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漫天皆星河 > 第八章 北雅 (求收藏、求推荐)

第八章 北雅 (求收藏、求推荐)


天空乌云密布,显然是暴雨将至的前兆。

  穷奇也不感到意外,刚刚暴雪爆炸导致周围气温急剧下降,就跟人工降雨的原理是一样的。

  北雅急切地提醒道:“暴雪正在扩散,用不了多久就会到达洛日衡的所在地,到时候你想把他弄出来就难了。”

  “好,好,我这就…”穷奇话还没有说完就懑住了:“你知道他们有台暴雪?”

  北雅调皮地怪笑:“知道啊。”

  “那你不告诉我!”穷奇火了。

  穷奇身上的通讯器发出一道柔和的蓝光,光线照在前方的草地形成了一位貌美倾国的女子,北雅一身青衣随风飘逸,脸上没有半分瑕疵,美得今人惊心动魄。

  北雅十分无奈,她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如同一位刚刚出嫁的女子:“我又不是故意的。”

  如果黑血其他人看见了一定会目瞪口呆,平时的北雅一向是冷冰冰的人工只能,说话都不带半分感情色彩,哪有现在的小女人姿态?

  就连那黑血传说中的首领血神对她也是恭恭应诺。

  尽管她只是一台中央电脑但她在黑血有着最高话语权。

  如果说血神是黑血的最高行政官的话那么北雅就是黑血的最高指挥官,一切刺杀任务都是由她来分配指挥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们心中的信仰竟然会流露出这种儿女情长的模样,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北雅可怜兮兮地看着穷奇,手指往天志海的方向一指:“谁知道会突然冒出个毛头小子,按道理来说那暴雪根本击不中你!”

  北雅眼睛一溜:“咦。”她发现她所指的地方空空如也:“人呢?”

  穷奇冷冰冰地说:“早走了。”北雅一挥手,空气在她的面前形成一片量子屏幕,正是先前这儿的监控视频。

  果然,在穷奇“自言自语”的时候,天志海从储物器中取出一件深褐色的雨蓬缓缓穿上,然后如同看精神病人一样向穷奇怜悯地瞟了一眼,不急也不燥地离开了。

  风有点刺骨,冷冽的北风刮在穷奇冻僵的脸上,穷奇借着窗户之间的间隙身轻如燕地来回穿梭。

  穷奇脚尖轻轻一点就跃上了令一个窗台,随着破风声响起,穷奇的海拔也越来越高。

  月夜之下,一道身影轻巧地登上了明暗武塔顶楼。

  夜黑风高,正是杀人的好时机!

  “怎么回事?”司寇感觉气温急剧下降,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警报,警报!气温异常,气温异常!气温接近零下五十度!二十六楼超过零下一百五十度!”中央控温系统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笑藏刀先是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喜出望外:“是不是暴雪研制成功了?”

  “暴雪?”天琼吓了一跳:“你们竟然还研制出了这种级别的明武!”

  司寇得意洋洋:“这可是经过总部审批通过的!”

  天琼喜笑颜开:“这么说穷奇那个杀神死了?”

  “不可能,”笑藏刀整理了一下皱褶的衣服,“暴雪明明是指定范围武器,它的影响范围不可能这么大。”

  天琼倒吸一口冷气:“不会是实验失败爆炸了吧!”笑藏刀好不容易把衣服弄平:“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快调监控!”天琼赶忙惊呼。

  侍卫来到中央电脑旁,手指在键盘上飞速地打着一系列编码,不到一会儿,二十六楼的影像清晰地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一切都是白茫茫地一片,没有一丝生机。

  信号突然中断了,系统自动调到其他监控。

  中断,中断,中断…

  就仿佛是蝴蝶效应一样,几乎所有二十六楼的监控都失去了信号。

  “怎么回事?”天琼惊慌失措。

  侍卫犹豫了一下:“可能是监控被冻坏了。”

  终于,电脑调到了一台还没有冻坏的监控,只见白茫茫地一片,在那冰道上还有几座优美的雕塑!骇人的冰雾正在向远处扩展!

  笑藏刀询问道:“我们的中央控温系统可以阻拦这些冰雾吗?”

  侍卫呆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回过神:“现在二十六楼的温度大概是零下一百二十度,等它们蔓延到这儿大概可以减少到零下一百度。

  ”司寇脸角剧烈抽搐:“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天琼叹了口气:“只能暂时撤退了,你们先到我的监察院住一会儿吧。”众人点了点头。

  侍卫犹豫不决但还是说了出来:“电梯被炸了。”

  司寇满脸无所谓:“不是还有备用电梯吗。”

  “也被炸了。”面对侍卫呆板简易地回答,众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那怎么出去?跳楼?”笑藏刀满脸阴沉,开了一个不太好笑的玩笑。

  “我们可以用顶楼的TC导弹发射器将我们发射到游乐园的蹦床上。”面对着侍卫异想天开的想法天琼恨不得一个巴掌拍死他。

  “我记得我们武塔有台TX飞龙吧。”笑藏刀开口了。

  司寇仔细回忆着然后露出喜出望外的微笑,并轻轻点点头。

  “太好了,我们可以用TX飞龙逃出去。”天琼眨眯了一下眼睛,也是十分欣喜。

  “你把飞龙放在哪里?”笑藏刀询问司寇。

  “在我的车库。”司寇回应。

  笑藏刀脸上咧开了花,当初司寇想把车库建在顶楼他还不太乐意,毕竟多建一个车库就要少几个实验室,现在看来这三官不正的老家伙还是有靠谱的时候。

  “他怎么办?”天琼看向还陷入沉睡的洛日衡,询问道。

  笑藏刀用手托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丢在这里算了。”

  穷奇轻巧地避开监控的扫描,往左拐进了一个密室。

  “M。”穷奇轻声道。

  顿时,密道前方的红外线与警报器断开联系。

  北雅不满了:“就这点小事还需要我出马。你直接冲过去就行了,又没有人拦得住你。”穷奇顿时语塞。

  与此同时,一架硕大的飞机在武塔腾空而起,巨大的机翼在飞速的转动,TX飞龙向西北方掠去。

  司寇靠在舒适的坐垫上,紧紧握着一杯香槟,面色有点发紫。

  修长的指甲深深刺入皮肤,泛起一丝血色,从出生到现在他还没有受到这样的损失,不仅丧失了一大群手下,还要落荒而逃,如果就这样结束以后他肯定会被当成无数人的笑柄!

  司寇轻轻抿了一口酒:“穷奇,你给我等着,今天的债我会十倍百倍还给你。”笑藏刀看着司寇竟然有几分心悸,这家伙发起疯来比任何人都要可怕!

  “已经和总部联系上了,他们现在都有点火大,我们还是想想怎么解释吧!”侍卫提醒道。

  天琼放下手机耸耸肩:“监察院也有点生气,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我回去要做检讨。”

  笑藏刀轻笑一声:“把责任推到穷奇身上不就行了?正好与黑血开战需要一个理由。”

  天琼等人赞同地点点头。

  穷奇一个鱼跃躲开了最后一个监控摄像头,他的前面就是洛日衡的所在地。

  “这么偷偷摸摸和做贼一样,有必要吗?”北雅清秀地声音传来,穷奇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谨慎点没有错。”

  如果北雅真的是一个人的话恐怕她早就撞墙了,她感觉黑血的脸都被这家伙丢光了。

  穷奇一脚踹开实验室的门,便看到一个家伙穿着黑色便装在那里呼呼大睡,穷奇心态崩了,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挺着枪风弹雨来这里救这个家伙可他竟然这里睡大觉?

  “心态真好。”北雅透过监控看到了正在熟睡的洛日衡忍不住嘟囔一句。

  穷奇没好气地喘了洛日衡一脚,洛日衡疼得泪涕横飞。

  洛日衡睁开眼睛,顿时充满欣喜:“老穷?”这是洛日衡叔叔的叫法,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叫,久而久之洛日衡也习以为常,跟着叫起来。

  穷奇从储物器中取出一副黑色墨镜轻轻戴上,并且摆出了一个自以为很帅的Pose:“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去安全的地方。”大有几分国际间谍的味道,男人嘛,就是要摆个姿势弄得酷酷地!

  此时北雅干咳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出现在了武塔的电脑上,在她身后是一片绿油油地草地。

  “不用了,我已经在周围弄了一片真空隔离区。”北雅淡淡地说。“真空隔离区?还有这种东西?”穷奇耸了耸快要掉下来的眼镜。

  北雅解释道:“是武塔刚刚修建时自带的,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穷奇听了便看向了洛日衡:“你不是不想读书吗?你叔叔要我告诉你你可以休假一年。”

  洛日衡脸上的兴奋还未流露出来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从现在以后,你要跟我历练一年,不然连自保的本领都没有。”

  穷奇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

  洛日衡神色黯淡,神情恐慌。因为梦魇即将莅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