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漫天皆星河 > 第七章 双雄相斗

第七章 双雄相斗


门开了,一排排整齐有序的机甲悬浮在空中,尾部喷发出一系列炽热的火焰,像一场盛大的烟火晚会。

  穷奇手挑绝刃,站在那里如君王莅临,给人无形的威压。

  “发射。”随着莱特的一声令下,躲在后面的狙击手调好准星装好弹夹。

  数十颗狙击型的科斯比子弹如同一头头洪荒猛兽显露獠牙,向穷奇扑去。

  穷奇丝毫没有理会这些威力巨大的子弹,他不退反进,子弹打在他的身上发出了几声金属碰撞的声音,然后缓缓掉落在地上。

  穷奇身上光华流转,暗金色的光芒在他身上闪烁。

  见多识广的莱特认出了天衣甲,嘴角一咧抽搐不止:“这还怎么打。”

  莱特只能把希望放在刚刚搬过来的暴雪身上。

  穷奇追星赶月般的向离他最近的一台机甲袭去。

  “嗖”绝刃破空,轻而易举地刺入机甲的能源核心,就仿佛切豆腐一样。

  “嘭”一台又一台的机甲爆裂开来,犹如美丽的烟火绚丽夺目。

  “升高,快!”科比大呼,每一台机甲都是武塔的重要资产,现在一下子少了一半,科比不心痛才怪。

  穷奇冷笑的幅度扩大,他从空间储物器中取出深蓝色的电击球,双手一挥数十个小球划过空气直指那些正在升高的机甲。

  科比还没有看清楚穷奇的动作,只见机甲如同断线的风筝般落下,在淡青的大理石板上砸出一个个半径约十米的大坑,里面的操纵员也昏迷了过去。

  这一切在电光火石中发生,从穷奇出手到解决二十台机甲他只不过用了区区十秒。

  看着穷奇手中血淋淋的绝刃,科比感到了绝望,此时绝刃刀尖凝聚了一丝黑气,科比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被它吸走了一点点。

  这是什么邪刀!

  穷奇持着绝刃一步步朝着科比走去,就好像死神拿着他的镰刀要来收割这个世界上所有不听话的“小孩”。

  “欺负普通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跟我打一场。”

  科比等人看到了希望,他们朝声源看过去,发现说出这种豪言壮语的人是竟然是那个说大话的厨师,顿时从天堂摔进了低谷。

  “厨师?不对。”穷奇感知能力极强,他从对面那里感到了危险。厨师摘下了胸口的徽章,两米的身高逐渐缩小,最终化为了一个眼神带着几分空洞的男子。

  “天志海。”穷奇呢喃道。天志海的刘海一直垂到眉间,淡蓝色的眼瞳散发出一股特殊的魅力,极具亲和力的外表中散发出一股高冷,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无论从哪里看都是那种典型的少女杀手。

  天志海手腕一转,一柄淡蓝色的长枪出现在手中。

  长枪呈蓝色,一条巨龙隐隐约约盘旋在其中,巨龙呲牙咧嘴跃跃欲试,似乎是想与穷奇干上一架,最终无赖地钻回枪里。

  “小心点。”北雅嘱托道:“他的冰皇在暗武榜排第十,比十八的绝刃要高点。”

  穷奇无语:“排名不能代表一切。”天志海以为穷奇在与他说话,便冷哼一声:“那要打过才知道。”

  天志海拾起冰皇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向穷奇刺去。

  穷奇恍惚了一下急忙还过神来。

  “嘶”冰皇与绝刃相互碰撞,冰皇所到之处就会形成淡淡的雪花,顿时雪花飞舞,在绝刃上形成一道冰痕。

  绝刃也不甘示弱,冒出一股黑气将冰霜消融,黑气与雪花互相抵销,势均力敌。

  天志海手腕一转,换了一个角度发起了进攻,一刺一挑都十分老练犀利。

  顿时刀芒与枪影相互交错,令人眼花缭乱。

  “准备发射暴雪。”科比发出了命令,一群人秩序井然地进行着操作。

  不到一会儿,暴雪所需要的能量就已经填满,发射暴雪需要一定时间,但是天志海为他们争取到了这个时间。

  “发射。”科比发出了命令,莱特犹豫了一下:“监察院少院长天志海大人还在那里呢,要不要提醒他一下?”

  科比勃然大怒:“再这样下去谁都会死,管不了这么多了,发射!”科比看到他们犹豫不决,猛然冲上去按下了红色按钮。

  蓝光在暴雪的发射炮口汇聚,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薄冰在众人的衣服上形成,仿佛一道道冰刃深深割进血肉之中,刺骨入髓。

  周围的温度已经超过零下五十度,而且还在急速下降。

  此时身处激战之中的穷奇感到了温度的异常,但因为他是背对着暴雪所以并没有察觉在他的身后一个恐怖的寒流正在形成。

  空间似乎已经冻结,留下的只有那发自内心的无尽寒意。

  突然,天志海取出一块人头大小的黑石,石头呈黑色,中间有一条奇异的纹路。

  天志海拿着它向穷奇丢去,穷奇纳闷了,他认出了这是顶级的能量矿石黑曜石,不过想用这个玩意把他砸死还真是做梦。

  黑曜石向他急速掠去,穷奇没有躲,也不需要躲,他刚想用绝刃把它华丽地切成两半时却发现自己身后有一股令人窒息的寒意。

  黑曜石完美地卡在暴雪的炮口,与此同时,一股寒潮被堵在了暴雪的里面。

  寒流与黑曜石相互碰撞时,黑曜石因为承受不了这么巨大的能量而迸裂出一道裂缝。

  庞大而精纯的能量爆发开来,最终与寒流交融化为一道能量漩涡。

  就连暴雪也似乎也承受不了这么狂暴的能量。

  “卡叱”能量歇斯底里的扩散,周围的人瞬间变成了绝美的冰雕,如同滑雪场动人心弦的艺术品。

  风轻轻一吹,这些天然“冰雕”就化为了细小的冰粒,随之消逝的,还有一道道珍贵的生命。

  能量很快就扩散到了穷奇的身边,穷奇果断地丢出三个火红的瓶子之后调头逃跑,瓶子爆裂开来,里面的红色粉末发出一股炽热的高温,但是只能延缓寒流蔓延的速度,很块,粉末就被严寒吞噬。

  穷奇如同一只迅猛的豹子向窗户奔去,天志海已经抢先一步跑在他的前面。

  寒流在后面肆意忘为的吞噬一切生机,穷奇感到自己的血液险先冻僵。

  “嘭”天志海毫不犹豫地击破玻璃跳窗逃跑,穷奇紧跟其后。

  强烈的失重感使穷奇多少有些不适,风刮在他的脸上,恰意敏然。

  自由落体的速度是很快的,尽管身处一百米的高空,但不到一会儿就接近了地面。

  “嘶”穷奇把绝刃插进了金属墙上,绝刃与墙壁摩擦泛起几丝火花,因为摩擦使势能减小,所以穷奇下降的速度也随之降了下来。

  而天志海更加花里胡哨,他往墙上一登,反弹力使他在空中停顿了几秒,最终来了一个优美的旋转再缓缓落地。

  就好像是跳水运动员在展现自己优美的身姿。

  天志海看了看穷奇,性格高冷的他并没有开口说话。

  穷奇皱眉:“还要打吗?”

  “谢谢。”天志海与之前豪放的厨师判若两人,他似乎一句话也不想多说,如同一个哑巴一样呆呆地看着穷奇,嘴角极不乐意地挤出一个谢字。

  穷奇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天志海为什么要感谢他:“不用谢,我们之间的债互相抵消了。”

  天志海听了,对穷奇升起一丝好感,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欠别人人情的人。

  “希望你下次不要再这样贱视生命了,不然我一定会亲手将你血仞。”天志海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笔直地看着穷奇,冷冰冰地说。

  穷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泛起一丝阴森歹毒的笑容:“我们黑血可没你们这么无耻,拿人体做割裂脑实验,哼,也亏你们做得出来。”

  北雅早已经入侵了明暗武塔的监控,因此对明暗武塔里的情况他了如指掌,要不是因为实验室里的机密程度太高,说不定连暴雪的资料他都弄到手了。

  天志海月眉紧锁,双眼眯成一条细缝,他承认穷奇说的是事实。

  事实上,他这次潜入明暗武塔其实就是因为看不惯他们的做事风格想要偷偷把人救出来而已,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穷咬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