实验吧。”天琼突然感叹道。

  司寇点头:“林特其实就是R.W.斯佩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割裂脑实验。只可惜在医生成为历史的如今这个实验单凭机器已经很难做到了。”

  “医生?”天琼冷哼一声,“现在还要医生干什么?放到博物馆展览吗?有什么病用光谱仪扫一下不就行了?”

  司寇赞同地点点头:“不过要做像林特这样的高难度实验普通的机器已经满足不了了。”

  天琼反驳:“哪有人会像你们明暗武塔这样丧心病狂?竟然拿孩子做实验!”

  面对着天琼愤凯昂扬的发泄,司寇硬生生地将怒火压了下去:这家伙还真是健忘,是谁在前一刻主动提出用洛日衡做实验的?不过司寇也只是想想,他并不想与监察院交恶,毕竟他只是一个分塔塔主,如果因为他而让武塔与监察院交恶,那么他一定会受到上面的斥责。

  突然机器发出了警报,机械臂上的飞刃卡在那里停步不前。

  司寇等人把刚刚摘下的微视眼镜又重新戴了上去。

  只见洛日衡额心上冒出淡淡乳白色的符印,正是这符印散发出了一道隐形的屏障阻挡了飞刃的深入。

  “这是什么?”司寇眼里露出了贪婪之色,不管这符印是什么,总之这东西可以抵挡住飞刃那么一定就是好东西。

  要知道,用飞刃做成的暗沙飞影可是在暗武榜排在36的位置。

  司寇刚想停下实验,突然武塔猛烈一震,吊灯闪烁了几下后就黯然失色,整座武塔仿佛被卷进一个漩涡中与世隔绝。

  司寇等人感觉底下的石板正在震动,而且幅度越来越大,仿佛有一只洪荒野兽正在一步一步向他们逼近。

  “怎么回事!”笑藏刀咆哮着。一个身穿暗红色盔甲的侍卫急急忙忙地赶到实验室,他的额头上已经布满汗珠,显然之前忙得不可开交。

  “怎么回事?”天琼比起笑藏刀与司寇显然要冷静得多。

  侍卫深吸一口气:“有人闯到武塔来了!”

  司寇坐着飞椅来到侍卫的旁边死死地盯着侍卫焦急的脸,并且越靠越近,似乎想来一个亲密接触:“来的是谁?对面有多少人?”

  侍卫闻到了司寇带着几丝鱼腥味道的口气,令他有点作呕。

  侍卫强行把刚刚吃完的早餐吞了下去,以至于不让它们吐出来:“只有一人。”

  “一人你怕个屁啊。”笑藏刀现在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小子,“大惊失措,成何体统?”笑藏刀发怒时带着几股帝王般的威严。

  侍卫依旧非常恐慌,他用半婴儿调的嗓音说道:“那人好像是黑血的穷奇!”

  “穷奇!”笑藏刀等人面色惶恐大惊失措。谁不知道穷奇的凶名,这位以一人之力屠杀整座城市的魔鬼!

  “他不是大陆风云榜的二十三吗?我们只是明暗武塔的一座分塔,怎么招惹到这个凶神了?”笑藏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感到非常头疼。

  “怕什么?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憋死他,更何况我们监察院最精锐的部队“天豹”还在塔下等着呢!”天琼露出了不屑的神色,似乎想看看这穷奇是否像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他现在在哪里?”天琼问道。侍卫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一些:“杀到二十五楼来了!”

  整个实验室鸦雀无声。

  天琼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那我的天豹呢?”侍卫迟疑了一会儿:“全军覆灭。”

  众人的心中仿佛有一条扑朔迷离的闪电狠狠地打在心头:穷奇,竟然恐怖如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