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漫天皆星河 > 第十章 练武

第十章 练武


“你过来。”洛日衡转身,看到那男子正在不远处招呼自己,赶紧灰溜溜的赶过去,“怎么,回心转意,愿意收我为徒了吗?”洛日衡双眼放光,问道。

那男子脸一黑:“你再扫半年再说。”

“不要啊,师父。”洛日衡如今已经不要脸皮了,他死皮耐脸的磨上去,“师父,我已经扫了半个月了,再扫真的受不了了,求您收了我吧……”

“……”

那男子叹了口气:“行吧。”

洛日衡大喜过望,开口问道:“师父你叫什么名字?”

“孙翔。”男子淡淡开口道。

“孙翔。”洛日衡听到这有几分耳熟的名字,呢喃了一番。

“行了,扫地去吧。”男子轻描淡写道。

洛日衡目瞪口呆:“还要扫地?”

孙翔轻飘飘的说:“那你的意思是要我扫喽。”

洛日衡身后冷汗出来一大截:“不敢,不敢,我来扫。”

洛日衡苦逼的拿着扫帚在那儿漫不经心的扫着,凉风瑟瑟,吹起披着的白衫,冻得他双手有些发抖。

洛日衡一遍扫着一边瑟瑟发抖道:“这什么鬼地方啊,这么冷。”

也不能全怪洛日衡方向感差,关键是穷奇带他来的时候特地将他双眼用眼罩蒙上了,他只听见直升机的破空声,待他摘下眼罩时已经到了这个寸草不生的鬼地方了,谁知道这儿是哪里。

洛日衡扫着落叶,原本白嫩的双手被扫帚上的分刺扎得面目全非。

突然,一道淡淡的声音从不远方传来:“将这些落叶处理了丢到树林里,过会儿我考虑会儿教你一些自保的本事。”

洛日衡苦笑一声:我只想回家做自己的富二代。

风声呼啸越发凶狠,洛日衡恶狠狠的盯着站在不远处监督的孙翔,眼睛如斗鸡般直视着他。

没想到说好的防身本领竟然是站桩。

孙翔围绕着洛日衡转动了几圈,念念有词道:“万动不如一静,万练不如一站。”

“说的道轻松,有本事你来站啊。”洛日衡细声呢喃。

“你说什么?声音可以再大点。”孙翔脸一黑,板着脸看向他。

“没,没什么。”洛日衡有些吃力的回了一句。

孙翔扫视了一番洛日衡全身,嗯的应了一句:“还不错,看来你经常练。”

洛日衡脸一抽,能不练吗,我经常在教室门口这样站着。

“双脚开立与肩同宽,双腿微屈不过尖,双臂环报于腹前,悬顶竖脊放松腰身,宽胸实腹呼吸自然,中正安舒精神内守。”

嗯,这不是练太极吗?洛日衡侧身一看,差点被气晕过去,此时孙翔正拿着一本书在那翻着,对着上面吞吞缓缓的念着。

洛日衡叹了口气,真不知道穷叔为什么要给自己找一个这么不靠谱的老师,过了四分之一个时辰之后,洛日衡双腿抖得厉害,终于体力不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嗯。”孙翔颇为满意的应了一声:“底子比我想象当中要好点,休息一下把那些树叶扫了,然后继续练。”

顿时寂静的树林之中出现了一片哀嚎。

孙翔看着洛日衡问候着自己的祖宗十八代脸上泛起冷意,拳头微微握起,良久,无奈的叹气了一声:“听说你们洛家有个管家姓林?”

洛日衡听到这抿着嘴,抬起头:“你知道他在哪?”

“他死了。”孙翔轻描淡写道。

“死了,谁杀的,是不是你们黑血干的。”洛日衡眼里突然泛起血丝,咆哮着问道。

“不清楚,反正不是我,至于是谁不要来问我,自己凭本事查清楚。”

洛日衡有些颓废的从地上爬起,嘴角已经溢出血丝,洛日衡站起身来,直视着孙翔的双眼:“我和您学本领,对帮我找到凶手有帮助吗?”

孙翔嘴角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这我不清楚,不过至少能让你有几分自保的实力,不至于连几个普通人都打不赢。”

“那行,但我希望您能教我更多的东西。”秋风涩意,吹过少年额前鬓发,眼里,光芒闪耀,如星辰般光芒万丈,一隐而没。

金色大厅,璀璨华丽,桌上都有十八张椅子,此时其余十七张都坐满了人,只剩下唯一一张空在那里。

“院长大人怎么还不来。”此时一道额上有疤的男子有些等不及的开口道。

“别着急,刀疤脸,再多等等。”说话的是一名打扮的如女子般妖艳的男人。

“来了。”这时,一位器宇轩昂的男人从外边走了进来,身着华丽,佩戴长剑,有股古风江湖人物气概,渺渺之中,仿若天下尽在我手。

“恭迎,院长大人,恭迎,院长大人。”四周的所有人无不站起身来,低下头,在场的恭迎声似乎让这男子很是满意,他微微挑起眉间,示意各位座下,最终缓缓入座。

“抱歉,最近在寻找犬子的下落,耽搁了不少时间。”

这是,响起一道清灵的女子浅笑声:“院长大人说得哪里话,小孩调皮是很正常的事情,令子实力超群,又相当沉稳,自然不会遇到危险,再说这天下都是您的,您还怕有人对他动手不成。”

天志涯微皱着眉:“话说如此,但…”说到这天志涯叹气一声:“犬子顽劣,不提也罢,我们开会吧。”

“最近乱世不安,听闻天海城的明暗武塔分部被袭击,司寇晖塔长,您有什么想法。”天志涯看向那刀疤脸。

司寇晖顿了顿,说道:“天海城是我们联邦的重要城市,所以那边的明暗武塔分部我极为看重,一直都是我弟弟司寇源亲自统领,现在我弟弟铩羽而归,我也十分痛心。”

“就你那不成材的弟弟?”女子嘲讽了一声,丝毫不遮拦自己眼中的鄙夷。

“你。”司寇晖怒火涌起三丈,猛的站起身来,却在众人的不耐目光之中悻悻坐下。

“行了我们继续谈论关于天海城明暗武塔的事吧,我最近查到有关犬子的下落,很有可能就在天海城。”天志涯眉头紧锁,“黑血等人如今越发嚣张,竟然胆敢骑在我们身上,到明暗武塔捣乱,这事要是不解决一下,我们联邦的脸面何存?”

“这事是你们监察院的事你们监察院自己解决吧,我们明暗武塔只是负责搞科研的。”

“你。”天志涯怒火涌上心头,看着司寇晖远去一拳锤在桌上,桌旁的茶杯被震倒,滚热的茶水流在他的手上,很快便有侍女持着手帕前来擦拭。

“他们明暗武塔真是欺人太剩。”天志涯看着明暗武塔所属的九名议员都已离去,怒火止不住的涌上心头。

“院长大人何必这么动怒呢?是他们不知好歹罢了,放心,他们猖狂不了多久。”女子柔声劝道。

“哼。”天志涯冷冷的哼了一声,“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总有一天联邦将没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明暗武塔总部,建设在繁华都夏帝都中央,总塔高耸入云,足有千余米。

明暗武塔最顶层,此时所有明暗武塔高层全都聚集于此。

司寇晖摸了摸脸上的刀疤,眼里凶狠之劲不减,如魔鬼般凶戾:“最近监察院越发猖狂,是时候让他们为自己的高傲付出点代价了。”

副塔长柳元沉默了半响答道:“这事还得从长计策,论兵力我们始终比不上监察院,他们高手众多,极容易展开斩首行动。”

司寇晖冷哼了一声:“我就不信他们再厉害能强上我们明暗武塔这么多年开发出来的武器,而且谁说我们没有顶级高手,林冰零,你说呢?”

那位被叫做林冰零的男孩露出一丝猖狂的笑容:“没问题,塔长们的安危就交给我吧。”

塔长司寇晖满意的看了他两眼,露出几分得意满满的笑容,随后脸很快便阴沉了下去,如同变脸般道:“不过这件事确实需要长久计划,就先这样持续下去吧,让那些监察院的人再多得意几年。”

树林旁,洛日衡身后的汗水止不住的流下,沾湿了白衫,顺着裤腿流下,此时的他持着一柄林斯特左轮手枪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的一颗大树。

“啪啪啪。”随着三道枪响,三颗子弹破空射出,第一颗将那颗大叔打穿,紧接着第二颗第三颗没有半分偏移的射入第一颗子弹射穿的树孔上。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孙翔嘴角咧出一丝弧度,满意的看着他。

“是,师父。”洛日衡躬身道。

洛日衡回到自己的房间,精疲力尽的躺下,所谓的房间只是一个普通的茅庐,先前他还不愿意,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无所谓了,这一年的苦练消磨了他的一丝戾气以及少爷气。

洛日衡躺在茅草堆上,他已经不在像当初一般祈求这无穷无尽的苦难生活什么时候结束,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开始有些享受现在的状态,每天练武、射枪、攀岩,然后精疲力竭的睡上一觉,似乎挺好。

不知不觉中,当少年修长的睫毛紧闭时,他睡着了,挺安详的度过了一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