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八十年代小娇妻 > 第58章 058(番外二)

第58章 058(番外二)


凌毅确实没受很大的伤, 身上都是皮外伤,只有小腿最严重,扎进去一块铁板, 但做完手术之后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秦家人知道他没大碍之后,就该上班上班去了,留了个保姆按时按点给凌毅送饭。

傅黎没让保姆送,她请了一周假, 从学校附近的家里做好了饭,每天送饭顺带照顾凌毅,还偷偷摸摸给他的伤口上抹万能膏药。

剩下的膏药不多了, 她得省着用,万一下次——

呸呸呸……傅黎在心里啐了口, 乱想什么呢?凌毅才不会再受伤了!她把他的裤管拉下来,伤口已经好很多。

傅黎起身去卫生间洗了手, 正好床头的暖瓶里没有热水,她就去水房里打水。

傅黎打好了水,顺带去医院门口买了点柿子。十月真是吃柿子的时节,省城的柿子又甜又脆,凌毅喜欢吃,她也喜欢。

提了一堆东西, 傅黎走到病房门口, 从小窗口看了眼里面, 结果就看到一个女护士正在给凌毅额头上的伤口换纱布, 她靠得极近——从傅黎的角度望过去,就好像凌毅被她按在自己胸口一样。

傅黎吓了一跳,退后几步,心脏快速跳起来。

等了几秒钟, 她怀疑自己看错了,又从小窗口偷看——里面的护士已经换好了药,表情难看地往外走。

傅黎赶忙躲开。

齐英拉开病房门就看见傅黎,表情更加扭曲了,脸一时白一时红,怔了几秒钟才快速离开。

傅黎才知道疑似把凌毅埋胸的护士是她——

本来只是吓了一跳,这下全变成了生气。

齐英在秦家的时候就看她不顺眼,凌毅住院之后,明明不是一个科室她还来了好几次,这次都眼巴巴来给他换药来了。

瞎子都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傅黎越想越气,把水壶放在桌上,看了眼柿子,就全部收了起来。过了几秒钟又拿出来一个,洗干净坐在凌毅较远的凳子上吃柿子。

红柿子又脆又甜,傅黎吃得满口甜甜的汁液,气顺了点。

凌毅等了半天,没等到自己的柿子,只见傅黎吃完柿子洗了手,就在那拿了本书看,一个眼神一句话都没有给他。

后知后觉,凌毅才反应过来,“这是生什么气呢?”

傅黎没理他,书翻过一页,挪了下屁股,背对着凌毅。

凌毅:“……”

他想了想,又问道:“生我的气?”

傅黎又翻了页书。

凌毅这下子明白了,他忍着笑轻咳一声,“咳……刚才听见了?听见了就该知道我义正词严的骂过她了,我的妻子、爱人只会是你一个。”

凌毅说完,见看书的人还没动静,就继续道:“那你肯定没听见我怎么骂她的……我给你学学啊?”

“我说……齐英同志你要端正态度,不能生出不该有的妄想,你这么做有失体统,你……”

傅黎抱着书像小仓鼠一样脚尖点地一点点转了过来,好奇问道:“你真这样说她的啊?”

凌毅笑着点头:“那还有假。”

傅黎开心地笑了,怪不得齐英刚才脸色那么难看。凌毅训人的时候脸一拉可是很可怕的,她真是活该。

傅黎开心了,凌毅松了口气。

可直到出院他也没吃到脆甜可口的柿子,那袋柿子凌毅就眼睁睁看着傅黎每天吃两个给吃完了。

甚至,往后三天的伙食都换成了保姆做的。傅黎亲自送病号餐的待遇都没了。

凌毅:“……”

自己犯的错,自己受着呗。

只不过从此之后,他对除傅黎之外的女性都不假辞色,严肃板正,生怕哪句话引得别人生了妄想,害得他断了伙食。

从普通军官,到将军,几十年时间……凌毅再也没因为女人,惹得傅黎不开心过。

傅黎的新品辣椒获得了很大的成果,也为了她带来了极大的收益,这些钱她在凌毅的指点下投资了许多的行业,投资的同时,自己也没有放弃过农业上的研究。

蔬菜品种比粮食品种更容易改良,起初十年,她每年都能攻克一种新品蔬菜,提高产量和抗病虫害的能力。后来,她渐渐把重心放在粮食作物上,玉米是她第一个研究的品种,取得巨大成果之后,她用灵泉水改良了小麦、谷米、高粱等等农作物,使得农民的产值大大提升。

她退休的时候,已经有了以她名字命名的经济农作物。

年久失修的小巷子里,堆满了垃圾桶,如今千禧年已经过去,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垃圾桶里的剩饭剩菜养活了一堆野猫野狗,也养活了一些拾荒人。

早晨扔垃圾的人刚刚扔下袋子,角落里蜷缩着看不清面容的几个人就扑过去翻捡起来。

傅桃年纪最大,速度最慢,只抢到了几片烂菜叶子。

空塑料瓶子能换钱,肉骨头上还带着肉,是轮不到她的。

捧着几片菜叶子,傅桃也没嫌弃,靠回墙角几口吃完,又盘膝坐回去。她坐的位置,是后面这户人家的客厅,客厅里电视开着,正在放早间新闻,墙体不厚,她依稀能听见声音,这是她一天难得安逸的时候,她喜欢听新闻里的那些事迹。

今天,早间新闻正在说一位农科院科学家的事迹,女博士,主攻农业,改良过各种农作物……

傅桃禁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声,这个博士也姓傅,这还真是同姓不同命。不过傅这个姓,估计不太好,她过得不好,这本书里的女主估计也不怎么样,嫁了个做生意的小混混,还错过了原书里的官二代兵哥哥,真是可怜。

傅桃心里感叹着可怜,面上却带了点幸灾乐祸的笑。

直到几分钟后,早间新闻开始说女博士的家庭,出生于1964年,在广县清平镇李家坳长大,后来回馈乡村,建设小学、工厂,使许多人劳动致富——

后面还说起了她的丈夫,秦毅将军,最年轻的将军,军功显赫,两人曾是青梅竹马,大学毕业就结婚——

傅桃浑浑噩噩站了起来,新闻里后来说的话她一句也没听进去,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是傅黎!是女主!

秦毅、凌毅、秦毅、凌毅——

她怎么从来就没想到过,书中的男主叫秦毅,书里还说他们念大学之前就认识。

傅桃忍不住大笑起来,她算计了许多,却逃不过兜兜转转的命运。

笑着笑着,傅桃又哭起来。

傅黎有了一切,她却什么都没有了,唯一支撑她活下去的念头也没有了。

旁边的拾荒人见她突然又哭又笑,都见怪不怪,继续抢自己的垃圾,捡自己的瓶子。

这种崩溃的人,他们见多了。也知道失去心气的人,会很快死去。等到这人死了,他们就能瓜分她的衣服、被褥……

果然,没几天,傅桃就死在冬日的街头。

很多年过去了,凌毅和傅黎都已经很老了。

老到再也无法工作,再也不能看书写字,领兵打仗。时间在他们脸上留下岁月的痕迹,脸颊布满皱纹,满头白发。两人都不喜欢家里有很多人,子女四散各地,唯有照顾他们日常起居的保姆和医生。

这天,初秋的早晨。院子里的月季盛开了秋花,绣球像一颗颗饱满的小球,引来蜜蜂环绕。

傅黎调整好阳台上的摄像机,对准椅子上端坐的凌毅,“好了,往左边一点。”

“右边一点,下巴往下压……”

白发苍苍,依旧俊朗不减的凌毅照做。

调整好角度之后,傅黎喘了几口气,拄着拐杖挪到凌毅身边坐下来。

凌毅拉起她的手,两人对着摄像头开始说话,起初是两人种花养猫遛狗的日常,后面就是各种对子女的嘱咐,到最后……傅黎的声音最先低下来,靠着凌毅的肩膀,眼皮耷拉着,呼吸渐弱……

凌毅顿了顿,前两天在医院的时候,医生就说她的器官衰竭严重,快要支撑不住。那时,她哭着非要出院,他就依了她。今天,她忽然精神好起来,说是想给在外地的孩子们拍视频,他也依了她……没想到,她说着说着就……

凌毅亲了亲傅黎的眼皮,接着她的话继续说完。

最后,他拉起她的手十指相握,头抵着她的头也闭上眼睛。早先,医生说她撑不过这个秋天的时候,他就停了自己续命的药。算起来,也差不多是时间了。

这样,同一时刻走,也许下辈子相爱的时间,会早一些呢。

凌毅心想,呼吸也慢慢微弱起来,直到听不见心脏跳动。

……

花园里的花开着,阳光和煦,微风轻拂。

也许,清风带走的两个相爱的人,会在下个世界再次相遇。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