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漫天皆星河 > 第九章 拜师

第九章 拜师


洛日衡被带入了洛宇杰的办公室,清一色的办公室里很朴素,唯一有些出格的便是墙角里挂着的几幅清空绿野的油画。

洛日衡看到洛宇杰阴沉着脸看着他,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叔叔,我错了。”

洛宇杰有些好笑的看着他:“你错在什么了?”

洛日衡仔细思索了一番,发现自己确实没有什么过错的地方,然后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好像没有什么做错的地方。”

洛宇杰声音瞬间转厉:“不你错了,你错在在这世界上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任人宰割,你错在被别人宰割时连反抗的实力都没有。”

枯旧的树林之中充斥着落叶与潇凉,凉风扫过,带起黄叶。很快便消失在暮色中。

洛日衡跟在穷奇之后,看着身旁如同朽木般干枯的树叶瑟瑟发抖,树干上爬满的黄暗色青苔密密麻麻布满树干,如同一道道诡谲的符号。

“我们要去哪?”洛日衡战战兢兢的问道。

“去拜访一个熟人。”穷奇冷冷的说,声音没有一丝感情,好似无情的机器。

熟人?那只是你的熟人吧,和我好像没有半分关系吧。

穿过树林,可以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方乱葬岗,乱葬岗旁边有着一座木屋,如同附近的朽木般枯黄,看来是就近取材。

洛日衡看到那木屋难免有些惊魂未定,正常人谁会把住宅建在这种寸草不生的地方啊?

就在此时,洛日衡突然看见旁边长者一堆高约半米的乌黑色杂草,嘴角一阵抽蓄:“这还是草吗?”

洛日衡伸出食指想要去触摸,突然听到穷奇一阵冷声:“别动。”

随即心里一阵心惊,极快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果不其然,那怪草竟然抽动了一番,吓得洛日衡连退几米,嘀咕道:“世间真有这种东西吗?”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记住,好奇心千万不能多有,否则你连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嗯。”洛日衡轻轻应道。

穷奇迈着大步向着木屋走去,洛日衡犹豫了片刻,既不愿意的跟了过去。

木屋虚掩着,开了一条缝,透过缝望去,屋内没有一丝光,没有光不奇怪,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有光才奇怪,但如此阴暗使得洛日衡提着胆,多看了几眼实力超群的穷奇才安了几分心。

穷奇走到门前,伸出修长的手在门口敲了敲,沉寂了片刻之后,屋内传来了沙哑的声音:“进来吧。”

穷奇推开门,不知从哪里寻找到一根蜡烛,左手持着,右手在蜡烛上一抹,竟然就这么燃了,蜡烛燃得很稳,没有随风摇曳。

“哇塞。”洛日衡惊呼了一声,“你这是魔术吗,可以教我吗,我想我可以用来泡妹子。”

“泡妹?”穷奇打量了洛日衡一番,“就你?”

“你什么意思?我长的也是挺帅的好不。”洛日衡看到穷奇不善的目光又补了一句,“尽管没你帅。”

穷奇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说话挺好听的,继续,说不定我会给你减一个月。”

洛日衡喜笑颜开:“穷叔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无人能及。”

洛日衡顿了顿开始一番文艺的演讲:“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神,而我心中的神,便是你,你是普罗米修斯,带给我焰火,你是…”

“停停停,你在说下去我打烂你的嘴。”穷奇听到这段话,忍不住打断道。

“是,那我的历练时间?”

“多加一个月。”穷奇轻描淡写道。

“不要啊。”洛日衡情不自禁的惊呼一声,他早就听说穷叔出身于杀手组织黑血,跟着他历练不死也要脱层皮。

“再加一个月。”

……

穷奇将蜡烛抛给洛日衡,洛日衡慌忙接住,差点烫到自己。

“啧啧啧。”穷奇忍不住嘲讽道。

“要进来便进来。”屋内突然传出一道不耐烦的声音。

小屋不大,但蜡烛竟然只能照亮附近一尺的距离,似乎有什么吸光的东西将光全都吸走了,洛日衡小心翼翼的在屋内走着,一个转身竟然看到了鬼脸,干枯得毫无血色,上边长满了青苔,定睛一看,原来只是牛头。

“别照了,这些树吸光。”不远处突然出来了一道沙哑的声音。

“嗯。”洛日衡轻轻应了一声,将蜡烛熄灭,放在身旁青苔漫步的木桌上。

火焰熄灭的瞬间,只觉得阵阵冷风传来,周围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吓得洛日衡赶紧拾起蜡烛,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可以点燃它的东西,于是悻悻的把蜡烛放回木桌上。

不知道对面的人是不是带了夜视仪,他似乎能将洛日衡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怎么这么怂,我像你这么大时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个人了。”

洛日衡下意识的回答道:“根据联邦规定,杀人者,无论以任何形式,都要接受法律的制裁,自守者可以减轻徒刑。”

对面冷哼了一声:“那你去自首吧。”

洛日衡一脸雾水的问道:“我什么时候杀过人?”

“现在杀了。”

洛日衡突然发现自己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刀子,漆黑之中能感觉到黏糊糊的鲜血从刀身顺着刀柄流下来。

“啊。”洛日衡尖叫了一声,不只不觉中将手松开,与此同时传来了沉甸甸的东西落地的声音。

“这什么啊?”洛日衡胆战心惊的问道,同时他发现穷奇竟然不见了,先前因为穷奇在而取得的安心在此时烟消云散。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不知何方又传来这道沙哑的声音。

洛日衡强行压下自己心中的恐惧问道:“你是人是鬼。”

“非鬼也亦非人也。”

“什么鬼语?”洛日衡又问道,“不管你是鬼是人,可以指明下出口吗?”自从竟然这件木屋他便迷失了方向,如今竟然不知来去的方向。

“既来之则安之。”犹如鬼魂般飘忽不定的声音响彻耳畔,激得洛日衡头皮一阵发麻。

“我不能离开吗?”洛日衡小心翼翼的问道。

“既然有人把你托付给我,那便好生呆着吧。”

原来你们俩是一伙的……

听了他的话,洛日衡翻了个白眼:“你就不能说人话吗?”

等待了良久,对面没有吭声,洛日衡四处摸索着,想要找到进来时的出口。

“你要去哪?”一道冷声传来,竟与穷奇的声音极其相似,但声音中多了几分沙哑,但依旧令人惊悚。

洛日衡硬着头皮道:“我是被我叔叔喊来的,你能让我回去吗?”

“不能。”那道缥缈的声音传来,不知源自何方,在木屋里引起了一阵回声。

突然,面前好像有着一道暗光传来,转眼间发出刺眼的蓝光,使得洛日衡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

当他缓过来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一个人持着蜡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没想到这间木屋的主人竟然不是自己想象中弯腰驼背的万年老妖怪,而是一名粗糙汉子。

他将燃烧着蓝色火焰的蜡烛放在旁边的摇摇欲坠的木桌上,然后静静的看着洛日衡,待两秒的静寂之后开口道:“既然穷奇把你交给我我也只好给他一个面子,拜师吧。”

话说着,他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块花布在那儿静静的看着,洛日衡在旁边静静的等了很久,他看到洛日衡没有说话,有些不耐烦的皱了下眉:“你还在等什么?”

“我不愿拜你为师。”洛日衡既不服气的说道。

“不愿意就滚,你以为我很想收你吗?”那男子不耐烦的说道,“出口在那边,不愿意的话自己滚回去,别浪费我的世间!”

听到这洛日衡往外迈的脚步一顿:“自己回去?”转眼间洛日衡连往后退几步,打量着这男子犹豫了片刻,最终抿了抿嘴角跪了下来磕了两个头;“请收我为徒吧!”

那男子没有搭理洛日衡,自顾自的擦拭着一张画,待从头至下擦拭完毕之后抬了抬头:“怎么又回来了?”

洛日衡犹豫了片刻,实话实说答道:“我不知道回去的路。”

“嗯。”那男子有些敷衍的应了一声,“还挺诚实的。”

洛日衡大喜:“请收我为徒吧。”

男子又打量了他两眼:“身子太脆了,不过我这儿正好缺了一名打杂的,你就留下来打杂吧。”

萧萧树叶被狂风扫过,哗哗落下,将洛日衡面前好不容易扫在一起的枯叶堆吹得散乱,洛日衡见状,气急败坏的将手中那柄颜色怪异的破烂扫帚摔在地上:“去你的。”

洛日衡想到这身子一顿,巡视了一番周围,看到那个男子没有出现在周围才缓缓舒了口气。

他虽然没有什么少爷气,但从小养尊处优,自然受不了这个气,他开始有些后悔,当初直接拜师不好吗,看那男子人长得魁梧,说不定能教自己一些武功,自己日后出去也有自保能力,也不用在这里当扫地僧。

洛日衡从地上拾起那柄破烂的扫帚,开始打量着它的材质,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扫帚,再看了一眼面前的黑色朽木,顿恍然大悟,思索着:“这木头到底是什么新型物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