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漫天皆星河 > 第十三章 交谈

第十三章 交谈


洛日衡屏息凝神,但只能看到这位男子的背影,他缩在药品柜里,男子面对着那些瓶瓶罐罐,突然一个转身,让洛日衡看到了他的侧脸。

洛日衡大惊,因为这无比熟悉的男子正是他的叔叔洛宇杰。

突然间,暗道内又有一道黑影出现,无声无息,甚至没有脚步声。

“穷奇。”洛宇杰呢喃了一句,面对着那道突如其来的黑影道。

“找到了。”穷奇的声音依旧是如此低沉,但富有磁性,他拿出了一块项链似的物品丢给了洛宇杰。

洛宇杰纵身一跃将其接住,然后放在手中观察,只见这形似月牙般的淡蓝项链如薄翼般清脆,外表仿似一层轻纱。

“这就是蓝月之牙吗?”洛宇杰轻悄悄的跺着脚问道,皮鞋与地板相触发出奇特的嘀嗒声。

“嗯。”穷奇站至一旁,看着洛宇杰将这串项链放入保险柜内上了锁。

“听说监察院天家的天志海在天海城,你有关于他的消息没有?”洛宇杰突然问道。

穷奇摇了摇头:“上次在明暗武塔我倒是见过他一面和他切磋了一番,不过这些年过去了,都没有见到他。”

“是吗?”洛日衡轻笑了一声,“这天志海倒也是叛逆,一年多没有回家,不过如果你有他的消息派人通知监察院一声,这一年来监察院的人在这里搜个不停,这样下去迟早会影响我们的计划。”

“知道了。”穷奇轻轻应了一声,“我会注意的。”

“那好吧。”洛宇杰轻轻笑道,随即对着药品柜说道:“你不觉得焖吗,在药品柜里藏了这么久。”

事到如今,洛日衡只好从药品柜里出来,他举起枪对着洛宇杰的胸口,脸色阴沉得发灰:“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洛宇杰一脸雾水的看着他,“我是你叔叔啊!”

“你是我叔叔那他又是谁。”洛日衡对着那头颅质问洛宇杰。

洛宇杰看到那头颅,轻笑一声,走了过去将其举起,手指一转,那头颅便像篮球一般在他的手指上转了几圈,随后洛宇杰在头颅的侧边一扒啦,一张人皮 面具便像面膜一样从那假头身上撕了下来。

洛日衡脸一抽蓄,没想到是自己一个人在那人吓人?

“你说他是谁?”洛宇杰豪笑不止,笑得差点人仰马翻。

洛日衡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洛宇杰突如其来的问道。

“转一下那长寿灯不就行了?”

“我是说你怎么知道那儿有机关的。”

洛日衡耸耸肩:“和我师父学的。”

“你师父?”洛宇杰露出一丝惊讶,“穷奇?”

“不是啊,我连他影子都没见着。”

这时就算穷奇脸皮再厚也不得不出声了,他干咳了两句:“我临时有事,便把他交给别人了。”

洛宇杰盯着洛日衡看了几眼,笑道:“你打我几拳,看你这一年功夫练得怎么样。”

洛日衡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行。”随即摆出一套起手式。

洛日衡趁着洛宇杰一个没留神,挥动着拳头向他脸上砸去。

洛宇杰起初没留神,待到反应过来那夹杂着几分力道的拳头已是近在睫尺。

洛宇杰嗤笑了一声,弯腰向后倒去,如同柔术般后弯而不倒。

洛日衡一拳扑了空,抬膝向洛宇杰胯下撞去,只见洛宇杰身形一闪,仿似后空翻般完全向后倒去,双腿抬起,竟直接架在洛日衡的双肩上,用小腿锁喉,然后身形一侧,借着重力带着洛日衡侧身倒去。

洛宇杰双手撑地,随即快速的松开了自己的小腿借势站起,但洛日衡却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洛宇杰带着几分挑衅的看着洛日衡:“你师父就教你这些。”

洛日衡缓了缓神,喝道:“再来。”

随即洛日衡一个侧踢过去,却被洛宇杰擦边躲过:“不来了,不来了,你厉害行不。”洛宇杰连连摆手。

穷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洛日衡与洛宇杰一并离开了暗室,洛日衡忍不住问了一声:“那暗室是做什么的。”

洛宇杰耸耸肩:“我也不清楚,似乎是你爷爷建的,我只是拿来用一下而已,至于里边的东西我也不清楚,反正是一些见不得人的物品。”

洛宇杰说到这似乎想起了什么,叮嘱道:“你可不要到外面乱说啊。”

“嗯。”洛日衡轻轻应了一声,这他还是知道的,祸从口出。

洛日衡回到卧室,看着房间内熟悉的摆设,呢喃道:“久违了。”

自从昨晚回来时,洛日衡便前往了学院,还没有在家逗留一会儿,他躺在床上,感觉到一阵温馨。

“你不回学院了?”洛宇杰托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

“不回了,我要好好在家睡一觉。”洛日衡一脸享受的说。

洛宇杰轻声一笑:“那就好好睡吧。”随即将水果盘放在了洛日衡的床旁,走出房间并上房门。

洛日衡看着叔叔离开,随即打开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谁啊?”对面传出一道懒散的声音。

“请问是黑羽前辈吗?”洛日衡恭声问道。

“不是。”

洛日衡听出了对方的不耐烦连忙说道:“我是血神的徒弟。”

“血神的徒弟?”听到这对方似乎打起了精神,“他的徒弟找我有什么事?”

“前辈,请问能够见一面吗?”

对面沉默了片刻:“行,不过我要确认你的身份?”

“怎么一个确认法?”

对面又沉默了片刻之后问道:“血神现在怎么样?”

“怎么样?”洛日衡听到这个问题思索了一番,联想到孙翔现在的状况回答道:“挺颓废的。”

“颓废吗?”洛日衡听到对面嗤笑了一声,“行吧,到哪里见面。”

“明日四点,皇城酒店,VIP包间。”

对面听到这个地址,声音里多了几分惊讶:“没想到孙翔的徒弟挺有钱啊,行吧,我一定来。”

洛日衡叹了声气:“总算解决了。”

他看向窗外,窗外一片碧绿辽阔,天空阴沉,那断断续续的雨又开始下了起来,阴霾笼罩,似乎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街边是直耸云霄的高楼大厦,一位位美丽的礼仪小姐此时站在门口对着过往的客人纷纷示好,洛日衡抬头仰望,一块金碧辉煌的楼匾上有着潇洒不羁的四个大字:皇城酒店。

楼匾用金字汇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欢迎光临。”洛日衡听到了周围一片软绵绵的声音。

洛日衡穿着西装昂首挺胸走进皇城酒店,西装挺合身,乍然一看倒是挺人模狗样,今日为了寻求孙翔一位往友的帮助洛日衡不惜花掉这么多年的积蓄在皇城酒店订购了VIP包厢,并且换上了平时极度厌拒的西装。

一进大门便是一座吧台,吧台上陈放着各种各样的酒,五花八门,用奇奇怪怪的酒瓶装着。

吧台小姐坐在吧台后,看到一位男子走过来便文质彬彬的起身:“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洛日衡露出一个张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他从口袋里拾出一张金卡:“能带我前往顶楼的VIP包厢吗?”

那吧台小姐看到那张金卡有些微微失神:“好,好的。”

整个酒店的布置请的是联邦一流的设计师,走廊道上挂着的一幅幅清秀的水墨画与下方元青瓷相衬,独贴了几分江南韵味。

洛日衡走在过道上,不由惊佩,这一条过道下来的摆设恐怕价格不菲。

两人沿着电梯上升至顶楼,吧台小姐将他带至一个包厢前用皇室礼仪替他打开门:“那祝先生玩得愉快。”

“嗯。”洛日衡轻轻应了一声,进入包厢,他便看到一位穿着风衣带着墨镜的男子坐在真皮沙发上享受着一瓶罗曼尼康帝。

他持着高酒杯,对着里边的深红液体轻轻抿了几口,赞不绝口道:“这酒香气迷人、口感醇厚,若不是小兄弟您,我大概这辈子也喝不到这么美的酒了,佳人美酒,无不是世上两大幸事。”

“嗯。”洛日衡轻轻应了一声,坐在黑羽的对立面:“黑羽前辈,这次来我找您是有事相求。”

黑羽先前还沉醉在美酒之中,听到洛日衡的话身子微微一震:“哦,血神的徒弟找我相求,看在这瓶美酒的份上,不妨说说。”

洛日衡看到黑羽手中酒杯里的美酒快要被饮尽,站起身持着酒杯用继续给他满上:“是这样的,听闻黑羽前辈是联邦数一数二的顶尖黑客,请问能帮我调查一件事情吗?”

黑羽满意的看着酒杯内八分满的香醇红酒:“不妨说说看。”

洛日衡回以微笑:“我想让您帮我查一个人。”

“哦,什么人,能让孙翔的徒弟如此重视。”黑羽谈笑风生般说道。

洛日衡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照片上只能看到这个人的侧脸,而且极为模糊,不过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人手中熠熠生辉的狙击枪。

黑羽注视了两眼,表情有些凝重,犹豫了片刻之后回答道:“行吧,交给我吧,有消息我回联系你的。”不过语气并不再像之前那般轻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