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漫天皆星河 > 第十二章 暗室

第十二章 暗室


不知道为何,洛日衡心里一阵悲痛,下意识的便涌出这首诗。

他呆呆的看着这万丈朝霞,盯了许久,待散去之后,才意犹未尽的站起身来,取下怀表看了一眼,才发现自己快要迟到了,便快马加鞭的向教学楼跑去,待跑到教学楼下,才发现自己竟然不清楚自己所在的班级。

于是,洛日衡呆呆的在宿舍楼站立了半响,然后才极其不愿意的打通了教导主任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洛日衡便听到了对面婀娜奉承的声音:“是洛少吗,找我有什么事啊?还记得我吗,你叔叔叫我在学校里好好照顾你。”

洛日衡隔着电话都能感到电话那边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如何之低,不过也多亏了他洛日衡才能找到自己所在的教室。

洛日衡在半途中闯入教室,不知道那教授是不是接到了消息,只是有些惊讶的看了洛日衡两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洛日衡心里顿时万分感慨,若不是自己是豪门之后,恐怕如今已是遭到台上教授万般指责了吧,果然,在这世界上身份和地位万般重要,缺一不可。

洛日衡找到了一个比较靠后的座位安安静静坐下,这是这间教室唯一一间空着的座位,而在洛日衡身旁的人竟然是先前与洛日衡有着极深渊源的冰泽,洛日衡隔着一段距离都能感到一股拒人千里的气息。

突然,洛日衡前面的小伙子反过身来,压低声音问道:“你知道你身旁的人是谁吗?”

“是谁啊?”洛日衡绕有兴趣的问道。

“冰神!”

“冰神?”

“就是女孩心中的男神。”那男生趁机偷瞄了他一眼:“可惜他整日冷冰冰的不近女色,我们都怀疑他性冷淡。”

此话一出众人立马感受到一股犹如地狱的凝视,宛如彼岸花华丽绽放,吓得那家伙立马把头缩了回去。

洛日衡轻笑了一声,随即立马感到一股刻骨铭心的冷,然后有些强硬的别过头去,看到了一张得翻白的脸。

洛日衡尴尬的傻笑了三声,立马压低了头。

波澜起伏的外表之中隐匿的又是如此平静的心。

洛日衡离开教室,前往食堂,食堂建立在教学楼不远处,周围是一片小林,此时正值晚夏,树林里一片蝉鸣,此起彼伏的响着。

洛日衡进入了食堂找了一个地方点了一份平淡的套餐,洛日衡就这样吃着,突然听到身边一片嘈杂,一堆人围在那里起哄,洛日衡微皱着眉,起初没有理会,直到他们开始推推嚷嚷撞到了洛日衡的餐桌时洛日衡火冒三丈。

“你们在搞什么幺蛾子,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洛日衡放下餐筷,对着他们喝了一句。

听到洛日衡的话,那群有着十足痞子气的人嬉笑了一番,对着洛日衡说道:“同学,别多管闲事行不。”

洛日衡心里一窝气,但很快便被他压了下来,只是皱着眉继续吃饭。

饭菜寡淡无味,但比起历练那些年整天吃的一些羹汤寡味要好多了。

待快要吃完时,那群人又吵了起来,闹得食堂鸡犬不留。

洛日衡将筷子狠狠的拍在了餐桌上,站起身来盯着那些不良少年看了几眼。

那群少年看着洛日衡挑衅的目光,纷纷忍不住了:“你瞅什么你,眼睛瞎啊!”其中一人吹了一声痞里痞气的口哨。

洛日衡眼神阴沉的有些可怕,要不是师父一直教导他少惹是生非他早就动手了。

那群少年看到他如此模样,露出一声讥笑:“怂包。”

洛日衡拳头捏得作响,正当他准备动手时,突然听到一道清灵而又熟悉的声音:“日衡?”

洛日衡转过身去,看到一个长得清秀的女孩朝着自己走来,身着华丽,穿着无不是上上品。

“周雨欣?”洛日衡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但很快便被他压了下去。

“嗯。”少女站在那里露出一丝羞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半响,她抬起头,鼓起勇气问了一句:“这一年里你到哪里去了?我问了你叔叔,但他不愿意告诉我。”

洛日衡看了一眼自己这父母钦定的童养媳苦笑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周围的不良少年看着两人如此亲近,目瞪口呆,随即窃窃私语道:“这人不会是要和大哥抢女友吧。”

“不会吧,不行,这事得赶紧告诉大哥,让大哥带人来收拾他。”

随即,这帮社会少年偷偷的溜出了食堂。

“走走走,我带你熟悉一下校园。”周雨欣落落大方的说道。

“不用了。”洛日衡有事在身,便推辞道。

“好吧。”少女脸上露出明显的失落:“那你有空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

“嗯。”洛日衡轻轻应了一声,随即转身离开。

洛日衡离开校园,打了辆的士,一直往郊区开去。

经过一条泥坑密布的蹒跚山路之后,洛日衡来到了洛家的墓山,稀有人烟的山里一片凄凉与萧瑟。

虽然这几十年里洛家没少花钱打理,但墓山终归是墓山。

洛日衡顺着一条淤泥密布的小路向山顶走去,最终洛日衡来到两座坟前,坟前草,已是三尺长,洛日衡抿着嘴看着这两座精修得很好的坟墓,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洛日衡此时已是泪流满面。

坟前,少年就这样跪着,没有人搭理他,他便一直跪在那里,一直到膝盖隐隐有些发痛。

骤然间,天上雷电交错,雷鸣电闪之间,细雨长流,一滴一滴打在他的身上,顺着衣袖、衣衫流下。

洛日衡抬头仰望,雨滴打在了眼瞳旁,那双眼旁顺着轮廓流下的液体不知是雨还是泪,不知是泪还是愁。

风在狂欢着,如刀子般吹在少年的脸上,吹起身后的衣帽。

风雨之中,少年独立而行,谁也不知道这从小丧失双亲的少年此时在想些什么,能够读懂他内心的唯有他自己。

风雨潇潇,雨浸湿了衣襟,冲走少年留下的痕迹。

洛日衡回家时已是时辰不早,没有林叔,这偌大的房子好似空荡荡的,到处充斥着压抑的气息,洛日衡突然发现比起这样丰衣足食的生活,自己更愿意跟着孙翔。

洛日衡看到自己叔叔匆匆离开,礼貌的问好一句,但洛宇杰似乎有着急事,只是匆匆看了他一眼,应了一声。

洛日衡注视着豪车离开逐渐远去。

随后他来到阳台旁,吹着晚风,练起孙翔教自己的一套组合拳,一套拳打下去,只觉得浑身十分舒畅,越来越起劲,最后在不知不觉中沉迷于此。

夜幕快要降临之际,洛日衡活动了一帆有些发酸的肩膀,欲返回自己的房间之中。

“嗯?”洛日衡来到走廊上,突然看到身旁的两盏长寿灯,微微皱了下眉,这两盏长寿灯在他有记忆的时候便一直摆在这里,与石柱相连,从来未曾被移动过。

洛日衡轻轻敲打了三下,然后向着左右各自转动了三下,随即地面微微震动起来,可以看到面前的墙壁转动了起来,出现了一道暗道。

暗道内一片漆黑,宛如一头狮子张开那如同无底洞般的嘴等待着人们的深入。

洛日衡眉头皱的更加厉害,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一探究竟。

再三思索了一番之后,他从房间里取出了一柄手电筒打算前去一探究竟。

洛日衡左手持着手电筒,右手轻轻放在腰旁的手枪上,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家的暗室有什么危险,但小心谨慎一些还是应该的,这么多年来自己从未听及叔叔谈起过,里边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暗道一路往下,响着洛日衡自己脚步的回音,向魔鬼般的催促声。

大约半分钟之后,洛日衡来到了一间暗室,周围整整齐齐摆放着一些从所未有的玩意,甚至还有一具干尸,一个个罐子里储存着无色液体,液体里有一堆堆模糊的生物。

洛日衡头皮发麻,这些生物模糊不清,但不同于已知的任何生物,莫非是优级人的器官?想到这洛日衡不禁一阵犯恶心。

这些是什么鬼?洛日衡呛人住心头的呕吐感向深处走去。

穿过一堆瓶瓶罐罐,洛日衡最终看到了一句头颅,头颅苍白,没有一丝生气,泛出腐败的气息,令人发呕。

洛日衡捂住口鼻走上前去,用手电筒将它照亮,这不看还好,一看洛日衡如同条件反射般往后退了几步,那张刚毅的脸正是他叔叔洛宇杰的。

这是他叔叔,那刚刚自己在家门口遇到的男人是谁?

洛日衡突然感到一阵惊悚,背后的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掉。

洛日衡架着手枪,枪口小心翼翼的指着那颗头颅。

此地不宜久留。洛日衡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听到暗道里发出由远及近的匆匆脚步声,如同死神的步伐。

洛日衡慌忙的四处张望着,之后躲入了身后摆放液体的药品柜里。

洛日衡隔着柜子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传来,他打开了一条微小的细缝努力的向外张望着,可以看到一个男人穿着风衣进入了这间暗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