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漫天皆星河 > 第十一章 宿舍(求收藏、求推荐)

第十一章 宿舍(求收藏、求推荐)


洛日衡是在直升机嘈杂的破空声中惊醒的,他敏感的跳起身来,左手紧紧的持着自己那柄林斯特左轮,左轮光滑,与寻常的不同,枪身还有一道金色V标。

洛日衡将手枪别在腰间,紧紧握着,随即从茅庐的门口探出一丝头来,看到一架直升机从天而降,洛日衡从中认出了洛家的商标,叹了口气,将手枪藏于外套内的腰间。

一位年轻的男子从直升机上下来四处张望着,看模样应该是洛家的新管家没错了,他似乎看到了洛日衡,远远的挥了挥手,洛日衡走了过去,但警惕心丝毫不曾减少。

“您是洛日衡少爷吧。”那男子看到他远远喊道。

“嗯。”洛日衡轻轻应了一声有些复杂的看向他。

“怎么了。”那男子被看得有点懵问道。

洛日衡轻轻摇了摇头轻声呢喃道:“要走了吗?”

“是的,要走开了,少爷。”

洛日衡的耳边仿佛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回应声。

“嗯,我想去和我的师父告个别。”

“嗯,去吧。”男子犹豫颗片刻,点头应道。

漆黑的木屋里,依旧没有几许光,暗淡无光之中,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四处的场景,周围十分寂静,洛日衡可以肯定孙翔不在屋内,他捡起木桌上的一张纸条,纸条上有着如同小孩般歪歪扭扭的字迹:

当你看到这张纸条时,就证明我已经走了,世间繁花似锦,美景无数,但为师这一辈子有太多太多想去完成的事情,恐怕没有时间一一去欣赏此景,你还年轻,千万不要像我一样走入歧途,望你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同时谨记我平时的教诲。

洛日衡此时感慨万千,他走出木屋转动了一圈,谨记着自己在生活的一草一木,同时向着直升机走去,步伐中有些迷惘,有些不舍,最终,他还是没有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戴维斯学院,坐落于联邦天海城正中央,为联邦四大学院之一,每年为联邦输送了源源不断的精英,学院内有一湖,名为忘忧湖,湖上有一石桥,名为忘情桥。

洛日衡此时正在石桥上,身旁情侣众多,一队组一队,就自己独自一人,洛日衡摸了摸鼻子,略显几分尴尬。洛日衡匆匆的从石桥上赶过去。

“宿舍,宿舍。”洛日衡此时正在男生宿舍一个接一个的寻找着自己的寝室。

“1208。找到了。”洛日衡看到头上的数字,略有几分欢喜的推开门。

一见门,便看到了一张整洁的木床,洛日衡略有几分欣喜的坐上去,然后趁着四周没人,将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手枪放在床单下,随即,洛日衡取下自己手上父亲唯一留给自己的怀表小心翼翼的擦拭着。

“这是我的床,滚开。”突然洛日衡听到一道冷冷的声音,抬头一看,一位俊美少年此时双手插着口袋冷冷的看着他。

“哦哦,不好意思,请问我的床在哪?”洛日衡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俊美少年指着房间内一张毫不起眼的木床说道。

此时这张床上灰尘密布,蜘蛛网纵横,洛日衡叹了口气,将自己的行李放在床旁,也不顾自己床上的灰尘就这么躺了上去,另外一名带着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的宿友回来时看到洛日衡此刻正躺在一张灰尘密布的床上微微张开双眼:“大兄弟,这个你要不要擦拭一下啊?”

“不用不用。”洛日衡摆了摆手推辞道:笑话,自己睡了茅草房一年,还在乎这些。

不过心里这么想着,他还是向那宿友借了一个鸡毛毯子将那灰尘与蜘蛛网一起清理干净。

清理干净之后,洛日衡躺在那里观察自己的两名宿友,一小时过去后,他发现那名眼镜青年似乎很害怕那名俊美少年,最终那名眼镜青年耐不住寂寞前来找洛日衡交谈:“帅哥,你就是那挂科了一年的同学吧,听说你一年没来,做什么去了?”、

洛日衡憨憨一笑:“我有点事去了。”

突然,那名青年注意到了洛日衡手中拿着的的怀表,惊呼了一声:“哇塞,百达翡丽,我个天啊,能让我看看吗?”

“没,没问题。”洛日衡尬笑道,这是自己父亲留给自己唯一遗物其实他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他还是将怀表递过去。

那眼镜男孩把它放在手心里捧着,不是惊呼一声:“哇塞这做工真别致啊,我去,这不是后来重做的百达翡丽Caliber 89吗,我去,没想到您竟然有,大哥,土豪啊。”

洛日衡尴尬的笑了两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与这男孩扯谈了几句,洛日衡才知道这男孩叫伟元方,而那冷冰冰的美少年叫做冰泽。

冰泽,我去,这名字怎么这么忽悠人呢,就好像哪个没良心的作家特意拿出来忽悠人一样。

不过洛日衡也没有多想,在要回怀表以后对着那伟元方轻轻的点了点头。

夜幕即将降临,窗外太阳西落为夜晚拉开了序幕,洛日衡躺在那靠窗的角落一个个的数着繁星,在天空中无力而又不甘平庸的闪烁着。

洛日衡轻轻抚摸着自己的怀表,岁月在这块怀表上无情的留下印记,很多功能已经损坏,不值钱了,洛日衡那儿有好几张比这块怀表名贵的名表,不过一直放在抽屉里无人问津。

洛日衡轻轻擦拭着,感觉自己的这一生,如幻,如梦,感觉自己的这一生都不太真实。

夜已静,窗外萧瑟,洛日衡睡意泯然,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腰间的手枪时,却发现原本隐藏在外套内的手枪不翼而飞,洛日衡大惊失色,条件反射般的坐起,看了一眼冰泽所在的位置,眉头微皱。

洛日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夜已深,窗外不时传来几道蝉鸣。

待夜深人静之时,洛日衡轻悄悄的爬起来,不论如何,那柄手枪一定要拿回来的。

洛日衡蹑手蹑脚的起身,在黑夜之中摸索着,突然响起自己行李之中似乎携带了夜视仪,于是从自己床下拿出行李,取出夜视仪。

夜视仪戴上之后,周围不再黑茫茫的一片,四周景象一目了然,洛日衡还是不太放心,于是拿出了几块噬光木放在床上,噬光木一出,周围的空间似乎变得扭曲,如黑洞般将周围的光吞噬。

洛日衡此时才放心几分,再如此黑暗的情况下,寻常人不可能看清任何东西。

洛日衡如做贼般踮起脚尖向冰泽走去,同时注释着周围的一切。

一步两步,洛日衡深吸一口气,伸出手向床单向拾去,可惜触摸到的竟是空空一片。

不好,有诈!洛日衡大惊下意识的将手缩回去,却没想到刚刚还在熟睡的冰泽,一个翻身,控住了洛日衡的手腕,洛日衡下意识的去反抓,却感到一股大力传来,顿时人空马翻。

“说吧,小贼。”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传来,荡得洛日衡心头一激。

“大哥,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洛日衡欲哭不能,奈何孙翔那家伙教自己的东西都是一些虚的,实战压根没用?那自己这一年不是白学了吗?

“你说的东西是这个?”冰泽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柄手枪,手腕一转,枪口反倒着对向洛日衡的脑门,似乎在挑衅洛日衡。

这倒是一个擒拿的好机会,但也要看洛日衡有没有胆子去擒啊,这枪,可是连装甲车都能打爆,他洛日衡再自命不凡,总不能去挡枪口吧。

洛日衡浑身冷汗冒出,那名贵的外套已经被浸湿。

“给你个机会,来啊。”冰泽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可洛日衡连大气都不敢出,谁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啊。

冰泽收回了手枪,似乎刻意的看了一眼上面的V标,然后丢给洛日衡:“接着吧。”

手枪在空中旋转着,洛日衡下意识的却接,却与手枪擦至而过,林斯特刚好砸在自己脚边不远处,而洛日衡的手依旧伸在半空。

……

这就有点尴尬了。

洛日衡干咳了一声,似乎想要缓解自己的尴尬,然后匆匆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林斯特,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本来洛日衡还以为凭自己的实力在同辈之间无人能敌,现在看起来,是他想当然了。

洛日衡脸色阴沉的看向冰泽,此人实力可怕,感知敏捷,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但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才行。

当东边出现第一某朝霞时,洛日衡睁开双眼,他静悄悄的走出宿舍,寻找到一个风景绝佳的地方看日出,周围景秀山川,美不胜收,鸟啼蝉鸣之中,洛日衡独坐在绿茵茵的草地里,一个人静悄悄的看着东方,蓝紫黄三色相间,美不胜收,北边不远湖中风平浪静,石桥之中,独立两三人,只观得模糊轮廓,此景美哉。

朝霞将他映衬成黄红色,从不远处观去,少年独坐,熠熠生辉,念道:“ 去年春雨开百花,与君相会欢无涯。高歌长吟插花饮,醉倒不去眠君家。今年恸哭来致奠,忍欲出送攀魂车。春晖照眼一如昨,花已破蕾兰生芽,唯君颜色不复见,精魄飘忽随朝霞。归来悲痛不能食,壁上遗墨如栖鸦。呜呼死生遂相隔,使我双泪风中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